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22, 2006

表姊妹

大家一起來懷舊!
表姊啊~~你要多多來留言, 免得我們兩個的感情真的被時間空間給拉開!

小時後可能天天都混日子的關係, 到底我是怎麼長大的我也不大記得.
只是一些跟表姊們一起玩的記憶倒是鮮明的很.

記得好幾個夏天的午後, 我跟表姊們窩在房間裡玩撲克牌. 為了擋陽光, 窗簾沒打開, 風不大進的來, 房裡開著電扇卻還是悶悶熱熱的. 我們幾個卻不管氣候照樣玩牌玩一下午. 那時候玩的了不起就是釣魚, 心臟病, 跟撿紅點. 釣魚沒什麼挑戰性, 比較大的表姊都不愛玩. 心臟病又太有挑戰性了, 我們幾個小的永遠輸(而且我還有輸到生氣的印象). 所以玩最多的就是撿紅點. 另一個讓我們玩的不知天熱的是藏東西. 好奇怪, 我們家好像不大玩捉迷藏(也是有啦, 不過好少的記憶). 倒是很愛藏東西, 什麼雜七雜八的廢物垃圾找了一堆, 藏的人藏好後偷笑著看大家找來找去.

後來大一點, 比較大的那幾個表姊不再一起玩了. 我跟兩個年紀接近的表姊還是走的很近. 那時剛從台北回南部, 一臉城市土包子的呆樣, 走到哪裡都靠表姊罩. 不但上下學一起走, 出去玩也一起去. (現在想想可憐的表姊真像拖著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小白痴在外面玩) 沒有表姊連門也不會出, 因為城市土包子不會騎腳踏車. 雖然後來靠表姊的幫助學會了, 騎術還是很爛, 一起出去玩一定摔得亂七八糟的回家. 表姊還要掩護我躲到廁所去擦藥(不知道在駝鳥啥...最後還不是會被發現). 我想現在那麼能忍痛死也不叫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 全身上下傷疤一堆, 說是光榮的記號也不為過(大概找不出第二個像我一樣能摔的了). 一直到現在童年的朋友跟表姊聊天聊到我的騎術還會嘲笑.

鄉下小孩玩的東西其實很簡單, 有一陣子我們迷上了開藥店, 常常蹲在旁邊的空地混著樹葉泥土做藥丸(當然隔壁羊咩咩的藥丸狀大便也用上了). 幻想著自己是天上沒有地上僅一個的名醫, 隨便什麼爛草藥做出來都一堆人搶著要分. 像是跳格子跳橡皮圈那些就不用說了, 我永遠只有看的份. 城市笨小孩的破爛技術根本只有等人家救. 當然我們也是有氣質的, 有時候會跟著表姊一起去上鋼琴課. 雖然我都是等著表姊下課一起去吃點心....(表姊的琴彈得很好, 合唱比賽都是他伴奏喔!! 這點一定要提)

最小的表姊年紀跟我一樣, 寒暑假的時候常常一起上台北去玩, 玩些什麼我都不大記得了, 倒是吃了什麼記得很清楚(標準的只長胃袋不長腦袋). 下午想到會去附近吃甜不辣, 半夜會溜到廚房吃海霸王的海鮮泡麵. 那時候也厲害, 不管怎麼吃就是吃不到身上, 一直到我出國前我們兩個還很喜歡比誰比較胖. 上了國中沒辦法這樣玩了, 倒是還挑在同一個地方補習. 休息時間一定走去旁邊的7-11買吃的, 不管有沒有吃過晚餐. 有一次寒流來, 上完了課我跟表姊還另外一個朋友哆哆嗦嗦上了腳踏車, 一邊騎一邊抱怨--
我: “好....冷.....喀....喀....”
表姊: “喀....喀....你還嫌...我家比.....喀.....你家遠....”
熊貓: “你們兩個.....都不要吵.....誰家比我家遠....喀.....”
(“喀”是牙齒打架的聲音)
當然其他還有很多. 我們三個永遠是併排騎車邊聊一些五四三的. 其實我那時候根本不排斥補習, 雖然學校的考試考完了還要接著補習班的, 我倒是一直上補習班上得很開心. 當然我不是去補功課的.

出了國就少聯絡了. 大家都懶. 不過回台灣還是有見面, 本來就住在前後門地方, 腳踏車踏用力一點兩分鐘就到了. 當然, 可憐的表姊逃不開拖著小白癡的宿命, 要去遠一點的地方, 還是要牽出她的摩托車...

親愛的表姊, 不管你會不會看到這篇, 我還是要跟你說, 即使我懶得要死不愛寫信, 我早就知道自己很幸運, 有你們這樣子的表姊!



恐龍的天兵老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老爹的偏財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