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1/05/17

唯有憧憬化泡影


繼續閱讀
2011/05/16

笑語迴轉的光景


繼續閱讀
2011/05/14

聽不見看不見的聾瞎人


繼續閱讀
2011/05/13

幸福和榮譽將無法比擬


繼續閱讀
2011/05/12

影子與我相伴


繼續閱讀
2011/05/11

一家人搬走的那一天


繼續閱讀
2011/05/07

有了別緻的壯舉


繼續閱讀
2011/05/06

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繼續閱讀
2011/05/05

媽媽的滄桑


繼續閱讀
2011/05/04

心臟最角落的記憶


繼續閱讀
2011/05/03

體現人生的價值


繼續閱讀
2011/04/30

星男常用的分手理由


繼續閱讀
2011/04/29

出遊護膚妝容全方案


繼續閱讀
2011/04/29

出遊護膚妝容全方案


繼續閱讀
2011/04/28

等待的等待


繼續閱讀
2011/04/27

這唯美的愛情


繼續閱讀
2011/04/26

蒼白的日子,蒼白的記憶


繼續閱讀
2011/04/21

來一曲歡歌,空解相思愁


繼續閱讀
2011/04/15

前塵似水,往事輪迴



“天氣預報:今天到明天上午有點想你,預計下午轉為持續想你,受此低情緒影響,傍晚將轉為大到暴想,心情也將降低五度,預計此類天氣將持續見到你為止!”

這是你最近給我發來的一條手機短信,我也深知這剪不斷理還亂的相思,注定是彼此最近心空的“天氣”主題。快二十年了,你還好嗎?你過得怎麼樣?你的婚姻幸福嗎?你的感情生活是什麼狀態?

怀揣諸多的問題和對你的牽念,帶著這份久已銘心的情感,請讓我劃開往事,讓回憶決堤,讓曾經的點滴一幕幕從記憶的窗口一瀉千里奔湧出來……



相識,源於美好的初中時代。那時的你學習很努力,英語成績很好,是我們班的學習委員。臨近初三畢業,我們幾個要好的男女同學感覺到即將各奔前程天各一方,就私下結拜成兄妹。農忙時節我們還一起相約去最困難的同學家裡幫忙幹農活。

雖然當時只有同學之間純潔的友情維繫著彼此。但同處花季少年,難免情竇初開。因為你學習認真刻苦,做事認真執著,性格略偏內向,外表談不上十分秀外,氣質卻格外的慧中。我在心裡暗暗地把你鎖定為自己心儀的目標,悄悄把你藏進心靈最深處。我想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暗戀吧。

暗戀異性是每個人在成長歲月中的一種正常心理行為。但當時想歸想,學歸學。我們始終將學習擺在最重要的位置去對待。最終我們沒考上中專,一起進了縣一中。由於都處在青春期,雖不諳情為何物,卻對愛十分敏感。離校的前一段時間,我發現你和我的同學他偷偷約會。從平時的交流中的目光也能感覺出他是你的初戀。

而我當時的暗戀也這樣隨你一起不知不覺進入了高中。隨著年齡的增長,隱隱約約中,你從我感情的視野走進了我情感的重心,成了我的初戀。



經歷了三年初中,我們又進入了三年高中生活。他因為成績不行,沒有和我們一起考進同一所學校。我和你還是同班同學。由於家境的拮据貧寒,我心裡總有一點點的自卑。除了學習方面的溝通交流,我們也沒有太多感情方面的發展。我偶爾也找機會向你借書,請教一些英語方面的知識問題。但目的並不單一,總是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走進你感情的世界,成為你關注的一部分。

高三分科,我和你又一起進了文科班。記得有一次學校在禮堂公演台灣電影《世上只有媽媽好》,我們好幾個同學因為要完成繁重的作業而沒有去看,語文老師進來輔導學生作業,大家開玩笑問他為何不去看這場風靡一時的電影,他說才懶得看這種電影呢,世上只有媽媽好,難道爸爸就不好了嗎,太偏激了,只想賺取別人的淚水。記得這句話當時把我們大家都惹笑了,而且我和你是相互看著彼此會心笑的。那時候我們的笑容還是那麼的單純,那笑聲還是那麼的爽朗,至今我還記憶猶新呢。



高考臨近,畢業在即,同學之間難分難捨的時刻又將來臨。對於別人來說,三年同窗情同手足,來之不易。而對於你我而言,六年同班,一千六百多個日子的同學情誼更顯得彌足珍貴,更值得珍惜。

在你的畢業留言本里,我鄭重其事認認真真地寫下了自己珍藏很久的一首短詩:
你和我,就像茫茫大海裡
注定相遇的兩葉扁舟
你有你的航線
我有我的追求
在共同經歷一段
難忘的旅程後分手、分手
進入各自的航道遠走、遠走
你把帆影留在我的桅杆
我把漿音留在你的船頭
或許,還會有相逢的時候
在遠方,不知名的港口……

無情的高考,猶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我們在通往大學的路上雙雙被擠了下來。寒窗苦讀身心疲憊,最終還是無法抵達自己理想的彼岸。由於家庭條件不是太理想,我和你都補習無門。我後來進入一所農村小學當起了老師。你,也開始和你姐學做生意。高考落榜對我們當時打擊不小,但最終沒有將彼此擊垮。



接下來的日子,一切都順理成章。好像命運在冥冥之中有意這樣安排,讓這份遲來的愛和彼此捉迷藏。戀愛的季節,春暖花開。哪個少年不鍾情,那位少女不懷春。只是當時的你把初戀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畢業後又和初中時的他走到了一起,再續前緣。而我,礙於一種自卑心理,只能潛在你的荷塘,做一尾不起眼的魚,偶爾游進你的視線,流露出一些對你的好感和關注,以及一些細節上的關心。最終還是遊不進你感情的中心,無法與你心手相牽。但我深知自己最初的愛戀還牢牢系在你的一顰一笑間,怎麼抽也抽不回。

我只有獨守這一份默默的情懷,心裡期盼著有一天你那善解人意的目光能朝我走來。



煎熬的情感讓人難受,總有思念從我心深處朝著你的方向飛去。你在廣東打工的那段時間,我曾經有意打聽你的廠址,寄過一封信給你。收到我的信件,也就是收到了我的內心表白。當時你也曾猶豫過,在心裡暗暗發誓:如果能再收到我的第二封信,你就立即抽身回鄉,和我戀愛結婚(這是你後來在聊天中對我說的)。可是我當時已經無法抵禦青春的寂寞,開始了自己的另一段戀情。給你的第二封信寫好了,卻在自己的圈子裡因為許多無形的障礙而無法寄出。

年輕的我們在各自的生命中經歷了一段共同的記憶後,就這樣彼此檫肩而過。
這份情雖然不溫也不火,後來卻成了彼此最真的溫暖。
就這樣,你進入自己的航道漸行漸去漸遠;我也不得不收拾起自己狼藉的情感和愛戀,繼續我的人生之旅:戀愛結婚,組建家庭。生兒育女。



在時光流逝的靜默里,心情有時也會隨著你的消息而起伏。

記得有一次,我從一位要好的女同學(和你同村一起長大的)那裡得知一個情況,她說你也曾把我和你初戀的他放在情感的天平上衡量對比過,就是分不清誰輕誰重,還找她徵求過意見呢。其實在你心裡,也曾經有過我,在乎和注意過我的,不是嗎?這個信息讓我高興了好長一段時間。只是那時我們已為人父母了。

婚後的歲月彷彿一池靜水,波瀾不驚平平淡淡。
偶爾,我會通過一些熟人和細節打聽你的近況;偶爾,我也會出現在你經商的攤子前。雖然說不上什麼,只為看一眼曾經熟悉的你。但彼此心裡都如明鏡一般:現實裡,我們雖已雙雙走出了友情的最邊沿,但隔著彼此的婚姻,誰也不能再去驚擾和碰觸這段感情了。



前段時間,你用一條手機短信的方式叩開我塵封的記憶之門,翻開往事和往事裡所有的情節,任這段戀情瀰漫開來,不絕如長江之水……又讓彼此沉浸其中,久久回味而欲罷不能。

站在各自的婚姻裡,我們已經註定無法再回到從前。因為我們都不再年輕,我們都已經長大了。我們有能力處理好這段情感。

這是彼此經過深思熟慮得出的最佳答案。



最後,就讓我用動畫片《齊齊顆顆歷險記》裡的幾句歌詞來紀念或者珍藏這段最真的情感吧:
“夜如水,夜已醉,記憶的味道風中飛。蕭蕭夜裡心中念著誰,夢裡依稀又是誰?

淚正流,夢正飛,是誰在刻寫往事的碑。咆嘯一聲長笑為誰,踏破驚雷又為誰?誰在思念誰?誰為誰枯萎?前塵似水,往事輪迴……”

繼續閱讀
2011/02/28

對未來的執著

我當然不懂,我搞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固執。我問他留下的那一半錢夠不夠花,他滿意地說,夠了……我還有一個讀大學的兒子,我還得為他賺學費。我問他的學費全部靠你嗎?他說是……我是離過婚的。我問他,你兒子同意你以這種方式賺錢嗎?他苦笑,說,當然不同意。但我還是要做,因為我的兒子在讀大學,而讀大學是要花錢的。

  

接下來,我們很長時間沒有說話。他臉上的油彩幾乎全部被汗水沖掉。他一邊往臉上抹著油彩補妝一邊說,總有一天他會懂我的,就像你懂我一樣。然後他站起來,說,中午我想加加班。他要開學了,需要很多錢……

  

我想我愧對他的誇獎,因為我其實並不懂他,我永遠無法深入他的內心,或許也永遠無法理解他的行為,現在我只知道他是一尊雕塑,而這尊雕塑,對我們來說,似乎可有可無——不管他把自己看得有多重要.

  

今天他扮成一位帝王,那尊真正的雕塑成為他的護衛。一位嬌小美麗的姑娘縮在他的影子裏,急急地往臉上撲著粉。他站在那裏,面帶高傲的表情,一動不動。他為姑娘遮擋了陽光,即使無人為他擦一把汗水……

和他聊過天。我問他別人能接受你這種行為嗎?——畢竟這裏不是歐美。他說肯定有人接受不了,也肯定有人喜歡。他指指不遠處的那個花瓶,驕傲地說,我的工作不是無償的,我靠它來糊口。那天,當我發現這廣場上似乎缺少一尊雕塑,我就站在這裏了。我可能是這個城市裏最有成就感的人——只是我才敢扮成雕塑,我是這個城市的惟一.

  

他的收入並不多。很多人認為他的行為是免費欣賞的。他也不要,只是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我曾說你可以提醒別人付給你錢。他笑笑說,你見過張嘴說話的雕塑嗎?我說那你做個小提示牌,放在花瓶旁邊。他不高興地說,我又不是乞丐.

  

可是後來,那個小廣場真的多了一尊雕塑。是真正的雕塑,真人一般大小,佇立在廣場的中央。他似乎是多餘的了.

  

那幾天他的神情很是落寞。我陪他喝酒。兩個人坐在石凳上,一包花生米,幾罐啤酒。我說你還可以重新找個地方,比如公園,比如碼頭,比如別的廣場……他認真地說,不行,那樣不協調。我和背景不協調,文化內涵上不協調。我笑,有這麼嚴重嗎?我想他把自己看得過高過重了。事實上,不管他如何努力,他的行為也是接近於乞討.

  

幾天後他就重新開始了工作。仍然是那個小廣場,他充分利用了那尊真正的雕塑。那雕塑真人一樣大小,手持一把寶劍。有時他也會手持一把寶劍,扮成與雕塑對決的劍客;有時他會手捧一個劍鞘,扮作雕塑的徒弟或者僕人;甚至,有一天,他蜷曲雙腿躺在地上,扮成被雕塑殺掉的敵手。他與雕塑渾然一體,真假難辨——他其實也是一尊雕塑.

  

他的收入似乎比以前多。我想這是對一尊敬業的雕塑最好的獎賞.

  

那天我再次請他喝酒。還是一包花生米和幾罐啤酒。我說你近來收入不錯。他說是這樣,不過那些錢,我只能拿走一半。另外一半,想上交市容部門,他們是城市雕塑的擁有者。我們兩尊雕塑賺下的錢,豈能由我一個人獨吞?不管他們接不接受,把錢給了他們,我才心安。我說你也太認真了吧。他喝下一口酒說,你不懂.


繼續閱讀
2010/06/25

心中的那一片海


繼續閱讀
2010/05/11

文章的潛能

在現代人匆匆的步履中,我的文字實在難以被發現——那種慢吞吞的敘述讓人興奮不起來。但總會有這樣的時刻:用心去寫的文章,編輯點評一般般。

而隨意寫的文章,編輯卻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例如我的散文<崢嶸歲月>編者按:這是一篇充滿人生哲理之光的文章。文章前半部分從自己感冒寫起,然後感情的閘門順勢打開,對生活的感慨如江南絲竹悠悠的從地底升起,抒發了因時光流逝年華不再,自己痴守空室創作而略感孤獨的感慨和無奈,一種海外留學,升學的注意事項和知識都是留學要知道的關於留學和升學的重要也是要注意才能有自己的留學世界而且應該要有留學的理由才知道自己 為什麼要留學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的惆悵如那裊裊的茶香氤氳滿屋。接著文章筆鋒一轉,在思考中感悟到了思考對人生、對生命的重要。給我們一個深刻的啟迪:平平淡淡才是真。唯有思考,才能讓生活變得豐富、充實、精彩。感謝作者使我們明白,人,要思考。欲揚先抑的寫法,猶如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顯示了文章思路的精巧和作者文筆的老練。

在傾斜的萬米陽光裡,在放鬆的心情裡,我忽然碰上這樣的文字——真的欣慰。

細微容易等同於細膩。我的體悟卻不。它細而不膩,從容地行走,清淡地敘述,“井的出現使我對於深度有了撫摸的可能。間接地通過井繩,與深井接觸。

一個有風格有個性的作者,很容易便被劃為什麼類什麼派,我也一樣。我以征服者與演講者的姿態站立,抑揚頓挫地,跌宕起伏地,有渲染有鋪墊有高潮有目的地——我要把你說服,把你感動,要湯湯水水地把你灌個飽。

我散散淡淡,隨意遊逛,看自己的,聽自己的,寫自己的,用自己的方式感知世界,用自己的方式組織語言,用我自己的話說,就是“只關注自己的心靈”。 ——而你感不感動、喜不喜歡,都跟我無關;那種永恆的平穩與沈靜,在我許多文章都可以找到。有人建議寫一些浪漫,詩情畫意時尚的文章,我只能回敬你,我真的沒有這方的潛能可以挖掘,對不起了,讓你浪漫的心失望了……
我曾經感到疑惑,一個情感豐富的人,一個視覺敏銳的作者,他的筆下怎會沒有情緒的、衝動、激進的語言呢?我就是沒有——甚至平穩、沉靜得有些淡漠,有些岑寂。

對心靈的探險不如書法創作刺激、新鮮。一篇散文幾經修改後達到此刻的滿意,然後一絲不苟地校正,已失去鑿幽索秘的樂趣,純屬工匠所為。書法創作則是一落筆駸駸向前,完成只在頃刻,不可猶豫、反复,一氣呵成,更無從修改,內心充滿對未知挖掘的喜悅”,我認為:“書法,它的功能不亞於日記,甚至更加豐富和神秘,除了情緒,還有恍惚感,因為抽象的表現,只有自己,可以由一件舊日墨跡,牽扯出那些時段一串串鉻心鏤骨的瑣事。 ”心中積久的疑問這才豁然明朗:我的情緒已在書法中得到了發洩,而散文,則是他智性的捕捉與經營了。

以“徐徐”二字為例,初看不得章法,細細品味,竟是妙不可言。一個人每天都有幾件事可做,如果去掉一半,日子就徐徐得多。 ”那麼,“徐徐”是不是我所追求的一種生存甚至是生活狀態呢?如果是,“徐徐”一詞就可以替代所有了:平穩、沉靜,還包括岑寂、淡漠……
我說過,“只要一件作品自命為在讀者心中激引起並非屬於美學範圍的情操時,美的情操便被掩蔽了。你還追求單純的浪漫嗎?
繼續閱讀
2009/08/18

常常讓我聯想到弄堂

上海,常常讓我聯想到弄堂,月份牌,黃包車,摩登女郎,吳儂軟語等字眼,而這些現下也只是老上海支離破碎的標籤了,如今的上海,繁華絢爛如煙火,在夜空綻放,這綻放,只關乎自己,因此,也注定它的寂寞,一如這城市和城市裡的人。有人說,上海是精致的,這精致是星巴克窗邊桌上的一杯氤氳著濃濃香味的卡布基諾;是超市保鮮......
1
如果一個女子在二十六歲的年紀,做出一個選擇,離開溫暖的家,離開熟悉的人和伴她成長的城市,來到上海,我想,這個選擇無論對或錯,至少很勇敢。我,就是這個勇敢的女子。    
上海,常常讓我聯想到弄堂,月份牌,黃包車,摩登女郎,吳儂軟語等字眼,而這些現下也只是老上海支離破碎的標籤了,如今的上海,繁華絢爛如煙火,在夜空綻放,這綻放,只關乎自己,因此,也注定它的寂寞,一如這城市和城市裡的人。有人說,上海是精致的,這精致是星巴克窗邊桌上的一杯氤氳著濃濃香味的卡布基諾;是超市保鮮柜上陳列整齊色彩鮮豔並有著冷冷光澤的進口水果;是淮海路名牌店裡一襲落寞華美的衣,上海的精致,如水晶花瓶裡的一枝藍色妖姬,魅惑而脆弱。    
來到這個城市六個月後,當初來的新鮮感漸漸退卻,我,感到了寂寞。這種寂寞,即使是滿滿一袋子的食物,喧鬧的音樂,美麗的衣服鞋子也無法填滿。因為,寂寞的是心,是物質碰觸不到的地方。    
到了新的單位,與新的同事閑聊,照例會被問到為什麼到上海,是否為了男友。而我,則是依著事實搖頭,這個大多數人的原因,於我,不適用。於是,問的人會更好奇,那是為什麼?在她們看來,一個如我這般年紀的女孩子該是安安穩穩的談著戀愛,有一份收入雖不高但穩定的工作,然後準備著嫁人相夫教子,而不是像我這樣如一棵無根的水草漂泊在陌生的城市。我不知該如何回答。為了事業?太矯情﹗為了逃避一段幾乎已是塵埃落定卻無愛的婚約?太傳奇﹗可事實,就是這樣的矯情與傳奇。但是,為了不讓它被演繹地離奇,我只能一笑而過。無奈,人是好奇地動物,無聊的工作和平淡的生活加重了人們的好奇心。她們善意地問我週末都做些什麼,一個異地單身女子的週末,在她們的想像裡,也許是複雜地鬼魅地,是酒精與玫瑰。可我的週末,就是睡到自然醒來,一兩個親手做的健康美味的菜肴,一本小說,一杯茶,簡單隨意。她們很熱心地想要搓合我和公司裡的單身男士,甚至在她們常上的一個媽媽論壇裡幫我物色人選。據她們說,那個論壇聚集了一群媽媽,有趣地是她們在談完了孩子的教育吃喝拉撒之後,還把身邊的單身男女資料貼在了論壇裡並編了號,好像上海文藝台的相約星期六。《圍城》裡說,女人的兩個基本願望一個是當母親,一個就是做媒。於是,我成了論壇裡的女四十五號。    
週末,我會打電話回家給爸媽會報工作生活思想動態。媽媽在聽完我的會報之後,總會問一句,週末有什麼安排嗎,去那裡玩?我了解他們的心思,他們擔心我一個人在外太孤單,同時,他們也覺得我這個年齡也是談婚論嫁的年齡了,雖然他們不明說,但我能了解了他們家中女兒已然長成卻依然待字閨中的那份焦急。有時候,問急了,我也會沖著電話喊一句,總不能揀到籃子都是菜吧。喊過之後,又覺得不該如此傷他們的心,便又曉之以理,說什麼感情的事可遇不可求雲雲。可是,這樣的電話打的多了,我不可能當什麼也沒有發生,時不時地,這些話就會冒出來,像一只咻咻的獸尋著氣味回來。我想,也許我該找個男朋友了。
繼續閱讀
2009/06/02

做好手上的工作

    是自己哪一步做錯了?難道,喬莉睜開眼,盯著下方的樓梯,是何乘風和陸帆想把自己換掉,要把自己趕出晶通項目?  
    這不可能﹗不可能﹗要趕走像我這樣一個小卒子,根本犯不著大動干戈,連售前與銷售的基本格局都打亂,何況陸帆已經隱晦地提醒了她,如果和技術協調有問題,可以請狄雲海幫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了呢?  
    喬莉無法剖析這個局面,她覺得後腦部位有根神經狠狠地跳了一下,讓她不得不捂住腦袋,實在是太難受了﹗  
    叮鈴鈴,手機響了,她拿出來一看,是瑞貝卡,喬莉接通了電話,瑞貝卡歡快地道︰“安妮,在哪兒呢?”  
    “在公司旁邊。”  
    “吃午飯了嗎?”  
    “沒呢。”  
    “中午一起吃飯吧,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大家都說我升了一級應該請客,呵呵,只好請了,本來算好的人,沒想到多了一個位子,你就一起來吧。”  
    喬莉那個氣啊,多了個位子請上我?但是轉念一想,有飯吃干嘛不去,順便看看還有誰,她笑了笑道︰“好,我去,在哪兒?”  
    “在公司旁邊的小上海,是南方口味哦。”  
    “我一會兒到。”          
    喬莉站起身,還是給父親拔了一個電話,老喬正在休息,多少年前他因為嚴重的頸椎病就落下了眩暈的毛病,稍一犯病就天玄地轉,喬莉有些不忍,但是老喬對女兒這段工作會報減少已心存疑惑,他忍住難受,追問起來,喬莉只說了售前的事情,老喬聽得不明白,喬莉就更沒有辦法說明白了,最後老喬道︰“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你把你手上的工作做好。”  
    “可是我看不清全局,怎么決定下一步的工作。”  
    老喬樂了,咳了幾聲對女兒道︰“要是你能看清全局,你們的老總也該下台了,再說有幾個人能時時看清全局,那就不是人,是神了。”  
    “那我現下?”  
    “做好手上的工作,什麼都不要多想,我看你應該休息休息。”  
    “好吧,爸,你也要注意身體。”  
    “我沒事兒,老毛病了,你凡事不要太要強,要順其自然。”  
    “好。”喬莉掛上電話,覺得父親的話既有道理,又似乎透出一種軟弱,難道不需要縱觀全局嗎?不過既然父親這樣說了,她還是覺得自己應該先放一放,不要有飯吃嗎,那就先吃飯,她下到公司,稍微理了理頭髮,又補了點妝,瑞貝卡說得沒有錯,自己確實面露倦容,是應該適當調整一下了。  
    小上海是賽思中國旁邊的一家飯館,裝修還算精致,不過這菜的份量也同樣精致,喬莉來自浙江,對上海的“精致”早習以為常,有些北方同事是不願意到此用餐的,不過,在瑞貝卡看起來,這恰恰是一種檔次︰份量少但口感好,價格貴但環境優。喬莉走近餐廳,見十人桌的位置已經坐滿了,狄雲海、劉明達都在內,劉明達似乎沒想到喬莉會來,正挨著瑞貝卡坐著,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其他還有秘書、財務、人事、市場等各部的同事。     
繼續閱讀
2009/06/02

看看全局

    “安妮。”伴隨著一個熱情洋溢的聲音,瑞貝卡款款地走了過來,喬莉再次合上電腦,臉上不得不表現出微笑。  
    “你在忙什麼呢?”瑞貝卡看著她,突然驚訝地叫了一小聲︰“天啊,你這是怎么了,黑眼圈這么重,像個大熊貓﹗”  
    “最忙有些忙,”喬莉道︰“你氣色很好啊。”  
    “哪兒有,現下忙死了,我還是覺得原來做助理比較好,不用事事擔責任,唉,不像現下,比原來忙了八倍。”  
    “能者多勞嘛,”喬莉道︰“你這衣服新買的,不錯啊。”  
    “我在國貿買的,猜猜多少錢?”  
    喬莉搖搖頭。  
    “你不認識呀,這是阿瑪尼,這個小外套,居然要一萬二,太貴了,不過也實在有型。”  
    喬莉看了看那件裁剪精良,用料講究的小西裝,不禁道︰“的確很好,物超所值。”  
    瑞貝卡聽見她由衷的讚美,不由一怔,這個喬莉,她是真的還是裝的,難道她一點都不嫉妒,這不可能,她一定是嫉妒到牙根了,還要咬住了裝樣子,她看著她的眼睛,希望在裡面找出發狂的影子,笑了笑道︰“明天我要去香港,去開個小會,順便接我的新頭家,你有什麼東西要帶嗎?”  
    “不用了,”喬莉道︰“我不缺什麼。”  
    瑞貝卡看著她,心想你的好日子到頭了吧,史考特一走,市場部要換新總監,你的晶通雖然有美國人撐腰,也只怕耐不住上至VP下至總監的內耗,何況現下,內耗的也不止市場部,技術也能主控項目,看你怎么贏得售前的支援,前一陣子你也興風作浪夠了,只怕離和你說拜拜的日子不遠了﹗瑞貝卡心情舒爽地走出了銷售區,順便給了狄雲海一個嫵媚的笑臉。  
    喬莉第三次打開電腦,她真的開始頭痛了,連續多日沒有休息,加上巨大的心理壓力,她覺得頭像裂開來一樣,她索性合上電腦,轉身朝外走,還未走出銷售區,狄雲海喊住了她︰“嗨,安妮﹗”  
    喬莉走過去︰“嗨,傑克。”  
    “氣色不錯嘛,”狄雲海笑嘻嘻地看著她︰“聽說你們剛剛從石家莊回來?”  
    “是的。”  
    “有什麼新進展?”  
    “噢沒有什麼,”喬莉覺得頭又痛了,忍耐地道︰“要寫個新的技術分析報告。”  
    “哦,”狄雲海道︰“那要請售前盡快配合了。”  
    “是的。”  
    狄雲海感覺她似乎有點不舒服︰“我正在一個石家莊的市場計畫,等你空的時候給你看看。”  
    “好。”  
    狄雲海沒有多說,喬莉走出去,拐出公司大門,進了電梯,一直坐到頂樓四十九層,然後她走進樓梯道,在上次坐過的地方坐了下來。  
    頭真的痛,有幾樓神經像被什麼東西牽扯著,輕輕一拉,便覺得頭部巨痛起來,喬莉鬆開綁緊的發辮,靠在牆上,還不到中午十一點,她居然累得想睡一覺,她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任自己在疼痛與疲憊中飄浮。  
    “不知道怎么走的時候怎么辦?”一個小時候的聲音從腦海裡跳了出來,喬莉的嘴角浮現一抹微笑,那時候她還不到十歲,跟著父親學下棋,老喬溫和地看著女兒︰“不知道怎么走,就停下來,看看全局。”  
    “什麼叫全局?”  
    “就是整個棋盤嘍,”老喬被女兒天真的模樣逗笑了,用手指著道︰“看看你還有什麼子,爸爸還有什麼子,爸爸會走什麼,你應該走什麼,喏,這樣,”他用手把女兒從棋盤旁拉開一些,讓她本來緊緊趴在棋盤上的身體離桌面遠一些,再遠一些,喬莉的視線一下子從緊盯住的那一塊脫離出來,她真的看見了整個棋盤︰“當局者迷,”老喬道︰“不知道怎么走,說明你離這盤棋太近了。”  
    我離得太近了﹗喬莉默默地想,是的,這幾天從歐陽貴、方衛軍,到劉明達、陸帆、瑞貝卡,受干擾的東西太多了,大量的訊息其實並沒有用,她記起上次在這個地方,想的一些內容,應該說基本沒有變,何乘風、歐陽貴和陸帆都是希望打下晶通,而自己最壞的下場,無非是離開賽思中國,轉投另一家企業,問題是,何乘風為什麼要同意售前在某些項目上擁有控制權,而且要把晶通列在其中?這樣一來,晶通的工作就會困難重重,本來為這個項目就已經得罪了市場部,要是把售前也得罪了,晶通項目就變成了沒有支援的孤家寡人﹗本來晶通在客戶關係上就不是特別穩定,還有方衛軍的麻煩,如果內部也是這樣,那不管怎么盤算,對外對內,晶通都沒有勝算了﹗  
    這個項目怎么會走到沒有勝算的局面呢?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