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23

麻木的神經習慣


 

我不知道,上天為什麼這樣安排,讓我體驗到淒涼。或許,現在的一切注定了是我躲不開的劫。是黎明前的黑暗,還是鍛造成功必經的一段荊棘旅程,我無法去尋求答案。可謂是“可憐處,無奈苒苒魂驚,採香南浦,翦梅煙驛”。不過,不管是何種原有,我在這裡讀懂了生活,讀懂了我身邊的人。他們終究是千里之外的行人,只能這般無聊的徘徊在夢的邊緣,借助各種理由,殘酷的頹廢我的世界吧。真不知道過去是因為我太清高,看不透他們的追求,還是現在我太清醒,站的太高。導致越來越明白,他們只是他們,活著只是為了打發時光。我還是我,還是喜歡看他們厭倦的詩詞,寫他們不懂的心情,寄寓悵恨。孤單的日子,還是深深的眷戀那一段依書香而眠,氣韻清新的日子。

此時又是一個看不見顏色的周末,麻木的神經習慣了吞噬著淡淡的煙靄,承受著一種接近死亡的蒼白。呆呆的凝望窗外如絲的細雨,聽著悠揚空靈的《草原晨曦》,突然有種想流淚的感覺撲面而來。

時間啊,宛如流水,從手指尖悄然流去。春好像已經去了吧,那麼熱烈奔放的夏,它來了嗎?

眼前的日曆啊,白紙黑字,讓我不得​​不相信,哦,夏天來了很久很久了。可是看到飄蕩在風中的裙角,為什麼我卻不曾在綠葉成蔭的景色中聆聽到花開的聲音?為什麼在稀疏的幾瓣殘紅裡聞不到花的芳香,觸發心中的浪漫,譜寫一首首清麗雅淡的詩篇了呢?大概我走到了盡頭了吧,故此只能任憑天氣三百六度的旋轉,依然心如死水,泛不起微微的波瀾,脈脈含愁。

滿腔熱血的你可能看不透我彌散淡淡憂傷的眼睛深處,實際上刻畫了一種無奈。但是你不能就斷定,心的距離就不能用時間去界定。哪怕我逐漸淡出了你的視線,只能做一個虔誠的守望者,享受著你的喜悅。在你最繁華的時候,我的笑容裡也隱藏著說不出的悲哀。遺憾啊,遺憾!遺憾無力陪著你惺惺相惜,一起走過人生中最為艱辛的​​歷程,一起攜著夢自由的飛翔,激盪澎湃,刻骨銘心。 

有多久忘記去想你,我無法去計算。因為我一度熾熱的夢想在現實中慢慢的退化了,找不到飛翔你的翅膀。如今,我能做的,只能是在某一個風平浪靜的夜晚,卸去一身的世俗,站在隔你幾個世紀的角落,遠遠的看看你,然後漫步在一個無人出沒的地方,細細咀嚼歲月沉積的憂傷。身後,是清冷的月光映照出一地的幽怨,深深淺淺,化為一聲長長的嘆息。誰也看不見,它與腳下的路一樣,層層深入,無限蔓延。

或許,你依然那樣,帶著火熱的理想,行走在茫茫的人海。但是你淡淡的一個回眸,足夠讓我心隱隱的疼痛幾年。因為自從工作的調動,每日瑣碎的事總是讓我沉浸在一片空茫之中,難得找到寂寞的感覺,裹一縷悠閒情致,寫下點點婉麗的心情,訴說人生的悲歡離合。我知道,我滿腹的情思阿,被現實所頹喪,隔絕在淒豔的塵埃堆裡了。想說說話時,都找不到一個可以依靠的影子,傳達我當時的思緒,尋得一方寧靜!


 



只能感覺到嗆著的苦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窮盡一生精力去追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