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12

樹魂

||||||刻,|||||||||||||生。|

老楊進城多年,膝下有了四位千金,老大老二老小相繼出嫁,老三留在家裡成為了老姑娘。上了歲數的老楊念戀起故鄉,從故鄉山西移回來四棵果樹苗,四棵樹苗長 勢茂盛,可就是那棵該開花的棗樹至今沒有開過,更不用提結棗了。老楊感到奇怪,便想了很多,難道棗樹也有公母之分?從這棗樹聯想起了自家未出閣的三閨女, 閨女大了自己的事由不著爹娘,可這棵棗樹要有人為她操勞。於是從故鄉又移栽了一棵棗樹。可兩棵棗樹還是不開花結果,這可愁壞了老楊,又苦思冥想起來,難道 剛移栽來的小棗樹不被大的喜歡?老楊想把小的棗樹拔了重新移栽,心卻不舍,就把這個想法暫時放下了,每天總有心事壓著,悶悶不樂,在老伴的勸導下也就舒了 心。


經過幾場冷風熱雨,寒霜冰雪,棗樹瘋長了一年。

又是一個春光明媚的早晨,老楊早早起了床,背著手,邁著四方步,檢視四棵果樹,桃樹的枝頭掛了紅,梨樹、杏樹枝頭突出了嫩芽,就是兩棵棗樹滿是滄桑,刺愣愣地杵在一旁沒有絲毫回應。老楊握緊鋤頭,使盡全身的力氣砍掉了一棵小棗樹,累出一身汗,還要再砍,被老伴攔住了,說是樹大好乘涼。大棗樹暫時逃過了一劫,按老楊意思,秋後算帳。失了伴的棗樹,身孤影單,顫顫微微地長著。

一夜的驚雷豪雨,老楊擔心起果樹,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披起雨衣,來到後院,看到摧落的桃花、梨花,棗樹下有一層素白,老楊沒被落花神傷,驚奇起棗樹的蒼白。抬頭看,嬌小碎花染白了樹頭,蒼蒼涼涼立在閃電下,像是一個喊冤的魂,老楊驚呆了,踉踉蹌蹌跑回了家,臥床昏迷不醒。

老楊終於醒了,睜開眼看到的是三閨女正在給自己喂水,旁邊站著一位喊自己爹的不認識的一頭白發的男人。

關鍵字: 豪雨

珍惜才能留住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馬蹄聲碎盧克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