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26

這可悲的中年人的穩重和從容


高層辦公樓的頂層,透過一塵不染的落地窗,城市的面龐毫無遮掩地衝破瞳孔撞在視網膜上。然而,這能在大腦裡產生各種聯想的事物在我這裡卻滿目空洞。

——我心在……

偶爾飄過的雲用自己瞬間萬變的姿態試圖改變些什麼,它的努力無非想讓周遭的人們在它偶爾擋住光線時微微的抬頭,有意無意的閃過一個“原來它們也是一種現實存在的事物”的念頭,就好像是那些已使我們感到疲憊的東西。不過我更願意去相信大多數中年人應該和我不無兩​​樣,或許已經在年少輕狂時做過太多的聯想,也像我此時這樣只是當遇到煩心事或正為什麼費盡心思時才會望向窗外這一景塵世。

溫馨的電話鈴聲像我預料之中卻不期待地又一次響起。我也沒有辦法準確地給這樣一個自己每天都會為之絞盡腦汁編造藉口來應對的事物一個定義,甚至不知道它與我日益疲憊的心理哪個是因哪個是果。

電話說,今晚回家吃飯麼?我說,晚上公司有聚餐。她溫靜的聲音和我第N次的藉口之​​後復雜的心情,絞織著,她說,濛,不要喝太多酒,早點回家。我說,知道了。

我知道,這藉口今天格外的站不住腳,更是不應該的!

不知道為什麼,每當結束這一切後我才能靜下心來繼續工作,就好像是完成了一項任務。不是什麼酣暢淋漓的成就感,而是單純幼稚的輕鬆感。從我第一次雖然很疲憊但卻猶豫是否要回家時起。

下班了,年輕人開心地結伴走出公司。經理,我們打算去喝一杯,一起來吧。

哦不了,家裡有事。你們好好放鬆吧。我說。一邊還不忘擺出一副中年人應具備的穩重和從容姿態。心裡卻自嘲起來:呵,我這算是一個中年人應有的睿智?

海邊的風會使人有一種純淨與渾濁兼容的領悟,單純和復雜之間沒有明確的界限,就好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天使與惡魔之間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一樣,再或許連新鮮感和厭倦也難逃這一劫。到了旁邊那間數年如一日,都在門口掛滿了泳衣和游泳圈的小店,裡面大叔也總是面帶笑容,以那種真正的穩重的熱情的姿態。

還是兩罐啤酒一盒煙?

這話已經重複無數次啦。記得第二次來這裡買啤酒的時候,手機響了,她問我什麼時候回家。我說還在飯店,可能還要等一會。

點著煙,打開了車裡的收音機。

今天要為您推薦的是來自於阿宏最新專輯的主打歌。我們一起來先聽為快吧!

唉!這些電台的DJ永遠這麼有活力,這些流行歌手也一向這麼有乾勁,一年一張專輯的數量一定是在質量之前被保證的。歌詞裡面情啊愛啊,分啊合啊,總覺得年輕人跟我們這些已經經歷過些許滄桑的人比起來真正懂些什麼啊。我看向窗外,這個季節會在傍晚時分來海邊的也還是青年的情侶佔大多數。唉我這可悲的中年人的穩重和從容。

想跟我吵架我沒那麼無聊

不懂得道歉我沒那麼聰明

oh~你又在哭泣我給不了安慰

我又在搖頭有那麼點後悔

兩個人對坐半句話都沒有

不是在暗鬥是真的沒話說

當時的溫柔已被時間帶走

還牽著手是責任感在逗留

但你口中愛字已不常有

愛情的發展雖不會回頭卻無法往前走

你的眼神充滿美麗曾帶走我的心跳

你的溫柔如此​​靠近曾帶走我的心跳

逆轉時光到一開始能不能給一秒

等著那一天你也想起

那懸在記憶中的美好

手中的煙順著剛抖落的煙灰一起掉落在車窗外,我好像被什麼撞擊過一樣……然後是神經和心……那猛一下的震顫到底是什麼?我的全身有一種麻痺的感覺……這個我剛才還在輕視的青年人,所唱的一字一句,什麼會讓我覺得窒息和透不過氣?

我撕開領帶和襯衣第一顆釦子,大口地喘著氣。這帶有海洋複雜味道的氣體,充斥著我的大腦,就像我複雜的情緒一樣。腦海裡是剛才那些清晰的字句,一遍又一遍的反復出現,用那醒目的紅色……

似乎之前一直迴避不願去想的疑問頓時明了,原來,在愛的過程裡,我正在經歷那種除了熱戀和變心之外一種叫做厭倦的階段——懵。因為不願去想所以從不曾將它解決。

我會不耐煩她一遍又一遍的嘮叨,我會不屑她對我不良習慣的指責,我會懶得去應答她對我關切的詢問。以至於後來寧願這樣吹海風也不想回家。我這是怎麼了?

她曾為了照顧突發闌尾炎的我而沒能參加當天的出國資格考試;她曾因為我的事情操勞到比我還憔悴;她曾……

汽車瘋一樣地往電話聲音的方向飛馳……

門,開了!

“生日快樂——我沒有忘記!”

她,擁入我的懷裡……

氓,及爾偕老,老我無怨!


真正開心的人是百毒不侵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倉促間不再回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