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21

談戀愛

人的這一輩子,總是需要愛的,不管是何種愛,都是人的權利,它的獲取,是上天賦予我們的。或許談不談戀愛是自己的事,但不管你談不談,你還是得在愛中生存的。
  
最近我總是聽到身邊的朋友為這些“桃色”的事情而苦惱,甚至直接悲嘆不已。也許是現在正在暑假中,而開學的日子又快到來,心也有些餘力來思考這些最感性的問題。我還是要裝作無所不知的樣子來說話,或許只有這樣才能夠給人以說服的力量——“我們不談戀愛,我們也不懂戀愛”。

你可以不結婚,但必須有個愛人呵護你,你可以不要愛人,但你可以愛人啊。

有一句話“如果,你愛一朵花,你會為它澆水,如果你喜歡一朵花,你會把它摘下來”說的真是很好,在這裡我不想貶斥喜歡而摘花是不好的行為,我不想變成一個萬事都以批判態度示人的殘忍的衛道士,但是有心的人一看,便知道這二者的本質區別,捫心自問我們中間有誰是那個澆水的人呢?我有一個兄弟說,現在的“愛情”還不就是玩玩的,哪有《詩經》、拜倫雪萊的愛情詩裡吹噓的那麼美麗清新,神聖而不可侵犯?不是為了身體,就是為了掃除無聊和寂寞! “愛”只限於當時,逾期就不付了。摘下來的花,無論怎麼呵護,總是會凋敗的,到最後只能被裝成標本,掛在感情的“紀念堂”裡,或許老來懷舊還會過來看一眼,而中間的全部時候,都是被世俗的大浪沖得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性命已成問題,還有閒暇關心那朵曾經摘下,而今已成標本的殘花?誠然是難忘身體的纏綿、耐不住孤獨的落寞,那隻要心還有餘力,手還可以動彈,大可以再摘一朵,或許比以前的都好呢。這於摘花人或許無有什麼傷害和不妥,畢竟不管享受何種鮮豔和芳香,都是一種享受。但換位思考一下,其否花也經得起兩次的折損?標本之後本就沒有了鮮豔和芳香,已是死物,縱使有人欣賞,若還是和摘花人一個心態,那豈不是要讓花挫骨揚灰?我不承望人可以有大無私的愛,但也不希望人有這樣惡毒的手段,並無所自知。
  
筆者寫到這裡,先不管文章的結構順序是否合理嚴謹,也要說說,人生於社會中,作為一個人,還是需要推己及人的換位思考。這於人於己莫不是一件大大的好事!有這一個故事,曾經有一個男孩非常喜歡泰戈爾的詩,有一天他給泰戈爾寫了一封信,信中男孩表明了自己對泰戈爾詩歌的喜愛,並以此想為自己的狗取名叫泰戈爾,特意請求泰戈爾的意見。於是泰戈爾為狗取名字的事情回了一封言辭非常和藹的信,信上這麼一句話“親愛的孩子,關於為狗取名字的事情,我覺得不應該徵求我的意見,我沒有任何意見,但是,親愛的孩子,你是不是應該問問你的狗同不同意呢?”
  
為花澆水是一件長久而又辛苦的事情,愛人也需要有甘於寂寞甘於付出一切的勇氣,其中也缺少不了睿智的參與。人生的美好,需要我們用心經營。
  
上面的故事,我除了想表明換位思考的重要性之外,這個故事本身也蘊含著暖人的溫情。對於狗尚且如此,何況人乎?
  
喜歡與愛是那麼的不同,喜歡是佔有,愛是付出,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兩者的界限被明顯的模糊了。當然,喜歡是可以發展成愛的,愛也可以退化成喜歡,全看你是如何對待如何做的。筆者的小心思還是希望大家可以愛人,因為在我們這個年齡,佔有的慾望不應該過於膨脹,否則不是社會的失敗,就是個人的失敗!

筆者在這裡也不想對什麼東西進行矯正或是引導,只是想淺略的闡述一下自己的看法。至於其中的對錯利弊,還是勞煩大家一同甄別,畢竟我說的不一定是好的,我的看法不一定合乎你的心意,但我只說我最想說的。如果你看了這篇文章,也有閒心去為此思考片刻。筆者希望你還是留下自己的一些想法,說說你的觀點,你是想摘花呢,還是正在澆水?如果你無視的飄過,我也希望你有思想的閃光。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墨魚的營養分析|Cui’s retirement not related to scandal|Phone messages help resolve labor dispute




畏與不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天空,陽光萬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