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23

我的天空,陽光萬丈

依約記得某位智者曾經說過,不懂得仰望天空的民族,終是寂寞的。因為,只有志存高遠,不囿於眼前,才能擁有璀璨無邊。

那麼,我說,沒有理想的人生,則注定黯淡無光。所以,請允許我用自己這瘦弱卻並不單薄的理想,將年輕的生命點亮。

那一年,乾枯的火柴棒初起擦出微亮的燭光,我下定決心,用我以後的生命,去驕傲地實踐希波克拉底誓言——做一名救死扶傷的醫務工作者;那一年,我只有七歲。我目不忍視那因病痛的折磨而漸失光彩的雙瞳,於是欲圖用自己執著的思想挽留住那漸行漸遠的體溫;我再不忍聞那一聲聲難以抑止的呻吟亦或極力隱忍的低泣,於是,想要用自己嬌嫩的雙手把手上的心靈治愈——就算終是無力回天,我也要盡我所能,把乾坤扭轉。

然而陽光,不會總在前方,陰影時刻準備著將你吞噬。從小就廣泛涉獵群書的我,卻偏偏忽視了自然科學這個至關重要的角落。物理初來乍到之時,在這門學科上明顯居於弱勢的我憑藉著其他學科的相對優勢,一直穩坐釣魚台。高二分班,我選擇了理科,毅然決然。然而老師和同學們為我惋惜,怕枯燥無味的演算扼殺了我的才華橫溢;父母親友們極力勸阻,擔心理科並無優勢的我難以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但是,執著於對生命、對醫學的熱愛我堅定自己的選擇,義無反顧的在理科這條修遠的道路上,走下去。我是多麼憧憬著將來的某天,自己能夠真正成為一名光榮的白衣戰士,永远战斗在生命最前線,讓所有人都覺得,有我在的地方,就有永恆的愛和希望——那麼人間,就應是天堂。然而隨著弱勢弊端的逐漸暴露,終是物理給了我致命的一擊,已經為此犧牲了太多太多的我,只得空望著那殘廢了的雙手,再也無力去敲開那扇深鎖的長門。遍體鱗傷的我依舊咬緊牙關,不說一個“悔”字,因為我始終堅信,只要付出辛苦,就一定可以收穫幸福,我年輕的生命已經在掙扎蛻變的過程中昇華了它的價值。

仰望天空,寂寞無踪。我依舊笑得從容。

過去的成績,都已經成為歷史,那隻屬於昨天。而生命是一場永遠只有下一站的旅行,由不得你駐足嘆息。於是,我重整旗鼓,日夜兼程的趕路。艱難跋涉的前進途中,我無數次的仰望天空,終於在蒼穹變幻莫測的神態裡讀懂了先哲們只可意會的箴言——這世界上,尚有醫生救不了的人;能拿手術刀的,也並非就只有醫生。天無絕人之路,我重新回到獨木橋的另一端,期待著用筆用文字,去把墮落或者迷失的靈魂救贖。從此,中國棄醫從文者的榜單上,又多了一個小小的我,我如此稚嫩如此豐滿如此堅強的生命。

之後的八個月的苦行之旅,我流連於作家、記者與新聞發言人之間輾轉反側,走出醫學的死胡同,我的道路一馬平川,除了要感謝我天生髮達的文藝細胞(尤其是語言天賦)以外,還要歸究於人文社科的共性——大似不肖——這也便是我之所以進退兩難的原因。既想成為中國諾貝爾文學獎的圓夢者,又難以割捨對新聞事業的狂熱鍾情。我走不出兩難的境地,亦忘了帶上裝水的瓶子,帶我身無長物兩手空空終於到達現實中的彼岸,卻只有“翻譯”靜候於此。說實話,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局,但我還是平心靜氣,重新認識它的意義。翻譯,說到底還是語言的藝術,無形之中,也有文化的交際。中國屬於世界,世界不能沒有中國,我這微不足道的一份子,看來是命中註定要與文化結下不解之緣。那麼,我願意成為一個紐帶,一座橋樑,用智慧和汗水將手中的筆繪成一座溝通你我他心靈的和平友誼橋,把愛和希望傳遞到更深更遠處,讓人類文明與我們的知識共同成長、一起進步。

最後,仰望天空,更要從腳踏實地做起。跬步之於千里,小流之於江海,無疑不是至關重要、不可或缺。璀璨的背後必有苦澀的孤獨為伴,選擇仰望,就選擇了勇往直前,就必須堅定不已的走下去,生無所息。
 
我的天空,陽光萬丈。

紙飛機|愛與平淡|檳榔的營養分析|金櫻子的營養分析|牡蠣的營養分析|




談戀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夢開始的天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