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09

善意的謊言

昨天晚上我失眠了,緣於一個從老家母親打過來的電話。

昨天晚上我失眠了,緣於一個從老家母親打過來的電話。
後夜兩點多鐘的時候,我的手機急促地連續響了起來,況且在寧靜的夜晚特別刺耳。 很可能又是旅客的投訴電話,做客運行業也確實不容易,一個正常的安穩覺也睡不好。 沒辦法,我只得極不情願地拉開燈,揉揉睡意朦朧的雙眼,仔細一看號碼,我驚呆了。 是老家裡打過來的電話。 家裡一定是出了啥事,因為家裡的電話是安裝在母親的床頭的,就是方便給在深圳打工的我和妹妹聯繫方便使用的。 沒有要緊事母親絕不會到現在這個時候打給我電話的,我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此時我的睡意完全被驚跑了,是快要生產的妹妹出了啥事,還是母親有了什麼不測? 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我的心頭,我快速地盡可能往最壞處打算,並做好了思想上的一切準備,所有者一切都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的。 我接通了電話連忙問:“媽媽,這麼晚了,您怎麼還沒有睡呀!到底家裡出了什麼事?”母親聽到他的兒子一連串的問話,她老人家感到很恐慌,知道掛家的我擔心家裡出了什麼大事。 才結結巴巴地編造了一個很滑稽的藉口和理由。 說是正在睡覺時,兩個老鼠在咬電話線,她不知道電話還管不管用,於是就打電話給我試試。 然後又問我的妹妹現在身體怎麼樣? 等將來妹妹生產以後,家里人還去不去到妹妹的甘肅的婆家賀喜? 我現在工作可否順利? 又交待我說不要喝酒,抽煙要盡量少抽一些,我有胃病,不喜歡吃米的話,到外邊買一點面飯補充補充,不要吝惜錢,不要再寄錢給她了,她現在身體很好,不要觀念她,要多給我的妻子和兒子打電話溝通溝通……如此等等。 足足打電話說了半個小時以上。 我對母親的話一一應允,並把我的想法說與母親聽。 放下電話,我掏出一隻煙點上,面對著空曠的房間發呆,不爭氣的眼淚自然而然地流了下來。 父親早早地離開我們而去了,留下母親一個人守住一個大雜院(弟弟和母親在一個院裡同住,但弟弟、弟媳在縣城工作,差不多半個月才回家一次)。 其中的孤獨和淒苦更與何人說? 她打電話說試試電話絕對是藉口,是善意的謊言,最終目的還是想徵求我的意見看看妹妹生過小孩之後老家還需要不需要去人,另外她不知道妹妹在甘肅的電話,是想讓我給妹妹勤聯繫、多問問情況,免得沒有一個親人問候在遙遠的他鄉快要生產的妹妹。 說白了,他老人家就是滿心的牽掛和不放心我們姊妹幾個啊! 至於我,剛開始來到深圳給她報了個平安,以後再沒有了下文,豈不讓她牽腸掛肚? 我也真算是糊塗透頂啊! 為此我自己定一個指標,半個月必須給老娘打一次電話,不管再忙,沒有任何藉口!
看來母親對兒子的想念的心情是無可替代的啊! 母親雖說身體單薄,一邊牽掛著太陽,一邊又牽掛著月亮,白天與黑夜,寒來暑往,日月輪迴,天長日久,總逃不出母親那深邃的目光啊! 這種親情可以跨越一切障礙,用自己親手締造的心與心搭建的親情溝通的橋樑是任何情感所無法替代的。
“百善孝為先,親情比天大”趁著母親身體還硬朗,抽時間多給母親聊聊天是很有必要的。 母親善意的謊言讓我這個做兒子的一夜沒有睡好覺,不過倒給我提了一個醒,過半個月一定要給她老人家打個電話。 必須的!


心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懂你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