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7/26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二)之五、波羅科提父子向寶船隊求援




五、波羅科提父子向寶船隊求援

亞烈苦奈兒的王叔波羅科提,年約五旬。有一子,名叫耶巴來那,年約三十。這日,盛大禮佛布施,只見波羅科提與其子耶巴來那,就陪同在鄭和與一干使節身邊,態度甚為恭謹。眾人隨著敲鑼打鼓的陣頭,熱熱鬧鬧來到了石窟佛寺外。見石窟佛寺外有座亭子,亭子內有尊泥塑的巨猴。那巨猴直挺挺站立,約一丈高,頭戴冠帽,頸掛成串的佛珠,左手托著塊岩石,右手持著根法器。模樣竟似西遊記裡的「齊天大聖孫悟空」。這時一個跟隨前來禮佛的譯官,見了亭中的猴相,不禁驚訝說:『咦!這不是孫大聖嗎?難道大聖爺爺,隨三藏法師到西天取經,就留在這裡啦?』原來這譯官,名叫馬歡,是第一次隨寶船隊出使西洋。且這馬譯官,對各國的風土民情,特別感興趣。每到一海外番國,亦總特別注意各地的風土民情。無怪在距中國十萬八千里遠的錫蘭山,陡見亭中的巨猴塑像,會特別的注意與驚訝。

鄭和與眾人,聽得馬譯官之言,亦不免也注意到了亭中的泥塑巨猴。一時個個無不齊聲讚同,皆說─那是來西天取經的孫大聖沒錯。即詢問了陪同的波羅科提。然波羅科提,似不知齊天大聖孫悟空是誰。卻回:『各位大人。這亭中的巨猴,是我國信仰的猴神。稱為哈奴曼。哈奴曼不但勇敢機智,還能騰雲駕霧。祂一腳跨出就是十萬八千里。還能變成三頭六臂與敵人交戰。佛祖降生之前的上古時代。據說祂還曾幫助羅摩王子,火燒愣伽宮,盜仙草,擊退了強敵。救出了羅摩王子的妻子。所以被供為猴神膜拜...』眾人聽得波羅科提的解說後,方知亭中的巨猴,叫做哈奴曼。且是佛祖降生之前,就已在印度受人膜拜。雖說不是齊天大聖孫悟空,但是其能變化三頭六臂,又具騰雲駕霧的本領。聽來卻又果真像是齊天大聖孫悟空。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正不知那亭中的猴神,是否就是孫悟空。此時卻聽得波羅科提,又說:『不瞞各位大人。哈奴曼在我國,可是讓人們又敬又畏。因為哈奴曼,雖是猴神,卻也甚是張狂。尤其祂又擁有很強的法力。要是牠起了性子,胡作非為起來。那可是要舉國天災人禍不斷啊。總之在我國,是沒有一個人敢對哈奴曼不敬的。況且我們的國王,他也曾說過,他就是哈奴曼的轉世投胎。所以在我錫蘭國,更是人人對哈奴曼更是敬畏啊...』

「國王亞烈苦奈兒,自稱是猴神哈奴曼轉世!」這話,聽在鄭和與一干人耳裡。剎時,眾人可就啞然無語,不知道該褒還是該貶。畢竟,就說書人口中所說的西遊記而言,那孫悟空可是隻無法無天的潑猴。打從石頭裡蹦出來,未遇唐三藏以前,更是胡作非為,結交四方妖魔,與大鬧天宮的衣冠禽獸。而一國之國王,倘自稱是孫悟空那潑猴,投胎轉世。這讓人聽在耳裡,不免直覺,恐非是百姓之福。但他國國政,遠道而來之人,也不好多所置喙。況鄭和是奉皇命,前來禮佛布施,更當與人為善,禮儀他國。所以聽得波羅科提說「其國王自稱是猴神轉世後」。當下鄭和,頓時警覺,就怕隨行的人,語出不遜,得罪國王。即趕緊打住話題,正色說;『嗯!時候不早了。也別一直在外面站著。咱還是趕緊入寺禮佛吧。免得錯過了良辰吉時。』眾人聞言,即在波羅科提的引領下,魚貫步入了那建於一塊岩石下方,有若民房般的佛寺。

佛寺的外觀,雖簡樸的有若一間低矮民房。然入其內,才知寺內是一石窟。石窟的外室立有兩根紅柱,空間並不大。僅有鄭和,陪同的波羅科提及其子耶巴來那,與十幾個使臣進入寺內。但見石窟的四牆及屋頂,盡彩繪佛祖傳道的壁畫。正對門口的一面牆,並有陶塑的佛教三十三天的各種神祇。眾人由外室進得大殿,這才見得寬廠空間。大殿的四牆至於屋頂,同樣盡是色彩繽紛的佛菩薩彩繪壁畫。且見有一尊臥佛,約莫二三丈,就橫陳於石窟的山壁。側臥的臥佛以右手托腮,兩眼閤眼,左腳併於右腳之上,法相莊嚴。正是佛祖釋迦牟尼的涅槃法相。臥佛的寢座,有著各樣寶石妝嵌,及以沈香木為背倚,莊點甚是華麗與莊嚴。鄭和與一干使臣,在波羅科提與其子的引領下,進得大殿之後,早有廟祝及童子點香伺候。只不過這禮佛拜神的方式,錫蘭國與中國,卻似大不相同。

中國人拜神拜佛,多是點香膜拜,將香插於香爐後。誠敬者,則通常還會跪地雙手合十膜拜,繼之雙掌伏地,再行三叩頭禮。如此三叩頭大禮,就中國人而言,已算是對神佛的最高誠敬。然而波羅科提與其子耶巴來那,入得大殿拜佛。但見兩人先是虔誠跪地,雙手合十置於頭頂,一番頂禮膜拜後。繼之低頭伏身,原本以為其是要以掌伏地磕頭。出乎意料外的是,其雙掌並未伏地,而是兩隻手整個向前伸直。因雙手伸直,整個身軀就向前滑,有如仆倒於地一般。前身整個仆倒於地後,跟著原本跪地的後腿,亦隨著整個伸直。於是整個人就這麼雙手直伸於前,兩腿直伸於後,直挺挺的胸腹皆貼於地。起先,鄭和跪地拜佛,見得身邊的波羅科提,整個人向前仆倒,還以他是暈眩仆倒。正想伸去扶他,可卻見波羅科提身邊的兒子,卻也同樣的向前仆倒,手腳伸直有如死魚般,趴臥地上。這下鄭和,頓才明白過來,心想這種五體投地的姿勢,當就是錫蘭國人拜佛的方式。

「五體投地之說,在中國只是個對人誠敬的說法。沒想到在錫蘭國,其人禮佛還真是以五體投地啊。這可怎麼辦!既來到錫蘭國禮佛布施,當要入境隨俗。為免失了禮儀,丟了天朝上國的面子。只有照著做了...」腦子裡念頭一閃過,鄭和不敢怠慢,即照著波羅科提的仆地姿態,五體投地的拜佛。一干使臣見狀,起初不免怔住,面面相覷。然會過意後,眾人即也入境隨俗的,皆以五體投地的仆地禮佛。正是鄭和奉皇命出使西洋,永樂皇帝再三告誡─除了不得仗中國龐大艦隊,恃強凌弱外,更需得尊重各番國禮俗。到海外諸番國後,更不得自視天朝上國,就要他國從我中國的普世價值。恰如,此次鄭和率船隊前來錫蘭國禮佛布施,亦早準備了一塊石碑。欲立於當地,以紀念永樂皇帝的盛大布施佛寺。那石碑高約五尺,寬約二尺半,碑額部分呈拱形,正反面均刻有五爪雙龍戲珠精美浮雕。而石碑上所刻文字,並非僅以中國漢文刻成,尚刻有錫蘭國的泰米爾文及波斯文。正表現出天朝上國,對諸番國的尊重。那怕只是一塊石碑的碑文,也是漢番文字並列並陳。而不會獨尊中國的漢字,而忽視番國的文字。

錫蘭山海邊的這間佛寺,之所以被視為佛教聖地。除了石窟大殿有千的臥佛之外,更重要的,是其寺中供奉有佛牙舍利。於大殿之中,眾人禮佛之後,繼之又獻花獻果、獻金銀、獻寶幡、獻金爐、獻織金、獻花瓶、獻香燭與檀香...。就見那獻寶物布施的羅漢與天女,陸陸續續魚貫而入,又陸陸續續魚貫而出。成堆的金銀與供器,就這麼一大箱又一大箱的,排放在大殿之內。禮佛布施既畢,波羅科提,即又領著鄭和,欲參拜大殿中的佛牙舍利。只不過欲參拜佛牙舍利前,波羅科提卻是藉口舍利神聖,怕殿中人多,污濁之氣玷污佛祖舍利。即先把大殿中的廟祝、伺候的童子及一干閒雜人等,都先遣了出去。當下大殿中,僅下鄭和、四個副使,及譯官幾個人之時。陡然卻見波羅科提,竟在鄭和面前,忽而屈膝下跪。並拉著身邊的兒子也一起下跪。

鄭和見波羅科堤與其子,忽而屈膝下跪,頓是吃了一驚。幾個副使見狀,趕緊趨前攙扶。但波羅科提,卻是不肯起身,反是露出一臉的驚惶,直對鄭和說:『大人,請你救我啊。救救我啊。若大人不肯相救。恐怕我們父子,不日就要被謀害了啊!』經得譯官通譯,鄭和與眾副使聽得波羅科提的求救之言,頓是人人無不驚愕,卻又丈八金鋼摸不著頭。畢竟波羅科提,可是當今錫蘭國國王的叔叔,就中國而言,算來應是個位高權重的王爺。卻是有誰吃了雄心豹子膽,膽敢要謀害這個王叔。還讓他恐懼成這樣。

『王爺,快快請起。有話起來說。如果你有困難,我們會幫你的。快快請起...』幾個副使與鄭和,對波羅科提,又是勸說,又攙又扶又拉。總算把波羅科提給拉了起身。波羅科提起身後,卻是仍滿臉驚惶,不住說:『大人,各為大人。救救我父子啊。請你們要救救我父子啊!』間得波羅科提語焉不詳。鄭和即問說:『王爺。你要我們救你。但你也得把話講清楚啊。你說有人要謀害你父子。那究竟是誰要謀害你父子?』波羅科提,驚惶的眼神,左顧右盼了下,確定大殿中並無耳目。倉惶即說:『大人啊。是亞烈苦奈兒。是我們的國王啊。自從亞烈苦奈兒,坐上王位後,已經殺了不少頭目與大臣。舉凡是對他稍有不敬的。尤其是一些跟我比較有好的頭目與大臣,幾乎都被他找各種藉口殺了。而他的目地,其實就是要除掉我跟我兒子啊。所以原本我身邊與我親近的護衛,也都被他換掉了。換成了他的親信。要是大人不救我父子。恐怕再過不了幾日,一旦有機會,亞烈苦奈兒就要對我動手了啊!』

鄭和與副使們,聽得波羅科提的話後,卻是不免疑惑。向是謹慎,且頗富心機的副使王景弘,即問:『王爺。國王怎會謀害你。貴國的國王亞烈苦奈兒,不是你的姪子嗎?既是你的姪兒,無緣無故,怎會想謀害你?』波羅科堤猶如驚弓之鳥,眼神閃爍,看似有所遲疑。躊躇了會,卻回:『大人啊。你們有不知。當然這是有緣故的。照我國王位繼承的傳統。本是國王死後,當將王位傳予嫡外甥。若無嫡外甥,則兄終弟及。若無弟,才是父死子繼。因前國王,也就是我哥哥,我們並無姊妹,所以並無外甥。因此那國王死後,那王位,當是兄終弟及,該當由我繼承。怎料亞烈苦奈兒,卻勾結權臣,把那王位霸佔,自己當了國王。我原本也無意當國王。亞烈苦奈兒霸佔了王位,我本也不想與他爭。但亞烈苦奈兒,或是害怕自己當國王,名不正言不順。所以仍把我視做眼中釘,欲除之後快。殺親近我的頭目與大臣,一步一步的進逼。就算我不想與他爭。但他的目地,就是非要我死不可啊!』

波羅科提的一番話,可是讓鄭和等人,聽得陡然心驚。大略知曉,事情的來龍去勱後。但見副使王景弘,即附耳在鄭和耳畔,悄說:『鄭大人。這事棘手啊。原來是關乎王位的爭奪,所以亞烈苦奈兒,要謀害他的王叔波羅科提。因此這波羅科提才來求助我們,要我們幫他的忙。只不過,咱出使西洋前,皇上可是有再三交代。要咱船隊,不可恃強凌弱,更不可介入他國內政。而這錫蘭國的王位之爭,可是他們國家的內政問題。咱不好介入啊。若不小心謹慎處理,怕是要壞了與錫蘭國的關係。所以我看,咱們最好還是兩方都不幫。讓他們這王位之爭,自己去處得的好!』鄭和聽得王景弘之言,也覺說的有理。即對波羅科提說:『王爺。貴國國王亞烈苦奈兒,是你的親姪兒。我們中國人有句話說,骨肉血親是血濃於水。所以若是你與國王之間有誤會,當是要跟他把話講清楚。只要把彼此的誤會,解釋清楚了。國王當會對你盡釋前嫌,也就不會再為難你才是!』

王位的爭奪,確實不好處理。就中國而言,歷朝壢代以來,宮廷內鬥,奪嫡之爭,更是屢見不鮮。遠的,就像大唐之時,唐太宗李世民,為了奪取皇位,還冷血的殺了他的親哥哥與親弟弟。近的,就說永樂皇弟,為了當上大明的皇上,還不惜發動靖難之役,大軍攻城,殺了他的親姪兒孝文帝。所以對這錫蘭國的王位之爭,亞烈苦奈兒要殺他的王叔波羅科提,就中國王位爭奪的標準而言,也是理所當然。之所以鄭和與幾個副使,皆認為,似乎天朝上國,不該介入。但鄭和一番,要波羅科提與亞烈苦奈兒,彼此誤會冰釋的空話。擺明就是不想幫波羅科提。這話,聽在波羅科提的耳裡,自是更加的驚惶。見波羅科提,不禁潸然淚下,老淚縱橫。雙膝一軟,又是下跪,哽咽懇求:『大人啊。我並不想與亞烈苦奈兒,爭王位啊。我老了,假如亞烈苦奈兒必須殺了我,才能安心的話。那我也可以成全他。但我的兒子耶巴來那,他還年輕。我只請大人,能帶耶巴來那上你們的船,離開錫蘭國。那怕他流落他國,當了乞丐乞討為生,也好過在錫蘭國死於非命啊!』

『大人啊。你們有所不知。亞烈苦奈兒凶殘成性。雖然人人懼怕他的淫威,表面上對他敬畏。但背地裡卻是敢怒不敢言。雖說他把我身邊的護衛,都撤換成他的親信,欲藉機加害於我。但人總是有良知的。其中一個他派來的護衛,就偷偷告訴我。說是亞烈苦奈兒,要我來名別羅裡港,迎接天朝上國的禮佛布施。其實他是別有所徒。那護衛告訴我,說是亞烈苦奈兒要他們,在名別羅裡港這裡,找機會除掉我跟我兒子。然後再將我的亡故,嫁禍給天朝上國的船隊。其居心之險惡,連那護衛也看不過去。所以偷偷告訴了我,要我想辦法逃走。要是大人不肯伸手相救。搞不好我與耶巴來那,一走出佛寺,即會遭到毒手。就怕到時,還要牽連天朝的船隊,這讓我於心不安啊!』聽到波羅科提,話說至此。鄭和與幾個副使,頓無不臉色大變,驚愕不已。

茲事體大。「錫蘭國王亞烈苦奈兒,不但想謀害其王叔,還想嫁禍給大明船隊」倘若波羅科提所言為真,那這事可就不止是錫蘭國,王位之爭的內政而已。而是事關天朝上國,寶船隊的名聲,乃至更將影響到中國對海外番國的皇威。寶船隊的主帥鄭和,聽聞波羅科提之言後,不敢等閒視之。即趕緊視意幾個副使,移步到大殿的一邊,彼此低聲商討。眾人一番參詳之後。鄭和綜觀大局,當即拍板,對幾個副使明言說:『各位大人。皇上雖是再三告誡,船隊出使西洋,不得恃強凌弱,不得干涉他國內政。但皇上卻也指示,船隊當要濟弱扶傾。今錫蘭國王亞烈苦奈兒,暴虐成性。不但想殺其王叔,還想嫁禍寶船隊。倘若寶船隊視而不見,豈不助紂為虐,禍及自身。況波羅科提與其子耶巴來那,並無意爭王位,僅是想逃離錫蘭國,免遭迫害。站在濟弱扶傾的立場,寶船隊秉持道義,當是該對其伸出援手。而非視若無賭,任得亞烈苦奈兒為惡...』

『鄭大人。 你之言,我們也都讚同。但誠如波羅科提所言。現今他身邊的護衛,都已是亞烈苦奈兒安排的親信。只恐一走出佛寺外,波羅科提與其子,隨時就會遭到暗算。既是處處國王眼線。那咱們又要如何將父子挾帶上船,卻又不被發現!這可是個大問題啊。』『是呀。萬一處理個不好,恐怕不但無法波羅科提帶上船。反而將引來亞烈苦奈兒,派大軍來與我為難。這~~不能不慎啊!』幾個副使,你一言我一語,莫衷一是。當下,鄭何亦頗感為難。卻見譯官馬歡,進言說:『鄭大人。草民到是有個貍貓換太子計。卻不知鄭大人與各位大人,是否願意一聽?』既有好計,鄭和即要馬歡快說。譯官馬歡,即說:
『各位大人。現今大殿中,有許多咱船隊布施佛寺,盛裝檀香與香燭的大箱子。只要一個人屈身,當也能躲入這大箱內。假如波羅科提與其子,願意委屈自己一下。那咱們可將大箱中的檀香與香燭出,並讓其父子躲入這大箱中。但波羅科提與其子,與咱進入佛寺,卻沒出佛寺,未免起人疑竇。對此。大人可召一對船兵進寺內。再從船兵中挑遠兩個,身形與波羅科提及其子相類的船兵。並讓兩個船兵與波羅科提父子,互換身上衣物。並頭纏白布,臉抹香灰,扮做錫蘭國人的模樣。未免被看穿,當也要咱們的船兵衛隊,儘量將錫蘭國人隔開,莫讓人太靠近。如此一來,當錫蘭國的護衛,錯以為兩個假扮的船兵,即世波羅科提父子。那咱們當就可以將躲在大木箱中的波羅科提父子,給順利抬上寶船上...』

鄭和與幾個副使,聽聞譯官馬歡的獻策,皆認此計頗佳。即讓副使王景弘,出得佛寺外,召了一隊精壯船兵,進入佛寺大殿。....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二)之四、永樂皇帝詔敕鄭和布施錫蘭山佛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三)之一、舟師倉促離開錫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