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09

一份痴痴的情愫


幾度重陽,幾度情思。不禁遙想起暮色中那一雙期盼的眼睛,那瑟縮在寒風中默默等待的身影,不禁感動成殤。相思最是離別後,夜半無人空濕巾,朦朧中千里外那輕輕的叮嚀,串起的都是牽掛的音符,默默地守候,默默地等待,那一茬又一茬的眷戀,那一季又一季的渴望……一切盡在不言中,只希望遠方的親人一切安好,只希望世間的真情能夠亙古長遠……
重陽,回首夢中,尋那一縷幽香,愈去愈遠,遙遙……
重陽幾度,把酒盡餘歡,飲不盡晚風菊花瘦,獨醉山外笛聲殘時尚網
重陽之時,相思倍濃。我在想,為何古人重陽思鄉的詩篇何以至今仍牽扯著人們心中隱隱的情愫,為何還能引發時人至今仍波湧在心中的共鳴?也可能,重陽,在某種程度上充當了時人感情的載體,有了這個出口,對故里的眷戀,對親人以及好友的思念,就這麼浩浩蕩盪地湧了出來,氣勢磅礴,不可阻擋…有時,我甚至覺得如果沒有重陽這個節日,中國的傳統文化是否會褪色不少按揭顧問
秋波微抹思鄉雨,醉風輕扯朦朧月。收攏好一切的一切,卻寫不完那深深的眷戀,也許留住思念,留住念想,唯一留不住的是時間的離散,不堪桑田蘸風雨,怎奈何淚濕雲箋情幾分?只希望在自己的世界中商擬一個夢,隱沒了喧囂,隱沒了嘈雜,只是思念……如今,我沉醉地走過歷史回溯裡的繾綣夢幻,靜靜地沉醉在古人由詩意勾勒出的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柔中,心中只有輕云隨風漫捲,夢中,從此纏繞的是絲絲縷縷的眷戀,醞釀的是秋天裡的百花爭妍紅酒櫃hellip;…
又是一年重陽時,我或者以及身邊的許許多多的人都在生活的周轉波折中來來去去,抑或因為匆忙而忘記了行走的踪跡。我們只能離家越來越遠,而讓家一步步地滑向遙遠與平淡,只是為了我們所謂的幸福,為了我們所謂的未來。也許,我們注定孤單,像被風吹散的蒲公英,一點點地飛上天,飛上未來的路,像個顫抖的夢一樣飄蕩在空曠寂寥的原野。也許,這本身就是一個無法克服的詛咒,我們像迷戀著午夜的飄香一樣迷戀著遠方,因為遠方有我們的理想。家,也只是在夜間,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迫切地湧出我們的記憶,那麼急切,溫馨,遙遠。思念,思念,如水般的思念,只能繾綣著靜靜地在心中蜿蜒……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每逢重陽,心中總會湧出一縷不可名狀的情愫。也許是詩意,也許是寥落,總喜歡在這靜靜地節日中,靜靜地觀望,靜靜地思索……
登高,望遠,賞菊,插萸,喜歡重陽那浸染著田園風光的詩意的情愫,那由親情、友情編織而成的羈旅愁思。閒情逸致地漫遊,沁懷抒意地觸悅,這時似乎擁有了另一種心情慾把把酒言歡之後的攀戀填滿?彼此間,或坐或臥之下的侃侃歡暢,追溯故里的芻議演繹,也在夢境中開始擁有著一種折疊或推磨裡的追憶述說……
然而重陽這個孕育著文化氣息的節日,也許在南方還延續著詩意的情調,但卻悄無聲息地漸漸淡出北方人的視野,逐漸,褪色,黯淡。其實,這在某種程度上抑或也是北方人的一種悲哀。愁眉詠嘆裡的觀瞻轉折,捕風捉影地綴飾著振史鑠今的探幽尋訪,靜靜地看著詩意的氣息從記憶中抽離。如今也只有從那絲絲點點的回首,從那詩、詞、抑或是曲中再次找回被遺忘的美麗,這才發現,它們已經像碎裂的拼圖一樣散落了一地……
風月吟,淚千迴,為誰憔悴,為誰枯槁,為誰碎了一紙的憂鬱,為誰滴了一夜的感傷?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氤氳淚化,飄飄幾世塵風,清歌消散,零落滿腔哀怨。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無聲的緘默倒映出記憶的荼縻,把靜謐的心事揉搓成無盡的唏噓。 “天長雁影稀,日落山容瘦”,“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天歸”,在內心深處苦苦尋覓著自己的歸途,零零碎碎的點點滴滴,羞羞澀澀,婉轉含蓄,撞碎了一次又一次湧起的希冀,翻飛出一個個由情思裝飾的夢,一曲曲由哀愁演繹的樂章,淒迷地為我孕育了一份痴痴的情愫。


世界並不是那麼美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真誠無私的難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