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7/31

藉「台北故宮台灣化」─探討台灣社會政治惡鬥真相(九)─鰲峰社論

※台灣國寶─扁擔。如果台北故宮要「台灣土著化」,這根一定要送到故宮去典藏。因為只有扁擔,最能代表台灣的價值與精神。

九、結語

2018開年以來,筆者就一直埋首於書寫「開台聖王鄭成功」的歷史故事。因晝夜精神所聚,恍若心有靈犀,冥冥之中,常能感應到國姓爺內心的憤怒,有如海潮澎湃。輾轉寤寐,夢裡甦醒,更見神靈入夢。時而在香火繚繞的堂皇廟宇,時而在稻田青翠的鄉間故里,遇見了一身鎧甲威武的開台聖王,顯現神蹟。國姓公看見了筆者,更欲抓筆者當他的乩童,好替祂傳達旨意。然筆者,一膽小懦弱文人,既不敢穿上紅肚兜起乩,或拿銳利鯊魚劍砍背,砍得皮開肉綻;或拿刺球刺頭,刺得滿頭滿臉鮮血。甚至用一尺長的布袋針,從左刺到右,貫穿臉頰。再說,筆者雖生長於鄉下,打從娘胎就拜開始國姓公。但那頂多也只是被迫拿香跟拜,一點都不虔誠。因此國姓公託夢,要抓筆者當祂的乩童,實讓筆者感到左右為難。

一日,正巧筆者,返回農村早已無人居的舊厝。四十幾年老舊的舊厝,處處堆滿筆者童年至青年,成長的記憶。偶然瞥見,一根阿公當年來往田間,用過的扁擔,居然還放在屋邊的角落。腦子裡,忽然浮現,近來,台灣政壇常論及的「台灣價值」。偶見牆邊的那根老舊扁擔,筆者心中忽興起一念,認為─最能代表台灣價值的,無非就是那根農民手中的扁擔。因為扁擔,乃以厚竹所削製,何其堅韌。無論農民蓽路藍縷,唐山過台灣,用來挑糞、挑水、挑菜、挑著竹籃裝小孩、都缺不了扁擔。尤其悍衛家園、悍衛祖先香火、悍衛本身傳承的歷史與文化,更缺不了扁擔。阿公、伯公與叔公,那一代人尚在世時。時而閒聊,常談起日本時代。說是─「隔壁村裡的那個日本走狗,仗著當日本警察,吃人夠夠,有夠惡質。照理說,咱河洛人就該拿著扁擔,去"等"他(等:河洛話發音"ㄉㄥ"。帶有設陷井擒獵物之意)。」

扁擔的用處,當然就是還可用來打日本走狗。是的!日本殖民時代,面對日本人與日本走狗,毀我河洛人宗廟,燒我河洛人神祖牌,把我河洛人信仰的神明,拖去糞坑丟掉。欲刨根挖底,清洗我河洛人。而我河洛人,為了悍衛我祖先香火與歷史文化,專用來對抗日本人與日本走狗的,就是這根扁擔。因此台北故宮,若真要本土化。那筆者認為,首先就需先把這根代表台灣價值與台灣精神的扁擔,請進台北故宮,做為國寶典藏。也好讓台灣人民與下一代知道,台灣的先民,是如何悍衛唐山的歷史文化與河洛祖先香火。因返農村舊厝,偶見阿公的扁擔。使得筆者突然領悟,冥冥之中,神的旨意不可違。雖說筆者不想當乩童起乩,替國姓公傳達旨意。但筆者,粗淺的文字,雖詞不達意,勉強也尚能拼湊一篇文章。為不讓國姓公失望,澎湃憤怒無處可發。今日筆者且以文字書寫,來替國姓公傳達神的諭示。

「開台聖王諭示:爾等台灣子民,都是三百多年前,唐山過台灣,跟隨我來到此島。不止是河洛人與客家人。當時我的部屬,也有少部份日本人與江浙外省兵。蔣中正是浙江人,既來到此島,當也是我的部屬之一。所以,無論是以外省勢力組成的中國國民黨,或是以皇民勢力組成的台灣民進黨,皆不得在此台灣島上猖狂,為奪權勢與資源,彼此殺紅眼。民進黨的皇民,更不得再躲在"台灣本土"口號之後,矇騙河洛人與客家人。甚挾台灣本土之名,將中國國民黨打為"外來政權",欲將其割喉割到斷。除了河洛人與客家人,必須覺醒,不要再當台灣的憨百姓,任人操弄與鼓動。而民進黨的皇民族群,也需得站在與中國國民黨的外省族群,相同的立基點,公平競爭。既然中國國民黨為外來政權。那你民進黨就得以皇民政權,二者平等競爭,誰也不坑誰。尤其你民進黨皇民,想藉著在台灣推動"去中國化",清洗河洛人與客家人,將"台灣漢人土著化"。這點,本神明一生悍衛中華,更絕不允許。倘爾等,為奪權勢與資源,再恣意妄為。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成功,必然出手懲治,絕不寬貸...」




 


藉「台北故宮台灣化」─探討台灣社會政治惡鬥真相(八)─鰲峰社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藉「張天欽自稱促轉會是東廠」─談台灣「轉型正義」─鰲峰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