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19

一副受傷態


遙想年前的遺憾,如今已過去,卻還是在隱隱出現的美好記憶裡,懷念。思念是遙不可及的,因為總有距離。這種距離卻是用腳步計算不了的,只有返回到我的世界裡,慢慢淡散,與之逝。假如,可以藉以慰藉。假如,還可以藉以寄託。
生活還是按著腳印,蹦嗒的走著。在異鄉,一人生活,把自己固執的想法當做保護自己的盾,這是生活才講究的原理。此刻,在深夜裡,腦海裡又浮現了她的音容笑貌,就像多少年前的黃昏下,我和她嘮嗑著生活,她歡心的捧著那個解放軍牌的白瓷缸,陪著我說著這些開心的事……..還記得她的閒趣餅乾、她的黑白電視、她的房間,好多,都是關於她的回憶。
這些天,風總是冷冷的撲打著臉面,快清明節了,還記得雨紛紛的時節,卻不明白炎熱​​的南方,三月裡依舊有點冷……然一副受傷態。
每天都有淚水流下的理由,卻總是努力忘卻,因為堅強可以隱藏一切。就像我聽到那個早已預料的消息淚流不止,忘記還在圖書館的走廊,對著手機說不出話,只有忍不住的眼淚……
很喜歡那部電影《我和她》,那位老人就像她,固執中透露出孤獨,偏執中顯現出關心,其實都是滿滿的愛。因為丟失了,所以那麼不捨、懷念。這些我都明白,母親說看到她最後在人世間的一刻,那種眼神透露出的無​​奈不捨,那是母親對她的依戀,亦是她對母親的信賴。一切都離去。
在這裡,回不去,念她。
近日,獨看《幸福來敲門》。裡面的外婆又讓我想到了她。如此親切,如在身邊。看到外婆的嘮叨、關心,幸福至極;看到外婆的吃醋、擔心,懷念之極;都是“愛”。

關鍵字: 圖書館 世界 幸福 遺憾

積極組織的熱心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守候裡不是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