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7/31

藉「台北故宮台灣化」─探討台灣社會政治惡鬥真相(六)─鰲峰社論




六、表忠與「台灣本土」的矇騙

「向民進黨的皇民表忠」幾乎是民進黨執政之下,無所不在的現象。幾年前,台中市長林佳龍,擔任市長之初。這民進黨的明日之星,就高唱,要拆掉台中市的孔廟,蓋回日本神社。他說,因為孔廟與儒家文化,都是中國對台灣人的洗腦工具。目地就是要奴化台灣人。而孔廟的舊址,以前日治時期,是一間日本神社。所以應該要蓋回日本神社。如此向民進黨皇民,宣誓效忠,與對日本值民台灣歌功頌德,也不止是個例。而是民進黨皇民主政下的通例。如前台南市長,今日的行政院長賴清德。據聞他可能也是民進黨皇民,所衷愛的下一任總統,故又稱賴神。說賴神,還真神!也不知這個無賴,怎麼賴。居然在台南與嘉義之交的烏山頭水庫,蓋了一座紀念「八田與一」銅像與公園,供台灣民眾瞻仰。因其說,「八田與一」於日治時期,興建了嘉南大圳,灌溉農田,造福農民。所以是建設台灣有功的偉人,台灣人應對其感恩戴德。然賴清德,卻沒告訴農民。「八田與一」興建嘉南大圳的目地,其實是要台灣的農民做牛做馬,做農奴,為日本軍國主義生產更多的稻米。而後這些台灣農民流血流汗耕種,生產的稻米,卻一粒不剩,全被日本軍國徵收,送回日本祖國去。卻讓台灣農民,連自己一粒米都沒得吃,只能三餐吃蕃薯籤伴鹽。

台灣農民被迫當日本的農奴,而賴清德居然聲稱,要台灣人對日本殖民台灣感恩戴德。其不但向台灣皇民表忠,甚至更向日本天皇,宣誓效忠的承度。使其成為下一任的民進黨總統,自然也不讓人意外。冤枉的,卻是台灣的農民,被日本殖民剝削迫害,不但被迫當農奴,甚至被日本殖民主當成牛馬牲畜。然在民進黨皇民的洗腦之下,台灣的憨百姓,居然還要對日本人叩頭謝恩。其扭曲歷史事實,操弄愚弄台灣百姓,居心之險惡,實令人髮指。年前,民進黨執政之初,大推「轉型正義」。台灣南北,處處都有民進黨栽培的皇民學生與皇民青年,到處在砍蔣中正銅像的頭顱與潑漆。後引起國民黨陣營不滿,亦有人拿了斧頭,去砍了「八田與一」銅象的頭顱,做為報復。時任台南市長的賴清德,得知「八田與一」銅像的頭被砍,震驚宛如晴天霹靂,悲憤更如喪考仳。當即以重大犯罪事件處理,一方面,下令台南警方成立專案小組,限其三天破案。另一方面,更匆匆寫信向日本請罪,卑躬屈膝之態度,宛如個被日本養的狗奴才。較之同時期,台灣南北,不知幾十幾百個蔣公銅像,或被皇民學生砍頭顱或潑漆,根本沒人理會。其兩套標準,實不可同日而語。之後,「八田與一」的頭重新接回,賴清德親率官員,前往致祭,見其態度之虔誠,懸然欲涕之模樣,更讓人不禁為之動容。

對民進黨皇民表忠的,也不止有所謂的本土人士。就說前不久,總統蔡英文提名了監察院長陳師孟。那怕監察院長,該當是個凌駕政黨之上,絕對中立的角色。可身為外省族群的陳師孟,就任院長之前,就已先大力表忠與放話。稱其上任監察院長後,就是要專門對付那些「辦綠不辦藍」的法官!簡言之,就是他當了監察院長後,就要全面追殺那些,曾經把民進黨的貪贓枉法的政客,判決有罪的法官。並且要求台灣的司法體系,要全面的追殺中國國民黨。尤其是剛卸任的總統馬英九,就算使盡手段,想盡辦法,無論如何也都得將其入罪抓去關。因陳師孟,本是屬於外省人,其父親又是國民黨威權時代的大官。所以其依附民進黨皇民,向皇民表忠,自當更激進。反過頭來追殺外省族群與國民黨,亦更不遺餘力。如此方更能獲得民進黨皇民的青睞與重用。就如前「黨產會」主委顧立雄,同樣是外省人族群。為向民進黨皇民表忠,其追討國民黨黨產,及追殺國民黨之激烈,更是有目共賭。幾可說就是民進黨皇民麾下,那個手持利刃,面目猙獰的,欲把國民黨割喉割到的恐怖劊子手。

事實上,民進黨的皇民,也頗喜歡重用或利用,這些外省族群的叛將。因為這些外省族群的叛將,一旦依附皇民以後,通常其無論是推動「去中國化政策」或是追殺國民黨,都更不遺餘力。乃至更為暴力。譬若高雄市的立委王定宇,因推打前來台灣訪問的「大陸國台辦」主任張銘清,至其跌倒受傷。就此民進黨皇民,龍心大悅,拍手叫好。進而使得王定宇在民進黨體制內,平步青雲,官運亨通。又如幾年前,有個在「台灣民政府」不知當什麼官職,名叫洪素珠的中年婦女。其在公園或路上,只要見到柱著柺杖或老弱的外省榮民,就會上前,對其破口大罵。一付呲牙裂嘴,罵外省榮民為「吃垮台灣的米蟲」「中國人滾回中國去」...。怪得是,據查,這洪素珠的本身,居然自己也是個外省族群的第二代。而更怪的是,雖是外省族群第二代,可這洪素珠,居然認為自己是日本人。且堅稱中國國民黨是非法佔領台灣,至今台灣應仍是屬於日本。這事,當年被稱為「素珠之亂」。

「素珠之亂」的事件,已是幾年前的事,當時還造成嘩然。然幾年後的今日,於民進黨的洗腦教育與宣傳下。這種台灣青年學生,認為中華民國是非法佔領台灣的政權,與自認是日本人的現象。幾卻成了台灣的普遍現象。且這些學生,還自稱叫「覺醒青年」。由此可知,台灣的皇民族群,雖然表面上看不見其族群。然其在台灣掌控的權勢與各方面的資源,恐是絕對不下於在台灣統治了半世紀以上的中國國民黨。眾所周知「台X北社」「X灣中社」「台灣南X」及信眾廣大的「台灣X老教會」...。這些在民進黨成立後,配合其大力推動台灣民主改革,而漸浮出檯面的學術組織與宗教團體。其實就是隱藏於台灣社會的皇民組織與宗教團體。因中國國民黨收復台灣後,宣佈政治戒嚴與進行威權統治。這讓失勢的台灣皇民,權勢與資源被剝奪後,也只能選擇以台灣本省菁英的身份,隱身在國民黨的黨國體制之中。且就算是在國民黨最獨裁與白色恐怖最嚴厲的時代,這些皇民依然藉著學術組織與宗教團體,彼此暗中串連,保存其皇民的勢力。而其在台灣掌握的勢力與資源有多大?看看後來蔣經國死後,繼任總統之職,並在台灣當了十二年總統的李登輝。其以一個皇軍軍官與皇民的身份,都能擠身到國民黨黨國體制的最上層。由台灣省長、台北市長,一路當到一人之下副總統。而李登輝亦是其團體中的一員。由此可見,即使在國民黨威權最嚴厲的時代,而這些皇民依然在台灣無所不在,且掌控龐大的權勢與資源。

掌握社會的權勢與資源,正是這些台灣的皇民,能在李登揮上台主政後,以推動民主改革之名,裡應外合,內外夾擊,打得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的主要原因。尤其這些皇民,潛沉數十年磨劍,其各種理念論述的能力,可說超越國民黨百倍。於是台灣的人民,在這些皇民的各種口號鼓動與號召下,發動一波波對國民黨的抗爭與群眾運動。可說台灣各領域,士農工商,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無不烽火漫天。最後更讓國民黨,在台灣有如淪為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乃至中國國民黨,用五十年在台灣建構的「大中國思想」,也被皇民全部推翻。而代之以日本殖民史觀與日本軍國思想,教育台灣的下一代。及至今日,影響層面之大,竟至台灣二千三百萬人中,幾再無一人敢說自己是中國人。由此觀之,中國國民黨潰敗於台灣,實是一點都不冤枉。而這些皇民,本身本就不認為是中國人,反多認為自己是日本人。誠如李登輝常說,自己以日本人為榮。所以要這些皇民,接受台灣與中國為一國及中國統一,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於其理念,也唯有台灣獨立建國。因為也唯有台灣獨立建國,這些皇民也才能世世代代興榮,繼續掌控台灣的權勢與資源。

權勢與資源被中國國民黨剝奪的痛苦,對台灣的皇民而言,記憶猶新。而他們心中最恐怖的夢魘,無非是自己的權勢與資源,在中國統一後,再次被中國共產黨剝奪。 因為一個政權,要有效的運做國家機器,那就非得掌控國家社會的權勢與資源不可。確實,中國國民黨將國民政府,撤遷來台,為了有效的運作國家機器,那也就非得從皇民手中,剝奪原本屬於他們的權勢與資源。而這自然也就造成皇民對國民黨的仇恨。所以一旦翻身後,這些皇民自然也非得要將國民黨割喉割到斷不可。藉著民主改革的各種理念論述,製造衝突矛盾,鼓動台灣人民對國民黨的仇恨;繼而分化撕裂台灣族群,利用群眾運動與各種公民團體,展開對國民黨鬥爭。這是台灣的皇民,藉著鼓動仇恨與衝突,鬥爭國民黨並獲得大獲全勝,重新掌控權勢與資源的美好經驗。而既有成功經驗,民進黨的皇民,自然也想再利用同一套的手法,並將其擴及到國際,去鬥彼岸的中國共產黨。藉此獲得台灣獨立建國,且日本皇軍終於戰勝中國,一雪侵華戰爭失敗前恥的美好經驗。然而,彼岸中國,是個有十四億人口的超級大國,可不是在台灣的國民黨,其外省族群,只有區區百萬人口。而且國民黨崇尚儒家思想,與王道文化,在政黨激烈的鬥爭中,軟得就像是一隻軟腳蝦。不!應該說是隻「軟腳馬」。可彼岸的中國共產黨,可是跟民進黨一樣,都是靠左派路線,號召群眾運動,鬥爭起家的。所以民進黨的皇民,想用鬥倒國民黨這一套,來鬥彼岸的中國共產黨。筆者認為,最後的結果,恐怕也只是拉著二千三百萬「很好騙的台灣憨百姓」,一起陪葬而已。





藉「台北故宮台灣化」─探討台灣社會政治惡鬥真相(五)─鰲峰社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藉「台北故宮台灣化」─探討台灣社會政治惡鬥真相(七)─鰲峰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