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31

一個風度翩翩的英俊小伙


這些話,我一直想告訴你。其實你不必太在意我的臉色,對你的愛,深藏在我的心裡。也許是傳統的力量太強大,也許是對你愛的太深沉,也許是我對於愛的表達方式有問題,我的愛,總叫你感到壓抑。每個父親都深愛著自己的兒女,這一點你總不會懷疑。希望你能理解父親的全部心意。
我多麼想成為兒子心裡的春風春雨,溫暖的陽光,在我精心呵護下,快樂成長;我多麼想成為兒子身邊那一片綠蔭,在我真情幫助下,不受傷害;我多麼希望我們父子也是朋友,不但患難與共,還心心相印。
在父親節前夕,我以父親的名義寫了這篇文字,寫給兒子,也寫給父親。願天下所有的父子都跨過那道鴻溝,攜手並肩,共歷風雨,一代又一代。
父親節將至,人們都在做著各種各樣的準備,為父親盡一份孝心。我不知道你怎樣準備,也不知道你準備怎樣做。我只想以父親的名義,在父親節前夕,寫一篇文字給你——我的兒子。
我相信,你愛我,就像我深深地愛你,因為我們血肉相連。可是我卻不能放下做父親的架子,平等地待你,與你推杯換盞把酒言歡。所以,我們可以把性命相託,卻總也推不開那扇門扉,坦誠相見。就像你小的時候,我牽著你的手,你拉著我的衣襟,載笑載言,心意相連。
其實,在我的眼裡,你一直很優秀。只是我一直盯著美玉中的那一點點瑕疵。就像所有的父親一樣,我始終把你看做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我一直用自己現在的見識和經驗來衡量你,豈不知這種揠苗助長的做法,已將你深深地傷害。在你的眼裡,我苛刻的有些不近情理;在我的眼裡,你總是過於清澈,叫人一眼看到底。所以,我總是不斷打磨你,讓你在痛苦中成長。
其實這篇文字在我的心裡已草擬了幾十年,甚至在你尚未出世的時候,我就想了上千遍。我為你未來的人生設想,就像我在結構一篇得意之作。哪一章是風花雪月,哪一節是朝霞滿天。可是,現在面對一張潔白的稿紙,我卻不知道說什麼,如何說。因為你我的人生演出,有很多的情節都不在我們的構思之內。
站在我的面前,你已是一個風度翩翩的英俊小伙。一米八一的個頭,挺拔而帥氣。見過你的人,都會送來一個羨慕的眼神,因為你是那麼的陽光,像一棵筆直的白楊樹,在溫暖的陽光下,越來越茁壯;了解你的人,都會說上幾句讚美的話,因為你是那麼真誠,善良,對任何人都會報以親切的微笑。在親友中間,你的名字比父親響亮。
每一次談話,我都會將一場冰雹劈頭蓋臉砸過去。你先是氣憤,繼而沉默,結果是不歡而散。小的時候,有話你是不敢對我說;現在,長大了,有什麼話你又不願對我說。我多麼想在你感到苦惱的時候,在你感到徬徨的時候,能夠盡我所能幫助你。不是金錢,而是心與心的交流。
你的心中藏不住大海,臉上掩飾不住悲歡。然而,寧可悶在心裡,默默的一個人承擔,也不願把心裡話向我傾訴。你哪裡知道,你這樣做,我的心如刀絞。我只好一遍又一遍地給你發短信,但總是我發得多,你回的少。父子倆不能面對面促膝相談,而是藉助於現代的通訊手段,這不知是一種諷刺,還是一種悲哀。
可是,我們是兩個隔河相望的人,用充滿真愛的目光關注著彼此,假如有誰不慎落入水中,相信另一個人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即使丟棄性命也在所不惜。然而,我們聽不清彼此的心跳,無法跨越那喧鬧的河流。你站在窗外望著我,我站在窗裡望著你,你我是如此接近,可總是被一層薄薄的窗戶紙隔開。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代溝。
現在想起來,在你長大的過程中,我實在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對於你,我過於嚴厲也過於粗暴。你是一棵漸漸長大的樹,我就是那個勤勞的園丁,手拿一把鋒利的剪刀,你哪怕有一點點旁逸斜出,我也會毫不留情地剪掉。
小的時候,每次和小朋友打架,我都會一頓訓斥和責罵,不問事情的原委,不給你任何辯解的機會。在我看來,無論什麼原因,打架總是不對。完全無視別的家長對孩子的放縱和慫恿。認為嚴就是愛,從來沒有想過這樣做會對孩子的心理造成多麼大的傷害。有一次,你和同樓的小伙伴徹夜未歸,我和你的母親找遍了所有可以尋找的地方,仍然尋不見你的踪影。我們拖著疲倦的身軀,捧著流淚的心回家,我們又如何能夠安眠?早早起來準備再次出去尋找,推開房門看見你蜷縮在樓道,一臉驚恐。你的母親一把摟過你失聲痛哭,我也是無語凝咽。
我的過分苛責,成了你成長的負擔。在我的面前,你就像一個受到驚嚇的小老鼠,悄悄地來,悄悄地走。喜歡什麼,從來不向我張口。以至於偷偷買來許多玩具槍,我卻從來不知道。當你終於敢在我面前拿出來的時候,你已經過了玩玩具的年齡。


不知所為的世俗環境的紛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構築著孩子們生命的藍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