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05

故鄉的漁村

有人說湖泊是水鄉晶瑩透亮的眼睛,因為她清澈見底,碧波柔美。特別是中秋的湖夜更加嫵媚動人,圓如玉盤般的明月掛在天上,映在水中,蘆葦、殘荷、蒿草在微風中輕輕搖曳,停落在這些草棵枝莖上棲息的水鳥隨著風吹草動打著舒服的點頭盹,就像在搖籃的顛簸中進入甜蜜的夢鄉。湖岸邊垂彎下腰的楊柳枝條輕點到水面,多像長發的姑娘在對著鏡子梳妝。這一切都顯得那麼寂靜安詳,就像一幅靜物水墨寫生畫。在遠近的視野中是既清晰,又朦朧。給平湖添上幾分神秘的色彩。然而就在這淡淡的飄忽當中,最引人入勝進入佳境的遠不止這些。還有那像珍珠般散落在湖面上的閃閃星星的點點漁燈,在這不起眼的景觀中,使我驅散了失落的寂寞,感覺到有一種幽靜的自然美,讓我尋覓到創作的靈感。所以我想這點點漁燈正是水鄉眼睛的明眸。閃爍著迷人的秋波。

我是在漁村長大的,對於漁燈的記憶隨著歲月的增長,變得美麗而多元。小時候的夜晚,我曾隨著父母的小漁船飄蕩在湖面上,當時的我總是被長長的腰帶拴在船梢的錨鏈上,桅燈在船頭飄忽。母親劃著槳,父親則攔著馬罩(一種取魚的工具),一下接一下進行著程式動作。那個飢荒的年代,父親那沉重的勞動只能得到微薄的酬勞。馬罩張下去十有九空,通常到午夜回來,只能取到兩三斤小魚,家裡還捨不得吃,早上得去集市換點糧食,維持一家人極為簡單的日常生活。啊,飄忽的漁燈,在我童年的腦海中是一片蒼茫,是一絲辛酸。但也得感謝那星點的漁燈,陪伴我們全家人度過了自然災害期間的飢荒歲月,熬過了艱難。還算是我童年心目中唯一能帶來的希望之光。

隨著生產責任制的落實,漁民基本結束了終年飄泊的流浪生活,在湖岸定居了,總算有了安逸固定的住所。但當時還沒有搞水面開發養殖,仍然以捕魚為主。不過這個年代捕魚的工具比早先先進了一步,衝破了一點原始的手工作業方式,多靠簖、罾、籠等種種漁具進行“守株待兔”的引魚入甕式的守捕。守捕對於漁民來說,漁燈的作用也隨之而有所升級,這時的漁燈通常是張點在守捕工具的附近掛在插在水中的竹竿上。漁燈就像繁華的夜市燈火,引來了眾多的顧客光臨。魚族們成群結對從遙遠的水草灘游來觀燈、聚會,沒想到等待它們的卻是一片美麗的陷阱。

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直到新紀元伊始,湖區的漁民生產觀念更新了,他們注重加強了漁業生態開發,由肆虐的濫捕轉型為生態養殖。由殺雞取蛋改成了養雞下蛋,促進了生態的平衡發展,秀美的水面又恢復了一片寧靜。湖區水面除了船舶通行的港道外,全部攔起了圍網,建起了網箱。漁民們有了屬於自己的生產作業區和生存空間,有了屬於自己美好的碧水藍天。他們在自己承包的網區裡,種植水草、蒿草,放養魚蝦蟹苗,餵撒餌料,增氧噴霧,防病治病,科學養殖,豐產豐收,投放市場,正常有序井然。這一切給新時代的漁民生活注入了康泰的生機。

筆者由於多年的機關生活,對漁村小景已有所疏遠而又淡薄。我有時在想在如今的詩草中,還不知道有沒有我兒時及早年的熟悉的漁燈呢?

今年國慶長假,我又來到童年夢縈的故鄉漁村。國慶中是中秋剛過,在異常寧靜的夜晚,我泛舟平湖又看到了更加豐富多姿、更加詩情畫意的漁燈。在淡影朦朧的月色中,久違的漁燈象珍珠、象街燈夜市,繁華地閃爍在湖里的養殖區。還有不少彩色的燈串有節奏地忽明忽暗,竟像有機密集組合的航標燈,加以湖光月影,構成了一幅精美的平湖燈海畫面,我彷佛置身在悠然的仙境裡,忘然了。

對於如今漁燈燈海的形成和它所發揮的作用,作為我這個水鄉長大的人來說竟也茫然無知了。不覺新奇,通過漁村新輩的點撥,方才有所領悟。

原來這龐大的湖面養殖區,漁民們已投下了資本,通電通郵通訊了。線路都是電纜正好是拉在圍網上的上道線,在養殖區內,漁燈的作用就更大了,具體說來有三種解釋:其一是起到誘蛾的作用。有好多種螟蛾類的“飛來將”成了燈下鬼,成了魚類美味的晚餐。其二,每年中秋季節,螃蟹需要進行最後的健身鍛煉,漁燈成了指引它們前進的航標燈塔;其三:那些忽明忽暗的彩色燈串,其實是漁民們進行夜捕、夜釣的好助手。在燈光下將市場投放不合格的年輕態魚、蟹、鱉回歸自然,讓它們繼續生長。也只有那些成熟肥碩的大魚才見到閃光的魚漂。為保護幼類子孫,它們勇敢地與捕釣工具拼搏成了市場貨。還有的漁燈是當著探照燈使用的,那集聚的光柱在養殖塘里輪番掃射,那是在為異育銀鯽增加光照,是快速養魚速成養殖的一種手段。這麼多的漁燈理論真是夠新鮮的。我簡直是等於聽了一堂養與知識課。

我這個人有點孤陋寡聞,平常很少看這類的科普文章,不知道如今的漁燈之典是否是科學的形成,還是漁民們自己長期探索的知識結累。總之悠悠歲月在不斷更新迭換,漫長的歷史時代在不斷前進發展。由此可見,任何事物都要適應時代步伐進行不停多元地發展,加之科學的速度更是一日千里。就連這湖面的小不點漁燈也歲著時過境遷在變化著。人們的觀念就要隨之而更新也,就像那令人仰嘆的摩天大廈、流線的多層立交、飛速安全的地鐵在都市興起一樣。

啊,“漁燈閃爍”在我的心靈感應中已折射出不同時序漁家小景的光環,更給水鄉人的情感和觀念留下了一行行豐實的腳印和一幅幅新舊交替的剪影。

心態好的時候,我有時會很有興致地對某些事物進行多層面的遐想和思考。其實“漁燈閃爍”這一漁村現象無需我們去忘情地眷念。也許在高科技發展的明天,隨著新型漁業生產模式和新的生產方式的起用,也許不會再有“漁燈閃爍”,不再重複昨天的故事。

“一年一度秋風勁,正逢魚肥蟹美時”。面對漁燈點點的秋夜湖區朦朧的美景,我不禁有點感慨了。漁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好,如果我明年今天的秋夜再來到白馬湖漁村,即使看不到今夜的“漁燈閃爍”的景觀,也不感到遺憾了。

裝修設計|love tudou




住在半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看客心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