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28

曾經貧困的家庭的確富裕起來了


我的希望寄託在四兒身上了,那個孩子一定有出息的。可是某一天聽人說四兒在廣東打工談了個男朋友,是貴州人。我頓時睜大了眼睛半天說不出話來:什---麼?四兒沒讀書?別人就笑起來,還是你鄰居,連這點事都不知道,早就沒有讀了,初中沒畢業就出去打工了。我心里莫名其妙的幻想破滅了,徹底​​破滅了。雖然她們家還有五兒,她是突然冒出來的。據說是生下來就被偷偷送到一戶人家門前,那家自然是沒有女孩子的。我的鄰居富裕起來後就把五兒要回來了,給一小筆錢打發了五兒的養父母。因為從小不是跟姐姐吃一鍋飯長大的,如果不仔細看,五兒根本不像是她們一家子人。五兒皮膚乾燥,鼻子兩旁散落著一些雀斑,沒有姐姐們一半水靈。而且她總是沉默寡言,神情落寞。想必是有些想念養父母吧!或者自我感覺與姐姐們有些格格不入吧,她看起來更像是被請來的小傭人。她真像結著淡淡愁怨的丁香啊!
很快三兒四兒也出嫁了。不過四兒是嫁去了貴州。據說男方為了節約錢,出嫁那天是做火車過去的。我不僅在心中唏噓感嘆,從此後四兒就像山上杜鵑那樣,只不過現在開在了貴州。四姐妹像麻雀般各自有歸宿,漸漸地老大老二臉上有了歲月的的風霜,雖然是淡淡的。時光真是一晃而過啊!生命卻又是後浪推前浪,誰都要年輕過,都會如花綻放,那時節的陽光很美,心事燦爛明媚,彷彿光陰可以永恆。當生命打青春走過後,才發現那些時光已不再了,甚至那時候的心事也不再回來。而只有走過去了,回眸走過的路才知道自己有多麼地傻,該珍惜的沒有珍惜,該擁有的沒有抓住,不該做的卻轟轟烈烈地做了。不知道她們是否也如我這般傷感過。
年華似流水。接著三兒也長大了,也出現在餐館裡。她的笑容很有些憨厚,總是默默地做事。她像玉蘭花那麼樸實無華。我在心裡嘆息一聲,唉,多漂亮的姑娘們啊!可惜都沒讀什麼書,可惜了!第一次看見四兒的時候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小姑娘長得瘦瘦高高的,跟老大長得很像。不過她的眼睛小些卻閃耀著聰穎的光芒,多聰明的小姑娘啊!一定是塊讀書的料。我在心裡這樣想著,同時也記住了她,在潛意識裡總是關注著她。這個小傢伙我感覺很像米蘭,細小卻可愛。隨著她的長大,兩個姐姐就前後出嫁了,都是嫁本地的人家。夫婿看起來也只不過是男孩子模樣,沒有成熟的味道。據說都在外面打工。雖然出嫁了,但是依然在娘家幫忙做生意。一家子好不熱鬧啊!接著又添了外孫子。人們常常驚奇:奇怪啊哈,娘光生女孩兒,女兒嫁出去卻盡生男孩子。每次看見她們抱著小孩子哄,我就痴痴的,望著她們如花的臉恍若隔世。我總覺得這樣美貌的女孩子,本該在外面繁華的世界裡有一席之地,應該是讀大學出來,氣質高雅。可是眼前的她們美麗卻缺少了什麼,應該是生活的熱情與知性;也多了一些什麼,俗世的塵埃吧。我常常設想,假如她們讀了大學,人生定然又是另一番景象吧?在她們的心裡是否也曾後悔過早地收割了青春?也曾想過如果可以重來一定要過別樣的人生?我在心裡深深地嘆息。
我一直喜歡讀書,也喜歡愛讀書的女子,喜歡她們身上散發出的特別的氣息。鄰家女孩子們好像從來不看書。在朝陽里,提著塑料壺給陽台上的花草澆水,內心寧靜,經常可以看見鄰家女孩們忙碌的身影。早晨是他們最忙的時候。傍晚則是他們一天最輕鬆的時刻,他們一家子會坐在屋子前,自由散漫,嬉鬧逗樂,有時候她們中的某個也會一臉的茫然,什麼話也不說,望著前方發呆,或許根本沒有望什麼地方也說不定。我在她們看不到的地方注視著她們,感覺她們眼睛空洞,沒有內容。那時候我心裡就升騰起一股悲涼來。
鄰居家至今還是很熱鬧,三世同堂。經常聽見他們逗孩子,也經常有孩子的哭聲笑聲。我能說什麼呢,只要開心就好啊!生活大致也就是這樣,我們都是煙火中人,柴米油鹽醬醋,笑聲哭聲,喜怒哀樂交響曲一直陪伴我們,走下去……
在老家的時候,鄰居家有幾個如花似玉的姐妹。
他們家開餐館,早餐中餐都做,生意很好。幾個姐妹小的時候,男女主人在鄉下種田。那時候很多人南下打工,男人也背起行囊去深圳,不久就回來了。人們說他打小就沒吃苦,哪裡是打工的料呢?有的也說是與女人關係太好,兩人分不開。但是總得找條生路對吧?他們拜師學藝,學會了做包子,於是開起了餐館。因為他們做的包子與眾不同,潔白,且像海綿一樣柔軟。
幾個姐妹也漸漸長大,兩個大的開始上初中了。可是不久她們就陸續退學,跟著父母做生意。老大已經出落得如出水芙蓉,皮膚白裡透紅,似乎可以擰出水來。在我看來,她彷彿鮮豔的牡丹,大膽,潑辣。老二則很淑女,喜歡微笑,含而不露,好比梔子花,靜靜地綻放。因為有兩姐妹的加入,生意好像更加好起來。經常有一些出手大方的男人來捧場,出出進進。他們個個似乎都有些來頭,頭髮梳得光滑,根根服帖,邁著八字步,昂首挺胸。也有一些社會小青年,平素喜歡出風頭的,打架生事的,在這裡他們變得很懂禮,裝得文質彬彬。兩姐妹經常坐他們的車出去,第二天或第三天拎著一些裝著衣服的精美紙袋回來,臉上是開心的笑容。其實那時候她們真的不大,荳蔻年華。
這個曾經貧困的家庭的確富裕起來了。女人每次回鄉下老家去總喜歡跟鄉親們嘮嗑一時半會,她常常說:過去真窮啊!可是現在我真不缺錢了!那口氣充滿難以抑制的自豪感,真叫人嫉妒。有錢的人到底有些底氣,可以讓人改頭換面。這不,女人渾身上下再也找不到以前的低眉順眼氣兒了,從前受氣媳婦的模樣完全沒了。人也長得精神了,臉像銀盤,腰肥膀圓,一身的白肉。那些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只差點就流口水了。她的男人一輩子都沒怎麼吃苦,衣著自然比過去雅緻多了。只是他依然沒有伸直腰桿,從認識他到現在他的脊背總是有些彎,儘管臉上的笑容很有幾分志得意滿。


矛盾中顯示著自己的低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回憶的花瓣詩情般落下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