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7/27

華月如霜的夜晚

夜涼如水,清冷的月光傾瀉到興慶宮高聳的屋脊上。楊玉環走了,在那個華月如霜的夜晚。
  琉璃瓦下,一個遲暮的老人痴痴地想念,轉瞬間,月光碎了滿地。
  時光迴轉,梨園中曾有那樣柔媚的女子,伴著潔白的梨花婆娑起舞,她有著那樣絕世的容顏,她的裙邊曼舞著襲人的花香。
  莫道造化弄人,她注定是個不凡的女子。那一日她再次鳳披霞冠,身著鮮紅的嫁衣,掀開蓋頭的,竟是她曾經的父皇……這姻緣若真是錯了,也便將錯就錯罷。
  她緩緩從華清池的瓊漿玉液裡走出,一襲輕紗半掩著凝脂般的肌膚,撩開那繡著芙蓉的錦帳。她面前是一個同樣精通音律的男子,於是驪宮內外,歌舞昇平,她身著霓裳羽衣,和著他的曲子翩翩起舞。
  紙醉金迷間,他手持金樽,溫柔地看著她。他說,玉環是朕的知己,朕只想就這麼守著你,愛著你,一輩子就這樣過去。她溫婉地一笑,嘴角勾起萬般嫵媚。
  她明白,即使三千寵愛於一身,也會有兩千九百九十九個敵人,單憑她一張傾國的容顏,就足以將她們打敗。然而她只想和他在一起,單純的在一起燒烤
  大唐盛世,在絲竹歌舞中醉了,醉得連安祿山的鐵蹄聲也聽不到。他袖手天下,只因這夢太繁華。他說,朕可以不要江山如畫,不要億萬子民,朕心裡只有一個天下,那便是你。
  那一夜的馬嵬坡寒風凜冽,這一切因她而起,她終究是逃不掉的。她回眸,垂淚漣漣。她說,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但願有來世,日日與君好。只要有心在,我就不會死。
  他緊緊抓住她的手,良久才說出一句話:玉環,我們若只是尋常夫妻,多好。
  愛沒有錯,只是注定不能與子偕老。他們為了守護這一段姻緣,付出了太多。於是楊玉環走了,在那個華月如霜的夜晚。
  多年以後,他回到了興慶宮,秋風蕭瑟,陽光淡薄。梨園仍在,卻不見園中起舞的女子。你走了,我還活著,你我離別數年,從未見你的魂魄進入我的夢。
  如若那遙遠的海上真有一座仙山,山中玲瓏的樓閣裡,有一個名喚太真的女子。極目眺望,只見濃重的雲霧,不見當年繁華的長安。三郎,如若你找得到我,我定會與你立下誓言,來生你不是天子,我也不做貴妃,我們生死契闊,再也不分開。
  一曲長恨訴離傷,曲終人散。此恨綿​​綿,可有絕期?


打包帶走的幸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捕捉文字的真相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