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9/13

藉「張天欽自稱促轉會是東廠」─談台灣「轉型正義」─鰲峰社論




引用─「民視新聞網:2018年9月12日 下午6:12。週刊爆料促轉會內部會議記錄內容,指出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在會中點名侯友宜就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並說『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還說促轉會就是東廠。事件在政壇迅速發酵...」


(註:內文對民進黨多有批判,不喜者莫入。)

「民進黨掌權後,對國民黨推動的轉型正義,其本身就是最大的不正義。」這點,筆者早已多次言明。畢竟台灣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乃是政治上地敵對勢力,雙方藍綠陣營鬥爭激烈。但民進黨卻於2016年總統大選大勝,並以一黨獨大,取得政權後。隨即利用國家機器與政府的公權力,全面對國民黨展開所謂的「轉型正義」。甚者,民進黨的這群貪婪人類政客,居然高舉「正義」旗幟,手握「正義」絕對權柄,企圖扮演上帝的角色。何謂「正義?」似乎正義的界定!全由民進黨的貪婪政客,一言說了算,唯我獨尊。握此正義的絕對權柄。這也難怪民進黨利用國家公權力,成立的「促轉會」。其位高權重的副主委張天欽,會恃權而驕,毫不諱言,自稱「促轉會」就是明朝的「東廠」。而其「促轉會東廠」之目地,自然不外乎,就是要為民進黨整肅異己,清算鬥爭政敵。誠如明朝設立的東廠,濫捕濫殺,為朝廷整肅異己,亦無不皆以正義為名。


「正義」者也,唯有在「高尚道德」的條件之下,方能成立。否則就是暴力與迫害。按此條件,所謂「轉型正義」也不是不能推動。但也需符合一條件,那就是「轉型正義」必需由國民黨自身推動。也就是國民黨的「自我反省」。若國民黨能「自我反省」,反省其在台灣執政五十年,使用國家權力對百姓的傷害。這當然就是高尚道德的表現,亦完全符合「轉型正義」的條件。反之,若是由敵對政黨民進黨,掌握政權後,來對國民黨推動「轉型正義」。那這就純粹是民進黨使用國家機器與公權力,對在野國民黨的暴力與迫害。至於國民黨自身,是否有推動「轉型正義」與「自我反省」。事實上,馬英九執政的八年期間,確實有努力去做這些事。對「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受難者,除了道歉賠償外。尚訂定紀念日與設立紀念碑,並年年前往懺悔道歉。然而國民黨的「自我反省」與承認錯誤,反卻被民進黨拿來做為攻擊國民黨,與政治鬥爭的有力武器。使得國民黨對往執政的自我反省與承認錯誤,恰有如一條狗鍊,被民進黨利用來套在國民黨的脖子上,並步步進逼勒緊。欲將國民黨割喉割到斷。那這到底是誰的問題?又何以如此?


誠如筆者在上一篇社論所言─「台灣藍綠惡鬥,乃是中日戰爭的延續戰場」。了解台灣社會的政治惡鬥現像,不能只看眼前片面,而是需要將整個歷史背景納入。較之民進黨總將國民黨,打為「外來政權」或「外省政權」。而號稱代表台灣本土的民進黨,論其本身,則實為日本殖民時代,忠於日本軍國主義的皇民,所匯聚而成的政治勢力。簡言之,台灣的民進黨,事實上就是「皇民政權」(詳情請參考筆者上一篇社論)。筆者在此亦強烈建議,倘民進黨再繼續稱國民黨為「外來政權」。那國民黨理當也應將民進黨,稱為「皇民政權」。藉此取得在台灣政治勢力的平衡。正因民進黨的皇民政權,本身具有強烈的「暴支膺懲」日本軍國主義意識形態,且以日本為其宗主國。所以民進黨對國民黨的鬥爭,完全不可能和解。因為這對其來講,就是一場戰爭,是台灣的日本皇民與中國國民黨之間的戰爭。是繼中日八年戰爭之後,日本戰敗,中國國民黨抗戰勝利,並收復台灣。繼之,台灣的皇民與台籍日本兵,結合台灣共產黨,組成軍隊,對來接收台灣的中國國軍發動戰爭。最後被蔣中正派兵來台,鎮壓彌平。即所謂「二二八事件」。爾後,雖然台灣的皇民在國民黨的高壓戒嚴統治之下,隱姓埋名,消聲匿跡。但事實上,戰爭並未結束。從蔣經國死後,皇民李登輝繼任總統。就此中國國民黨與日本軍國主義皇民之間的戰爭,又是漫天烽火。當然此時的皇民,是披著「台灣民主改革運動」的外衣,並號稱是代表台灣本土的政黨。


國民黨與民進黨,二個黨之間的鬥爭,既然是中日戰爭的延續。而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對充滿日本軍國主義思維的皇民而言,又豈有和解。所以那怕國民黨,對其在台灣政治戒嚴統治五十年,一再的自我反省與承認錯誤。就算馬英九學習德國總裡,為二次大戰中日戰爭,下跪道歉。再加上三跪九叩,叩頭叩到額頭破皮流血,或是腦震盪。但民進黨的皇民,也不可能因此就放過國民黨。因為這場戰爭,皇民要的,就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最後勝利。所以民進黨,勢必要將中國國民黨,割喉割到斷。並拿日本武士刀,砍下國民黨的頭顱,放在腳下踩。如此方能一吐二次大戰,敗戰於中國國民黨的惡氣,重新還給台灣的皇民,昔日日本殖民時代的榮耀。正也是民進黨,一黨獨大,完全執政後,厲行推動「轉型正義」的主要目地。不外乎,就是要藉由國家的公權力,將國民黨刨根挖底,趕盡殺絕。甚且藉由國家的教育系統,編寫教科書,一方面將國民黨妖魔化與邪惡化。另一方面,則大力歌頌日本殖民台灣的貢獻,以日本殖民台灣為正朔,並以日本軍國主義灌輸台灣的下一代。一舉將國民黨挫骨揚灰,並清洗台灣的漢人族群,使其永遠臣服於皇民的統治。


筆者將號稱代表台灣本土政權的民進黨,稱為「皇民政權」,難免引來些許人的不滿。但這也並非是筆者,信口胡言。別的不說,就說兩天前。一個叫藤井實彥的日本軍國主義份子,在號稱台灣本土電視台「民視」的安排下,來到台灣。這藤井實彥更帶來一份質問書,對國民黨議員謝龍介在台南設立慰安婦銅像,提出質問。甚至這日本軍國主義份子,還耀武揚威,腳踢台南的慰安婦銅像。可悲啊!國民黨執政台灣五十年,日本軍國主義份子,何曾敢如此猖狂,明目張膽來到台灣,當眾踐踏污辱台灣人的尊嚴。再說上星期,又有一日本大報的記者,在親日人士的安排下,違反台灣法令,對正「藉故保外就醫」的陳水扁做專訪。且還將其專訪的「台獨言論」,刊於日本大報的頭版,佔了半版。倘非民進黨的皇民政權,蓄意勾搭日本軍國主義,甚至有計劃的想將日本軍國主義的政治勢力,重新引進台灣。進而藉著日本軍國主義的力量,來恫嚇台灣人民。那日本軍國主義份子,何以斗膽如此猖狂,明目張膽來到台灣,踐踏台灣人的尊嚴至此。


民進黨的皇民政權,主政台灣後,其一方面,千方百計,企圖斬斷台灣跟中國大陸的連結。另一方面,卻又百般委屈承歡,企圖重新引進日本軍國主義的政治力量進入台灣,干涉台灣內政。其動作與企圖,都是明顯的。因為日本殖民時代,這些皇民,就是仗著日本軍國主義的勢力,來荼毒迫害台灣人民。而今民進黨的皇民政權,重新掌控台灣,自然要將這些日本軍國主義的力量,重新引進台灣。藉此為日本宗主國,牢牢掌控台灣。進而再國家透過教育,清洗台灣的漢人族群,使台灣的漢人族群,皆成日奴。總之民進黨的皇民政權,其所做所為,幾與日本殖民時代的日本走狗,如出一徹。說到「日本走狗」,看看現在的駐日大使謝長廷,當就知道日本走狗,是何嘴臉。事實都出一張嘴,為了取悅日本主子,無論發生什麼事,就是專打台灣人給日本人看。遇日本海警船在公海追捕台灣魚民,就罵台灣漁民。遇台灣人不吃日本核污染食物,就罵台灣人阻礙台灣與日本友好。遇國民黨在台南設慰安婦銅像,就罵國民黨是在台灣的中國政黨。


誠如日本駐台總督後藤新平所言─台灣人是低賤的動物,貪財、怕死。所以可用屠殺與利誘,來統治台灣人。民進黨藉著「轉型正義」之名,成立的「促轉會東廠」。「促轉會」就是專用來整肅異己的「東廠」。這可是主其事者張天欽,自豪自傲,自己說的,並非筆者誣賴。而既然政府機關之下,有「促轉會東廠」如此好用的組織。對貪婪政客而言,豈又可能讓它閒著。待「促轉會東廠」,將國民黨割喉割到斷後。筆者幾可預言,其再來要整肅與追殺的對象,就將是台灣人民。因為就民進黨的皇民政權而言,台灣人民就是低賤動物,貪財、怕死。所以可用屠殺與利誘來統治。筆者但只希望,台灣的河洛人與客家人,千萬別像外省族群的中國國民黨一樣,就這麼一直被民進黨的皇民,以台灣本土之名矇騙,牽著鼻子走。顢頇愚蠢的就像一條大笨牛,一直被牽到了屠宰場,割喉割到斷。


行筆至此。筆者只想提醒台灣人民─民進黨不能代表台灣人民。民進黨能更代表的,就只是民進黨,或頂多就是那百分之三的皇民族群。觀其執政之後的所做所為,更簡直與日本殖民時代的日本走狗無異。專就只知為了取悅日本人出賣台灣人,仗日本軍國主義勢力欺壓台灣人,甚至躲在台灣人的背後捅刀。皇民心態,昭然若揭。筆者沒稱其日本走狗,而稱其皇民,已經是表示尊重。而今每當聽到那些民進黨人,仍口口聲聲「咱台灣人」,口口聲聲「愛台灣」。筆者聽了,都要作嘔。對於民進黨,這種充滿「暴支膺懲」日本軍國主義意識形態的皇民政權而言,國民黨一再退讓,最後只會被割喉割到斷而已。唯「以戰方能止戰」。既民進黨的皇民政權,一意孤行,劃定國民黨執政的五十年,欲對國民黨厲行「轉型正義」。那國民黨就該劃定日本殖民台灣的五十年,要求民進黨,做同等標準的「轉型正義」。

對於二戰時期,是那些皇民,脅迫誘騙台灣的婦女,去當慰安婦,受盡日本皇軍的凌辱?日本殖民時代,六十幾萬被日本屠殺的台灣人。二三十萬被日本征調的軍伕,做牛做馬,客死異鄉,是那些皇民在幫助日本迫害台灣人?以及日本殖民台灣,助紂為虐的皇民,從台灣百姓剝奪了多少身家財產?必需把這些為虎作倀的皇民,統統都揪出來。包括李登輝當日本警察的父親,包括蔡英文當日本皇軍後勤修飛機的父親,統統都得調查清楚。更應對日本殖民下的受難者,訂定紀念日,設立紀念碑。而民進黨的皇民政權,其黨主席,亦得年年出來下跪道歉。且每一筆日本人與皇民,對台灣人民的迫害,更都在台灣的教科書,寫得清清楚楚。

倘民進黨的皇民政權,不願自我反省,承認錯誤。那就得由國民黨發動,對民進黨皇民的「轉型正義」。並透過立法院立法,同樣設立日本殖民台灣的「促轉會」。以對民進黨的皇民,當年是如何出賣台灣人?及其勾結日本軍國主義份子,踐踏迫害台灣人,展開全面調查。而不是單方面,由民進黨的皇民政權,代表正義,藉「轉型正義」,對中國國民黨進行清算鬥爭。甚至是以日本軍國主義,代表正義,藉「轉型正義」,要中國國民黨對八年抗戰勝利與收復台灣,下跪道歉。要說民進黨執政後,在台灣致力推動的「轉型正義」。筆者只能說這恐是二十一世紀人類世界,最大的荒謬與鬧劇。唯上個世紀中,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推動的「文化大革命」。二者差可比擬,龜笑鱉沒尾。





藉「台北故宮台灣化」─探討台灣社會政治惡鬥真相(九)─鰲峰社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民進黨是河洛黨?」─談客家人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