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20

我要用一輩子珍藏


當我離開時,看到她的不捨和依戀,我只能當做沒有看見,我怕自己拂不過那痛楚的眼眸。聽著她一遍遍的叮囑,我把它當做旅行中甚靈的護身符。只是最後還是回去了,明明就很擔心她一個人在家,明明就怕她總在擔心著我們卻忘了自己的行動不便,還要走出門檻目送我們離去。走了很遠了,我不想回頭,卻還是回頭了,看到她依然拄著拐杖依著牆角遠看著我們。我的眼角濕潤了,她真的很傻。
這是2010年2月22日的那個黃昏情節,我要用一輩子珍藏。
如果可以懷念,叫我如何不懷念啊。
2010年的春節,我兩度去看望她,兩度激動了她,卻兩度難過了我。我明白孤殘老人對親情的渴望,當我的出現化為真實的時候,當我那激動的一聲聲呼喊響起時,當我輕快的腳步聲響徹著這泥濘小道時,當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張熟悉的面孔時,我的激動也激動了她,被她久久握著的雙手我依舊可以感覺到絲絲暖意,柔暖著我的心。
夜又深了,我依然在憔悴的夜裡蕩漾,我無數紛飛的思緒,無法言喻的滄桑,最後還是隨著破碎不堪的命運流失了。無端挑起的歷歷往事,總會在某個時刻刺痛了我。我只能藉著回憶憑弔一張鮮活的面孔。
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會陷入那剝蝕著漸漸佈滿風塵的回憶裡,躊躇在此處抑或彼處。心中的滄桑無法言喻的跌宕,也許頹廢的如那黑白兩色的歲月。我也總會在此刻懷念著生命中的人。
言她,正如她的人生浮篇,充滿著筆墨都難以描繪的淒涼,也正如她的晚年,如殘荷般掙扎著卻還是融不了新荷那其樂融融的情節中,只落得孑然一身的悲境,無人問津的悲況。此刻我懷念著她,只因為愛她卻也無能為力,只能用我粗陋的文字來記錄著我對她的思念亦如我對她的同情。

關鍵字: 無能

要聯想和透視生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要用一輩子珍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