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12

看客心理

 過去出名是靠實力,或者是是靠某種口碑,總算有令人比較佩服的一面。現在出名的方式那真是五花八門,其中靠主動犯賤來出名的暗流竟然風起雲湧,暗自發展成為一股社會的潮流,到今天竟然成為一種時尚。早在張愛玲的時候,她說出名要趁早,現在看來這話說得真實而且到位。過去出名比較令人信服,也令人羨慕,現在出名,這種價值標準的衡量已經淪落不堪。原來,犯賤也可以出名。


過去出名是靠實力,或者是是靠某種口碑,總算有令人比較佩服的一面。現在出名的方式那真是五花八門,其中靠主動犯賤來出名的暗流竟然風起雲湧,暗自發展成為一股社會的潮流,到今天竟然成為一種時尚。早在張愛玲的時候,她說出名要趁早,現在看來這話說得真實而且到位。過去出名比較令人信服,也令人羨慕,現在出名,這種價值標準的衡量已經淪落不堪。原來,犯賤也可以出名。

這事得先從互聯網說起,這科技就是一把雙刃劍,一頭駕著經濟發展,一頭催促著道德淪落。正是互聯網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往前發展和建設,使得人類的基本道德藉著網絡這個虛擬的空間無節制,無限度的墮落著。人出名的方式可以很多,而人出名的速度,在今天正像互聯網一樣,也是史無前例的快而且一浪高過一浪。很多現在的人,出名並非正道而行,常常是反常道而為之,靠的不是什麼好的實力,或者哪種出眾的優勢,而是憑著犯賤而一夜走紅。

當大家都在大聲指責或者怒罵的同時,卻僅僅是充當著一個居高臨下和所謂道德的正統捍衛者的身份來進行審視和評價,卻不曾想過,這些犯賤亂上下者,他們的出名卻始終離不開背後的一群人:“我們”。這是一群有著一定文化道德標準的看客和自命為道德的守護者。一群憑著本身所自以為的真善美的價值觀,來對這些犯賤行為進行品頭論足,審視和消遣,而殊不知,正是這些的“我們”的行為,給了這些犯賤行為的發展的溫床。它的發展就是藉著“我們”口中手中一定的話語權力,把這些評論借走進行改頭換面,化妝美容,來給自己做美麗而虛浮的外衣。剎那間朦朧了許多人的眼睛。

“我們”這樣的一群人,已經在評審中已經不再持定著正確的價值觀和審美的道德觀,而是沒有底線價值地以所謂闊達和包容的胸懷來寬容這類的惡俗,天真的以為,這樣的胸襟正好是我們的真善美的價值文化觀的體現,而這樣的痴心妄想正成為了這些犯賤的行為的推手,說嚴重點,“我們”其實就是在助紂為虐,真正的犯賤行為和犯賤者並不可怕,而圍觀甚至欣賞這些犯賤行為並把它作為談資,作為反襯自己的價值寬容觀的這類人才是最可怕的力量。較真起來,犯賤成名的速度,不是其他人,正是這群的“我們”,在史無前例的以居高臨下,品頭論足的態勢,沒有尺度和底線的欣賞著這些犯賤行為。

早在魯迅的時代,他就說破國人的性格一大特點:看客心理。不管文化多高,其實我們都在重複著這一輪迴,始終逃脫不了自我的價值圈子。少了點血性的批判和敢於直斥的膽量。

 



故鄉的漁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別了,江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