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史屁伯初來乍到,請各位先進多予指教,謝謝!
我還有個部落格,文章多半在那,歡迎有空看看!http://blog.udn.com/romeolee/article
2017/10/08

兩岸開幹,躲哪裡最安全?





繼續閱讀
2017/10/08

喪屍兵團搶購厚奶茶


繼續閱讀
2017/10/07

共軍侵台,台灣能撐多久?


繼續閱讀
2017/06/23

自走飛彈與荒淫部隊

自走飛彈與荒淫部隊
繼續閱讀
2016/10/06

照過來!照過來!台灣的亮點在這。


繼續閱讀
2016/09/06

國民黨練葵花寶典入魔


繼續閱讀
2016/09/06

怎麼看藍綠兩邊的抗議活動(漫畫)

93
繼續閱讀
2016/09/04
2016/09/03

電視小說:孽海花(19)完結篇


繼續閱讀
2016/09/03

烏龜過門檻,但看此一翻,蔡英文看妳的了!


繼續閱讀
2016/09/02

台北最寒冷的冬天(漫畫)

回不去了
繼續閱讀
2016/09/02

電視小說:孽海花(18)


繼續閱讀
2016/09/02

電視小說:孽海花(17)


繼續閱讀
2016/08/31

叫我"大番薯共和國"可好?我最本土!


繼續閱讀
2016/08/31

電視小說:孽海花(13)


繼續閱讀
2016/08/30

國防部發言人公然抗命?(漫畫)


繼續閱讀
2016/08/30

對不起,我罵錯段宜康了,跟他道歉!(附圖)

擋箭牌
繼續閱讀
2016/08/30

電視小說:孽海花(10)


繼續閱讀
2016/08/30

電視小說:孽海花(12)


繼續閱讀
2016/08/30

電視小說:孽海花(11)


繼續閱讀
2016/08/29

電視小說:孽海花(9)


繼續閱讀
2016/08/29

憤怒鳥在蔡老鷹面前別太放肆!(附圖)

憤怒鳥
繼續閱讀
2016/08/28

貝勒爺電視小說選:孽海花(8)


繼續閱讀
2016/08/28

貝勒爺電視小說選:孽海花(7)


繼續閱讀
2016/08/28

生命會為自己找生路(附圖)

法拉利
繼續閱讀
2016/08/27

我要去找波多野結衣雪恥!(圖)

波多野
繼續閱讀
2016/08/27

貝勒爺電視小說選:孽海花(6)


繼續閱讀
2016/08/27

貝勒爺電視小說選:孽海花(5)


繼續閱讀
2016/08/26

貝勒爺電視小說選:孽海花(4)

彈著彈著,不知不覺間,淚水又像斷了線的珍珠,順著桂英的臉頰直流落地。

「怎麼啦,桂英姑娘?」夏震吶悶地問。

只聽「咚!」的一聲,琵琶突然斷弦,桂英坐不住,哭倒帳內。

夏震眉頭皺了皺:「桂英姑娘,妳到底怎麼了?妳還沒賠我喝一杯呢!」

「小女子今兒個身子有些不舒服,想早些休息,不能陪夏爺飲酒了….。」

「這是什麼話?」夏震勃然大怒,站起身道:

「大爺我也是花了銀子進來的,妳可以陪京城裡的大少聊天,可以跟商場中的巨賈睡覺,叫妳陪我喝杯酒都不成嗎?」

「夏爺請放尊重,」桂英慍色說道:「小女子我一向是賣笑不賣身,遠近百里誰不知道,夏統此言已辱及妾身名潔,小女子不再奉陪。」說完,起身欲走。

「哈,好一個賣笑不賣身!」夏震眼中滿佈邪光,向桂英一步步進逼:「這豈不是老天爺賞賜,故意成全我夏某。」

「這裡是飄紅院,請你放尊重點!」

桂英一個勁兒的往後退。

「在飄紅院裡和娼妓成其好事,有何不可?我此時不輕薄妳,更待何時?」

桂英退到壁前已無法再退,夏震伸手欲抅桂英的下巴。

桂英一語不發,「啪!」的一聲,朝夏震湊近的臉很很甩了一巴掌。

「嗯,敢打我?」夏震摸摸滾燙的臉頰,惡狠狠地說:「夠潑辣!越潑辣的娘們越夠味!」

說完,夏震如餓虎撲羊般撲向桂英,說時遲、那時快,香幃的門突然打開,一位書生打扮的年輕人將桂英往身後一拉,自己擋在夏震的前面。

「你是什麼人?敢闖入本大爺包下的香閨?」夏震指著書生問。

未等年輕人開口,桂英已急急接道:

「表哥,你怎麼來啦?我不是叫你在樓下等候著嗎?」

「喔,原來妳還有個表哥在這裡,」夏震道:「趕快給我讓開,好事成了以後,咱就是你大舅子,有的你好處!」

「無恥!」年輕人大怒,一拳揮向夏震的門面。

「唉喲!」夏震慘叫一聲,鼻樑結結實實挨了一拳。

「好大的膽子!竟敢擊打本官,我看你是不要命了,讓我先收拾你這個臭書生!」

夏震出手攻向年輕人,對方揮掌相迎,幃帳內展開一場惡鬥。

打鬥聲驚動了門外的春香,大聲叫道:

「不要打啦!不要打啦!再打要出人命啦!」

夏震顯然不是年輕人對手,幾招過後已處下風,一轉身,拔出佩刀,狠命朝年輕人砍去,書生抬起一腳,踢去佩刀,抓住夏震的頭就往牆壁撞去,撞得夏震滿頭鮮血直流,桂英見狀,連忙上前抓住年輕人的手:

「表哥,算了,不要弄出人命。」

這時,門外大柱帶領一群護院趕至,夏震喊道:「抓住他!抓住他!把這小子給我抓住!」

大柱故示應諾,架著年輕人就往外走,桂英也隨後跟去。

大柱將二人帶至後院,急匆匆地說:

「快!後門備有一匹快馬,你們趕快走,這裡由我和春香對付!」

年輕人尚在猶豫,大柱卻將二人直往外推:

「快!再晚就走不掉了!」

年輕人只好拉著桂英向外奔去。

 
天微亮,夏統制偵騎四出,捉拿逃跑的焦桂英表兄妹。

經過一莊又一莊,渡過一水又一水,這天傍晚,桂英倆躲進了一個山神廟。

桂英又飢又渴,過慣錦衣玉食的生活,這些天夠她折騰的了。

化身王魁的王仲平在附近打了些野味,又從溪邊汲了些水,親自做炊為桂英打理晚飯;桂英則坐在溪邊,洗滌多日來未曾換洗的衣物。

吃罷晚飯,藉著炊火,山神廟內倍覺溫暖。

仲平袒胸露肘,結實的肌肉在火光下跳躍;桂英亦僅著水衣,全身散放著無限春意。乾柴烈火,在山神廟裡燃燒著….燃燒著……..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