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03

住在半島

從廣袤的海面上吹來了涼爽的風,我終日大開的窗迎接著它們。有塵埃停留下來了,在我的案上,几上,書頁裡,在花卉的葉片上,在我舉到嘴邊的茶杯的沿上。我知道啊,我的身體裡也有泥土,也有岩石,也有巍峨的山峰和險峻的溪谷,我的身體就是一個運轉不息的小宇宙嘛,不過,不過我又是誰的主宰!是我所居住的這副疲憊的皮囊,還是我身體中的淵藪里居住著的靈魂。我是控制著自己的軀體走向外面的世界;還是操縱著外面的世界來暗示我的身體。我曾經歷過的,魂魄的游離,軀殼的分裂,神魔的交戰,詩意的生髮,一切的終極意義,我卻依然無從尋找,也不曾覓得。
  
這一切,其實已經毫不重要。此刻,我居住在半島這裡,不是漁夫,也不是種麥子的農人。也不是主流社會裡的將軍,更不是,擁有一個壯觀的家族和莊園的貴族。我在海水和陸地的交匯處,做了一個與世無爭的邊緣人。
  
我願與靜默為伍,但不遠離你們。我要看著我摯愛的世界裡我那些親人、朋友——看你們怎樣快樂的生活,又怎樣面對那不時佔有你身心的憂慮和無著。我能為你做出什麼時,我便竭力的為你奉獻所有;我能減輕你的憂慮時,便毫無怨言的離開你的視線,退回到我安靜的巢穴,——那海邊礁石的下面,各式各樣的洞府自有無數去處。或者,那大樹的茂密枝葉間,那泥土深廣的地下河谷,自有一個巢穴,一處洞府,會安納我,使我安靜,使我無欲。
  
在半島,此時離海邊和陸地不遠的地方,打鐵的鋪子裡,還零星的閃出幾朵火花,那一下一下用力錘擊的聲響裡,我引領這一處靜謐,這比憂鬱還深的靜謐裡,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半島所在地。
  
這裡,有鳥,剛剛從我頭頂上飛過。新的莊稼,又在麥地里長出了。彷彿也聽見了,所有魚在海水里產卵的聲音。一個大好的世界,多麼令人激動,多麼,令人憂傷。

 

borset begged me to accept his apology|關於汽車的環保知識|我的低碳生活——關於“住”的金點子|兒童減肥應控制食欲|一個人的世界|




平凡的幸福和溫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故鄉的漁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