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25

一個人的感覺可能更好


你的枕邊,有雨聲嗎?你的夢裡,有雨嗎?我坐在這裡敲打著文字的時候,我的窗門是打開著的,雨的味道,一陣陣地湧進來,雨聲,漸漸濃密了。那節奏,越來越快。
颱風雨,不浪漫,我卻在雨的夜,讓思維停止。讓心靈與風雨一起跳躍,一起放肆。
讓所有的不愉快,在風雨中沖刷掉吧,沖刷得乾乾淨凈。一點都不要留在我的記憶裡。
緩緩的步子,穿過沒有夕陽的傍晚。
沒有夕陽的傍晚,雨後的空中,蜻蜓飛過。那些大自然的精靈,它們穿梭在秋日里,自由的空間。
想起了我的童年。
秋雨的不斷滋潤,讓遠山雨霧繚繞,那有點遙遠而又彷佛伸手可觸的美,靜謐,安詳。秋雨,讓空氣中多了許多水分,路旁的燈光,在潮濕的空氣中,淡淡的昏黃閃爍在雨後的微風裡。迎面飄過來的,是花草在雨後散發出的清香。
秋天的味道,更濃了。
手機短信提示音響起,一個在SIM卡通訊錄(極少使用的號碼全都儲存在卡里,其餘的存在手機)裡的名字,出現在屏幕上:在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出差,在這個陌生的午後,不知怎地,想起你來,問個好。閱讀著短短的信息,不經意間,一股莫名的暖,溫過心間。
沙子也發過來信息,到蘇州忙碌去了。酒後一曲高歌,唱的啥,自己也不知道。自然地,便想起遠方的你來。
昨天下午,那場雨來勢兇猛,有點像刮起了颱風。雨水,在風中順勢跑進了屋裡,讓人措手不及。門邊,牆上,遭受了狂風暴雨的襲擊。
下雨的時候,我站在辦公室的窗邊,我看那雨在風中肆虐,看那雨隨著狂風侵襲著院子裡的那些樹。那棵枇杷樹,分叉很好看的枝椏,濃密而碩大的葉子在無望地飄搖。那麼多場雨下來,院子裡的樹愈發的挺拔,那些葉子長的更翠綠,更潔淨了。
夜深了,窗外秋風漸涼。風涼了,屋子裡溢滿秋天味道。秋天味道漸濃的九月,我的思緒漸漸沉寂。
沉寂,一如這秋天,有點涼的夜晚。窗外街角,燈火已是闌珊,夜,無聲地嘆息。
靜坐在這深的夜,我的記憶,它躺在遠處,那個靜靜的角落。不久以後,那記憶便會佈滿歲月留下的灰塵。如果有風吹過,我的記憶,它還會醒來嗎?醒來後的記憶,是不是還能回到過去。
颱風要來了,今晚有點悶熱,那個習慣了在那裡喝咖啡的天台,高處也沒有一絲風。深邃的夜空,雲飄動著,只是星星沒有了影踪。
颱風的前奏,安靜,如這深的夜。遠遠地,隱約聽見幾聲悶雷,輕輕地敲打著天壁,配合著的,是接著來的依稀閃電。
真的要下雨了。颱風,在瓊州海峽的那端,悄悄開始了狂掃之旅。
手機短信功能幾乎被閒置,已經學會並習慣了不主動給別人發短信。下次有機會再去江南,我會去蘇州看看,還有周莊,烏鎮。我說。
我陪你去,他回复說。
我想自己去,一個人的感覺可能更好。其實許多時候,我真的這麼想。許多時候,我喜歡一個人獨處的感覺。
開始下雨了。此時,凌晨一點,我聽見窗外雨滴敲打樹葉發出的聲響。咖啡的作用,讓我一夜聽雨,直到早晨。
風,灌進屋子裡來。涼涼的,有點潮濕。響雷,閃電,鄰家的小狗不停地叫,這雷電嚇壞它了。
想起了去年。朋友們聚會,在KTV裡唱的很歡,要回家了,出來才發現,外面的世界早已經在雨水中浸泡著。那一次,也是風雨夜,那一次,我被淋濕了。微風細雨的浪漫,那一刻蕩然無存。
許多時候,玩起來,像極了不懂事的孩子,那些兒時因為頑皮沒少挨罵的孩子。明明離開童年已經幾十年了,卻以為自己還是小學時,做早操站在最後邊、當過班長、對男同學可以大聲呵斥的那個女孩。
那些記憶呵,甜蜜的溫馨的傷心的憂鬱的,全都靜靜地在那個角落,躺了那麼多年。
許多時候,自己是那麼的不起眼,一顆沙子般。既然是沙子,就是默默地守在別人走過的路上。
聽一曲凱文.科恩的《穿過樹蔭》,一個個音符流淌進心裡,不停地敲打著雨後的夜晚,那漫無目的地,在過往徜徉著的心。
去年這個時候,也是颱風登陸。我算是領教了海南的颱風了,你如孩子般說。可以想像你滿足的笑,在嘴角邊掛著。
是的,那一年你在那場暴風雨中,匆忙的步履遠離小鎮。那時候,中秋的月兒,藏在很深的雲層裡,始終沒有露面。
我的童年,滿目的蜻蜓,日日飛過,早晨,午後,黃昏;暖陽,清風,雨後。蜻蜓,是我童年歲月裡最最美好的回憶了。有蜻蜓飛過的世界,是快樂而無邪的世界,童真的世界。


窮盡一生精力去追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為了一瓶不值錢的飲料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