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29

不眠之夜來到布拉格

凌晨三點半,我坐在狹小臥室的沙發上。空氣中沒有一絲聲響,我在鍵盤上安靜地敲擊著一段又一段無關緊要的文字。微弱的液晶燈光在我食指發白的關節處印下微弱的冷光,呼吸均勻而緩慢,時間宛如靜止。

好像過了很久,我站起身,拉開吊燈,往陶製的杯子中倒了陳澀的冷掉的茶水,微微泛黃的暖光烘托出這刺眼的,持久的寂寞。我揉了揉乾澀的雙眼,站在走廊中的鏡子麵前,發現鏡中自己的面孔竟如此蒼白而乾枯。我關上燈,退回房間繼續僵硬地坐在電腦面前。突然發現竟然找不到一首可以淺聲吟唱的情歌。

心中瞬間下起傾盆大雨,一切都沒有辦法繼續。

我關掉電腦,關掉手機,熄滅所有的光亮,盤腿蜷縮在床的一角。我將頭輕抵在淡藍色的牆紙上微側著腦袋看窗外……

布拉格的夜空總是擱置著朵朵繁星。在午夜的暖風中,寂寞如同氫氣球般不斷地膨脹,膨脹,直到爆炸。我喝下一杯又一杯的涼水,眼淚傾瀉而下。

經常會這樣,突然之間心裡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想到了YORAN,那個之前和我同住的陽光般明媚的波蘭女子。我們買廉價的麵包在伏而塔瓦河邊餵天鵝,遊走於城市中細碎的脈絡,沒有星星的夜晚在宿舍前的草坪上大聲地說話唱歌,在三月的櫻桃樹下喝咖啡,陽光無聲無息地溫暖著浩瀚的寂寞……

我躺在冰冷的大床上,無聲的黑暗中,有昆蟲擊打玻璃的聲音。我喝下最後一杯涼水,便再也無法入睡。

來到布拉格,彷彿所有的人都已離我遠去,就連回憶都少到可憐。我開始習慣寂寞,習慣這樣被世界遺落的生活。

每一個明天都是毫無新意地重複著今天。喝同樣的涼水,做同樣的食物,看同樣的書,就連入睡的姿勢都是一樣的。我承認,這便是自己選擇的生活。千里之外的親人,千里之外的朋友,千里之外的戀人……還有千里之外的自在與快樂。
  
我微閉著雙眼,久久無法睡去。鳥兒開始鳴叫,天色開始變灰,星星逐漸退去~於是,一天就這樣過去。你知道,這便是我的生活,我習慣了的生活。

Our dear friend Cummings



關鍵字: 黑暗 快樂 世界

千紙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珍惜才能留住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