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16

別了,江城


記得那是幾年前的初夢,你乳臭未乾,俗聲俗氣的為心中的牽絆擬出自以為美好的開始,背起行囊,行走遠方,看不見的那陌生的城市,還有那陌生的人們,因為有期待,因為有夢,所以那些模糊的美好,在遠方召喚,在日思夜想的醒與夢中不懼怕前路的荊刺。現在回想,即使那些只是小小的一個年輕的夢,一個一碰就會碎,經不起現實窺視的美好童話,可也硬生生的定格在我心裡,不會被歲月風乾的深深烙印。

那一年,你拭去風衣,赤裸裸的佇立在大學校園的刀刃上,你為她命名為“蓉城”,而多情的你啊!不為自由而留,任刺刀切割血肉模糊的成長走向,只因為你依然戀著那與魂共存的“江城”。

夢裡,多少次你魂牽夢繞,多少次她素顏雅然,多少次你與她牽手共語、細細漫步。可夢裡還夢,現實也在苛刻,當一句“你連現實都駕馭不了,何以說愛,天真的愛固然美好,可愛情不是嘴巴上說說而已”擊痛你心,你為自己的出行找到了一個藉口。背起早已準備好的行囊,伴隨著火車的蜂鳴聲,去接近那少年夢裡固存已久的依然。

這裡不是規整的蓉城,這裡不是雜亂的貴門,更不是悠然的連島,這裡的別名叫江城。因為陌生,所以她在你心裡是那麼的神秘而讓人期待,因為有她,所以這一切都這麼順理成章,以至於不曾想過與她觸碰後的結果。

你歡顏笑靨,夢中的現實,現實就在眼前,那一夜,你們纏綿,似乎在詮釋著什麼,那是愛吧!不然,被綻開的落紅是誰苦等的熱淚。 “說你也愛我吧!”如那千古詩人在黃鶴樓中的層層段愛,你在訴吟屬於你們的詩句,當眾人回眸,因為有你們在暮色的夜雨中攜手奔馳,只為見到那恆古不變的黃鶴樓。


走進東湖,一路的各色校園迷戀雙眼,也許,你期待的那陌生的人就在某個角落裡不小心點的望過你。一路歡喜一路勞累,可到東湖,你疲勞散盡,因為那是你第一次看到可以望不見盡頭的水,相機“咔嚓”一聲,你又收錄了屬於自己的一份記憶,幽幽的湖水,飄絮的岸柳,如你身邊美麗的女子。

“那些新娘好漂亮哦!”她瞇著雙眼,雙手捲在胸前,幸福狀的對你呢喃“有一天,你會讓我和她們一樣漂亮嗎?”你不語,微笑著拉著她的手走向那花海深處。 “這裡是植物園還是鳥語林?”“這兒是鳥語林,你看那一對對幸福的小鳥在樹林間自由的戲耍呢!”是啊!空中有比翼鳥,地上有新婚人,而你們只是此時此刻的漫遊鴛鴦,跨過了距離的阻礙,而時間呢?如果有一天……

夜幕降臨,雨聲漸明,滴答滴答中擊不滅你們的熱情,那是你第一次進電影院看電影吧!瀰漫的浪漫氣氛,你也偷偷幸福的笑了笑。可一場電影再怎樣精彩終會結束,如人們的心酸,相聚一次,只為離別時能盈熱的送別,終了,散了,人們都離場了,你們遲遲不肯走,因為這一走,外面的夜雨便紛紛。

伴隨著永不會停歇的10路汽車在緩緩的車流中淡然的行走,你們牽著手,走在江城之中。昨夜的“星月鸞空”,逃避到光亮背後,還有那幾時親暱的“寶寶”也隨晚風休憩在不知名的江邊。你們行走的路叫“長江大橋”,江風偶爾會把她的長發凌亂,模糊了她的面相,狂烈喧囂的汽笛聲分散了你無太多分量的愛語,望著橋下船夫漸漸模糊的微笑,才知那原先幾隻船舶已西沉在暮色中,而你們行走的路也到了盡頭,時光如這滔滔江水,偷偷消逝在你們的旅途中。

別了,江城。別了,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你終究含淚揮別,依依的不捨掩飾不住你的虛偽與貪圖,在別人的滿身的滄孔中,你黯然遠去,如當初,為心中的另一個夢而遠行,而這次,獨留江城,美麗依舊,卻再也一去不復還。

I Love Tudou Web




看客心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把握你最需要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