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24

靜止運動

心靈的靜止,指的是對慾望的克制。柏拉圖指出,靈魂包含著人的行為必須服從的三個原則:理性控制著思想活動,激情控制著合乎理性的情感,慾望支配著肉體趨樂避苦的傾向。慾望好比一隻放蕩不羈的野馬,任何一處的惡俗草葉的晃動都吸引它的眼球並催使它往那一處追趕,即使那草早已被蚜蟲啃食過,即使那草劇毒無比,慾望的野馬都希望徑直地奔騰過去而不停留。如若人無法拉緊控制野馬的韁繩,任其四處狂奔,後果不堪設想。這樣的心靈是得不到真正幸福的,因為它四處狂奔筋疲力儘後所尋找到的未必是,應該說很大程度上不可能是,真正的幸福。那都是些虛幻的、浮華的、世俗的、卑賤的不足掛齒的享樂。一顆充滿慾望的心靈是不屬於本人的,它將指使頭腦與手腳作出別人厭惡的事情,它將人的手腳捆綁。印度20世紀偉大的哲學家克里希那穆提如是說:“對慾望不理解,人就永遠不能從桎梏和恐懼中解脫出來。如果你摧毀了你的慾望,可能你也摧毀了你的生活。如果你扭曲它,壓制它,你摧毀的可能是非凡之美。”一顆不斷動蕩的心是無法給人帶來幸福感的。它讓人變得貪婪、嫉妒、憤怒,從而引發行為上的罪惡,最終使人自責、悔恨、痛苦。世界上所有的罪犯一定都是擁有一顆動盪不安的心的人,他們或許覬覦更多的錢財,或許貪慕女人的美色,或許奢望更高的權力,他們的心永遠只想著不斷地追逐,而從未想過淡泊寧靜地享受生活所已經賜予的一切。他們因貪婪而永遠得不到安寧,也就永遠得不到幸福。這喧囂的城市裡是無法提供一個安靜的環境讓你體驗自己的存在感,人只有在內心安靜的時候才會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價值,只要內心平靜、心無雜念,你就可以發現幸福早已在安靜的角落等待你。

運動讓一些美好的事物消逝,讓幸福無法久遠,於是哲學家們希望靜止,希望以自己的智慧闡釋靜止的意義以及追求靜止的途徑。

但或許,古希臘的哲學家們是這樣一種人:他們早已了解幸福的歸宿就在於靜止也知道如何走上這條幸福的道路,但他們沒有自私地走進這條通幽曲徑,將紛紛擾擾的世俗凡塵拋棄在腦後,因為哲學家的內心始終隱藏著一種內心的衝動,一種追求真知、明白是非的衝動。他們原本也可以像中國的諸子百家的哲人智者們一樣,尋一處青山綠水,栽花種竹養仙鶴,每日吟詩作樂。做一個隱者,淡然地看待不斷流逝的時光,就如門前的河水般;不用在為征服塵世廣闊的空間而耗盡一身體力;更不必為了世俗金錢、美色、權力而折磨自己的心靈……憑藉他們對人類精神與宇宙真諦的解讀,他們完全可以享受到最完整的幸福。但他們這樣做了嗎?沒有。蘇格拉底沒有,柏拉圖沒有,亞里士多德也沒有。但我們不可以因此便誤解了這些哲學家。我們不能以為遁世、超脫才是對靜止對幸福的真切的解讀。或者,他們更願意相信普世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完滿的幸福,他們不捨得在喚醒那些迷茫不知所措者之前就獨自走向幸福。因此,他們著書立說,與人據理力爭,試圖向世人展現一條通向幸福的道路。

China in All Her Glory |戶外組合屋|戶外組合屋|




一個人的感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父親對我的痛打竟使我感到安慰和幸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