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09

向天借膽,討...

這回的悅讀是阿寶所著<女農討山誌>一書。

先摘錄一小段在該書自序裡的文字。...特別喜歡<討>這個字眼,有股剛強而不失謙卑的味道。討伐是一種侵略,乞討是一種祈求,第一次聽到人們把漁夫叫作討海人時,這個字眼就交揉著這兩股剛柔的勁力打在心坎上,讓我升起一種感動和尊敬。
作者阿寶一位想與山林和平共存的理想實踐者。卻也是寫者,很會寫,將一些不好明說的理念想法,用自己的文字清楚有力的表達。因為是寫者其文字運用有強的感 染力,也很能闡述自身的理念。在閱讀這本討山誌時,內心不時被一些為作者重新演繹的字眼觸及著,有點捎到癢處的感覺,雖然自己不算是山林的兒女,卻能理解 也產生那份對於自然對於山的共鳴。於是,書寫...書寫讀的一點感思與心得,閱讀這樣的一本書是單純美的享受。
也許因為悅讀,在尋好書的過程已算是練就一絲敏銳度,記得初初在圖書館遇到這本書時,就深深被在封面的<向天借膽>這四字電到,就衝著這四字 先借了這書,而後因由所以是大哥買下這本書,也許終究自己還是會收藏這本書,那也將是後來的事,目前也就先單純享受著閱讀這本書時所帶來的性靈洗滌...

在<山盟>篇裡的一些文字:
...我何嘗不知道一己力量的薄弱,所能改變的現狀有限;然而,這不是使命,是藉著理念的實踐,平衡內在精神的動盪。既然選擇一條政治以外的路,要的就不 是革命,而是安頓自己因焦慮無力而憤懣不平的心。山河大地自有它深奧的法則和不可思議的力量,來平復或反擊人們加諸它身上的創傷。大自然何嘗需要人去成就 它什麼?只怕是人需要一種信念來成就自己--我就為了自己而來。

...在那個美侖美奐、秩序井然的國度(瑞士),我不時被一種不能承受之輕圍困,再也感受不到一向在逆境中盎然蓬勃的生命力。這種被托在雲端、無處著力的 感覺讓人驚惶。我不知道活在一個連吸毒者都可以免費向政府領取毒品,以免為毒癮而作姦犯科的國家,有什麼值得努力?...

不積極存錢,根本的原因或許在於我的人生觀有點虛無。...活著確實可以經歷許多美好的事物,正因為經歷過太多美好的事,所以覺得生命可以隨時結束,沒有遺憾--既然沒有非要久活的理由,何必辛辛苦苦積存長活下去的資糧?

==================享受著閱讀之樂,心得書寫也就隨機展延,或有後續。發現自己所喜好閱讀的書籍無類別地域之分,是與自己個性貼近,性 喜無拘,優游於書海山林間,探險尋寶...文字竟如許帶我飛翔,身居一隅心遨遊穹蒼之下。===========================

後記,有關<向天借膽>這四字特別觸及內裡或屬靈性的那一面,也就是一個始終還在困惑有疑的課題,有關恐懼,那屬於本性的懦弱膽怯的本質如何無懼?也許向天借膽,也是一途?如果可行那又該如何向天借膽?頗有趣的想要探索的一問...    


信心銘,再說奧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流年,香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