首頁 »
2011/09/07

心也變得空蕩蕩

雨水沖洗乾淨了整個城市,心也變得空蕩蕩,今天結束了連續幾天的瓢潑大雨,城市少了詩意的雨聲,只剩下鳴笛聲,嘈雜的人聲混合而成的沈悶之曲。身邊的友人興致勃勃地歡呼到︰雨天結束了,人的心情也可以變得如那傾瀉在大地上的陽光般明朗透徹。
其實快不快樂跟天氣又有多大的關係呢?這個世界就是有人在心甘情願地快樂著,有人在不知所措地痛苦著。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在抱怨雨天帶來的種種不便外欣賞過雨中的朦朧城市,如蔣捷般聆聽過渾然天成的自然雨聲,又有多少人在放晴的時候真正享受過陽光的沐浴,注視過雨後天晴時花園裡那朵無名小花的綻放,那株小草的復生,輕輕地在雨後聞一聞那樹幹溫柔的氣味。起碼我沒有,我總是明知故犯地兀自地沈浸在自己的心事裡,想著回不來的往事和故人,強迫症般地咀嚼著這份苦澀的味道,不願抬起頭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是我,那其他人呢?我看到有人在為了高分而埋頭苦讀,兩耳不聞天下事;我看到有人在為了高薪而忙忙碌碌不知所措,用透支生命換來身外之物;我看到有人在為了愛情而淒淒哀哀,永無止境地固執痛苦追問情為何物。為什麼總有煩不完的心事和感受不完的痛苦煩惱。這個問題不只是困擾我也困擾著我身邊的太多朋友甚至陌生的人們。
此刻的自己,一個人坐在安靜的寢室裡,可以感受到自己那有些急促的呼吸。這樣的感受不知為什麼讓我有些恐懼,準確地說是興奮中夾雜著恐懼。也許是因為在渾渾噩噩的生活中我更願意逃避去面對真實的自己,這個正在一分一秒活著的吸氣吐氣的自己,這代表著生命的氣息。生命二字,我光是讀出來光是寫出來,都能感覺到我的心跳在莫名加快。在擁擠的人流中隨著同學一起起床,上課,開玩笑,吃飯,回寢室,睡覺,有時會為未來稍許擔憂一下,但在短暫的焦慮後會更願意選擇回歸到這看起來難得糊塗的安逸生活。自己想要什麼,什麼樣又是真正的那個自己,這樣的問題讓人不安讓人回退更讓人想逃。我不知道是否大多的女孩都跟我一樣在某一些時刻有著同樣的想法,希望自己未來能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最好不要有什麼壓力,最好不要有什麼變動,然後在不要太遠的某一天,上天會派來一個還不錯的男人,這個男人會永遠愛護自己照顧自己,給自己帶來源源不止境的福祉。寫到這樣的想法,我自己會覺得有些可笑,因為那個內心深處清醒的自己在大聲嘲笑在大聲喧嚷,她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這樣的想法根本碰不到現實,幼稚空虛,穩定就一定福祉嗎?安逸就一定福祉嗎?福祉是別人可以給的嗎?這又是我真的想要的嗎?
再過幾天馬上又要高考了,高考在一年年的流逝中離我漸行漸遠,想起那時的自己穿著松垮的校服,永遠是清湯掛面的素顏,簡單的馬尾在頭後甩來甩去,手裡捧著的是寫不完的類比試題和練習冊,和同學在寬廣的操場上一圈一圈地繞著,談著想著我們的未來,我們的大學夢,那時的我們都斬釘截鐵地說大學我們一定會快樂,我們一定能成為這樣那樣的人,我們一定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我們一定要自由自在地活出自己,笑容在我們長著青春痘的臉上綻放。而在各奔東西後的今天,我們有多少人在快樂著,成為了我們想要變成的人,保留著最初的夢想,擁有不變的愛情,活出了我們自己。我們再見面時不願提起過去不願想到過去,我們無所謂地笑笑故作輕鬆地說道︰過去了就不要提了。是啊,那是過去,那是還沒有長大的我們,那也是更為簡單純粹的我們郵輪假期
寫到這裡,歸根究底,自己還在徘徊尋找,甚至說不清尋找什麼。有時候,時間就如一個公正不阿的行刑師,他看著我一點點在時間的無涯之旅中飽受煎熬;有時候時間又如一個戲謔的魔術師,他玩弄著我的思緒和心情,在一次次地掙扎和反覆中,他想看看我何時會被擊潰何時又會野狼狽地爬起。此時的我,突然把筆擱下,抬頭看了看門外的那株不知名的植物,它是那麼的平凡,可是在陽光的照耀下瞬間又顯得格外的特別。我可以去輕易地折斷它,但我知道它還會長出來還會繼續生存;我也可以去保護它,但它依舊會不可避免地受到傷害。心也變得空蕩蕩,我猛地覺得,那顆植物就是我自己。


玫瑰茶飲能緩解生理期的不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雨過后的希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