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10/11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四)之四、蜚言流語散佈~古里國不歡迎寶船隊




四、蜚言流語散佈~古里國不歡迎寶船隊

「舉世之宗教信仰。乃至無論儒學,拜媽祖。原來大家都是在撿牛糞。而忘卻聖人真理!」聽得馬歡一席話,對劉過海而言,直是震聾發聵。劉過海本是有慧根之人,頓是有所醒悟。一時,不免嘆說:『馬哥啊。你這番話,對我直有如醍醐灌頂。不禁讓我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柯枝國,咱遇見的那叫泰戈的賤民木瓜,與叫薩蒂的哲地女子的事。他們的悲劇,豈不就是這撿牛糞所造成。聖人的教化,縱是將百姓,分成南昆、哲地、革令與木瓜的等第。其立意,當也是勸人為善,少做惡事,節制慾望。如此一來,方能藉著輪迴,來生投胎到比較好的地方。斷不可能,要百姓之間,階級壓迫。甚至高階級的女子若愛上低階級的男子,因有損階級顏面,還可光榮殺害。這是人,以自己的私心私慾,來解釋聖人的教化。為滿足私心私慾,為撿黃金牛糞,更屈解聖人的真理。光榮殺害,滅門之禍,最後造成這樣的仇恨,豈非人的貪婪之心所致。而這,豈又是宗教信仰,教化人心,勸人為善的真諦!』

古里國與柯枝國相鄰,無論風俗民情,或物產水土,多相類。就風俗民情而言,古里國的國王,名沙米,亦信仰印度佛教。其國亦將國人,分成五等人。即回回、南昆、哲地、革令與木瓜。不同的是,古里國信仰回教的國人,舉國近半。其國的清真寺有二三十座。因此縱是國王信仰印度佛教。但掌理國家大事的兩個大臣,卻皆是回回頭目。一個名叫阿里,一個名叫卡特。另有一特殊之處,即此地的回回,每七日得至清真寺做一次禮拜,稱為禮拜日。每至禮拜日,回回舉家齋戒沐浴,終日什麼事都不做。及至正午之時,一家到清真寺禮拜,到未時才返家。至於物產方面,古里國,同樣盛產胡椒香料。每年十月,胡椒果實成熟,農民即採摘曬乾。賣給專收胡椒的大盤商。大盤商再將胡椒賣給官府,由官府的庫房收藏。若寶船隊來到古里國,欲與其做胡椒買賣的交易,則由兩個回回大臣,主其事做買賣。而其國的哲地商人,也同樣會向百姓收購寶石,及收購珊瑚枝,製成珊瑚珠。待各國的番船到古里國,欲做買賣。國王則會差其大臣與官府的牙人,會同哲地商人、算人與書記,一同前往議價。共同訂定買賣契約,以收稅金。


這日,正逢古里國回回的禮拜日。由於禮拜日,回回皆需齋戒沐浴,以至清真寺做禮拜。所以街市間頗為冷清。連得寶船隊二百多艘海船,泊靠的港口。岸上了除了忙於建廠的船兵外,亦不見有什麼古里國的百姓。雖說這冷清景象,當是因為這日是禮拜日的緣故。但有一問題是─自寶船隊來到古里國,數日以來,港口邊始終都是這麼冷清。既沒看見什麼古里國的百姓來往,亦不見有哲地商人,或主事與外國交易買賣的頭目,及官府的牙人,絡繹於途。當然,對第一次來到古里國的馬歡而言,並不會察覺有何異狀。但已是第三次來到古里國的劉過海,對此港口的冷清的景象,可就覺得不尋常。畢竟較之第一次、第二次,寶船隊來到古里國。當時寶船隊二百多艘海船,泊靠港口之時,由船上望向港口的岸上,簡直是人山人海,擠得水洩不通。不止古里國的朝中大臣,回回頭目,皆來到港口迎接。甚至連古里國的國王沙米,亦親自來到港口。使得整個寶船隊泊靠的港口岸邊,直是鑼鼓喧天,好似逢年過節的熱鬧節慶般。
前二次,寶船隊來到古里國。國王沙米,對鄭和與一干正副使,更是熱情的設宴款待。鄭和帶來永樂皇帝,敕賜給國的詔命銀印,及升賞各頭目品級冠帶,人人無不欣然叩謝。為感謝中國龐大船隊來到古里國。其國王沙米,還與鄭和商議,起建了一個碑亭以做紀念。碑上就寫著:「其國去中國十萬餘里,民物咸若熙皡同風,刻石於茲永示萬世。」相較於前二次寶船隊來到古里國,雙方的熱絡。此第三次寶船隊來到古里國,冷熱之間,直有天壤之別。 

寶船尾樓頂艙的神明廳中。馬歡與劉過海,兩人正相談間。方談及古里國風俗民情的問題。或是心有所感,見劉過海忽嘆了口氣,望向艙房的窗外,轉了個話題卻說:『馬哥。說來也真奇怪啊。今年咱寶船隊來到古里國,還真是冷清啊。前二次來到古里國。我可記得當時,古里國可是舉國歡騰,熱鬧的,就像逢年過節一樣哩。白日裡,鑼鼓喧天,,古里國的文武百官,成千上萬百姓相迎,都擠在港口邊看咱的寶船。就算到了夜裡,港口的岸上也還是燈火通明,歌舞喧騰。古里國的百姓,擺攤賣吃的,賣寶石的,賣珊瑚珠的。可真像是個大市集哩。但此次,咱寶船隊來到古里國,都已好幾日了。且別說沒見到一個古里國的大官來迎接。甚至連得原本喜歡看寶船的百姓,也都不來了。這還不奇怪。更奇怪的是,原本與咱寶船隊做買賣生意,那些古里國的官府牙人,回回頭目,及古里國的哲地商人,竟然也都沒來。這說不過去啊。氣氛有點不大尋常啊!』

馬歡正扒著碗裡的飯吃,聽得劉過海之言,似也不大在意。僅淡然回說:『阿海啊。急啥!咱寶船隊都來古里國第三次了。想是百姓看寶船的新鮮感已過,所以熱潮不在。難免會冷清些。這有什麼大不了。至於談生意買賣的商賈與牙人,應也只還在準備。畢竟咱官廠都還建好哩。而且咱寶船隊可要在古里國待上半年哩。現在才來到古里國,幾日而已。有什麼好急的!別小題大作了。』劉過海卻是又說:『馬哥。不對勁啊。就說今日,我與你登岸,去探察古里國的風俗民情。記得以前二次來到古里國。咱唐人登岸,總是會受到古里國百姓的熱烈歡迎。走在街市間,古里國百姓,不但會向咱打招呼。熱情些的,還會拉你進他屋裡去喝茶吃飯哩。但今日登岸,走在街市間,氣氛就是不同啊。古里國的百姓,見到咱總像是提防什麼。不但態度冷淡,好似都還故意避著咱們,不喜歡跟咱講話啊。這真是奇怪啊!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使古里國的百姓,好似不太歡迎咱們船隊的到來。』

畢竟劉過海是第三次來到古里國,其直覺,倒也真的沒有錯。對於古里國的不尋常氣氛,無論官府或百姓,似對寶船隊的不歡迎。隔日,果然也得到了驗証。

隔日。原本與使節團,前往古里國王城的副使王景弘,突然倉促返回船隊。且王景弘,還帶回了一個不好的消息。說是─三寶太監鄭和,率使節團前往古里國的王城,已二日。但古里國的國王沙米,卻稱病,閉門不出,始終不肯接見。及午後,更有古里國的一隊官兵,出現在港口。其頭目甚且阻止寶船隊在古里國建官廠。至此原本不尋常的氣氛,轉趨嚴峻。雙方僵持之下,緊張的氣氛,頓是瀰漫寶船隊。這日,劉過海與馬歡,同樣登岸,前往古里國的街市,去探訪風俗民情。因為感覺到氣氛之不尋常。同行登岸,去撿牛糞的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即佯裝成是當地之人,對此不尋常的氣氛,明查暗訪。果然,打探到了一些風聲,與蜚言流語。說是古里國的街頭巷尾,古里國的百姓,無不流傳。說是─來自中國的龐大船隊,居心叵測。其皇帝派三萬大軍,出使西洋各國的目地,無非是想掠奪各國的財寶。甚至想侵吞各國的土地。意圖奴役各國的百姓臣民。並將西洋諸國,盡納入中國的版圖。

又隔一日。古里國主事與寶船隊買賣交易的回回頭目,名叫阿里的。終於帶著該國的哲地商人、官府的牙人與書記,一同來拜訪寶船。並與副使王景弘商議,約定二日後,將於港口鄰近的官府市集,彼此做貨物的交易與議價。當日,古里國的哲地商人,將會齊集於官府市集。而寶船隊主是買賣貨物的書記與官員,則亦需將要交易的貨物,皆帶至市集。而那官府的市集,就叫亨比市集。


亨比市集,可真是個古里國的大市集。由於古里國多山多岩石。舉凡巨大的金字形佛塔、清真寺或官府,皆以岩石雕鑿所造。亨比市集亦是如此。這古里國的官方市集,寬約一里,兩旁有兩排長數里的長廊。長廊的上百廊柱,皆以岩石雕鑿而成。長廊的基座亦為巨大的方型岩塊堆砌而成。長廊合圍之下,整個市集恰就有若一座城。入市集的城頭處,則矗立著一座高數十丈的巨大金字形佛塔。此高聳參天的佛塔,亦為岩塊,下寬上窄有如階梯般,層層堆疊而成。甚是壯觀。長廊所圍的市集中央,則建有官府囤貨的庫房,與哲地商人的商家林立。正是古里國,乃居於西洋的中央,四方商賈會集,商業繁盛。且與他國大量交易的貨物,皆由官方主事。故其官府的市集,規模宏大,可見一般。

寶船隊與古里國的回回頭目阿里,雙方約定議價之日,已至。這日,副使王景弘,即帶領了寶船隊龐大的商團,並帶了欲與古里國交易的絲綢、瓷器、藥材、中國工藝品與一干雜貨。一輛一輛的車隊載運貨物,浩浩蕩蕩,前往其約定的官方市集。而譯官馬歡,亦充當寶船隊的通譯,一同隨行前往。按以往的慣例,寶船隊與古里國官方的買賣,因貨物的交易量龐大,通常會進行很長的時間。光是議價,一個項目一個項目的議價,若是順利的話,最快也得花上一個月的時間。若是不順利,慢則,可能拖上二三個月的時間。而議價以定,雙方交貨,龐大的貨物,光是搬運,那又得更曠日費時。非得半年,無法完成。

掌理與寶船隊交易貨物的回回頭目阿里與卡特。二個古里國的大臣,於約定議價之日,果是召來古里國最富有的哲地商人、官方牙人、算手與書記。約三四十人,組成了龐大的商團,齊赴官府市集。欲與寶船隊的商團,進行交易買賣的議價。事實上,阿里與卡特,促成此次與中國商團的交易買賣,著實也是不容易。因為中國的寶船隊,未到古里國之前,於古里國的街市之間,早是蜚言流語漫佈。雖也不知蜚言流語從那裡來。但人人言之鑿鑿。無不皆說中國的龐大船隊,不辭萬里,來到古里國,背後有一個可怕的陰謀。又說中國的寶船隊,欲與古里國交好互惠,進行交易買賣,都只是欺騙古里國人的表面功夫。其實其真正的目地,是要奪取古里國的財寶。甚至是想併吞古里國的土地,奴役古里國的百姓。所以這才派了三萬大軍的龐大艦隊,來到古里國,威嚇恫嚇。正是街市的蜚言流語漫佈,自然而然,傳到了國王沙米的耳裡。由此沙米,亦對中國的寶船隊,開始充滿了戒心與疑懼。怕就怕中國的寶船隊,會以其強大的武力脅迫,干涉國政,強迫稱臣;甚或威脅到其王位。

國王沙米,既對中國的寶船隊,起了戒懼之心。往昔,國王率百官,親到港口迎接寶船隊的盛況,自然取消;甚至冷淡以對。就連三寶太監鄭和,率龐大的使節團,前往王城。而國王沙米,亦稱病臥床,不肯見鄭和。進而更交代兩個掌理國政的回回大臣阿里與卡特,命其不可與中國的寶船隊,再進行貨物的買賣交易。甚至不許中國的寶船隊,在古里國建官廠。但對阿里與卡特而言,這卻是個難處。 畢竟信奉回教的穆斯林,最講究的,就是為人的誠信。

「中國的船隊,前二次來到古里國。彼此都相當的友好。大量的貨物交易,雙方互惠互利,更讓彼此都獲得龐大利潤。況且中國船隊的主帥副使與官員,大半也都是信奉回教的穆斯林。穆斯林最講誠信。做生意可以賠了錢,也不能賠了誠信。當初雙方還相約,若中國船隊再到西洋,必來到古里國,再進行交易買賣。此次中國船隊,又來古里國。倘若我不皆待他,與其做買賣交易,豈不有違誠信。這萬萬不可啊!」正是寶船隊的正使三寶太監鄭和,與王景弘幾個副使,皆為信奉回教的回回。官員中亦不乏回回。包括馬歡與幾個譯官,也都是回回。而掌理古里國的二個大臣,阿里與卡特也俱是回回。回回與回回做生意,彼此就有如兄弟手足般,既熟悉又親切。尤其重誠信,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由此縱是古里國的國王沙米,因心生疑懼,不喜中國的寶船隊到古里國。亦不想再與中國的寶船隊,做買賣交易。但就阿里與阿特,二個回回大臣而言,這卻是有違其誠信。倘拒與中國船隊,買賣交易,無疑就像是要他們從此再沒臉做人。從此再也無法在穆斯林兄弟面前,抬得起頭來。因此阿里與卡特二個大臣,便力諫沙米國王。為了誠信,古里國當需與中國的船隊,繼續進行買賣與交易。
正因如此,國王沙米這才勉為其難,命其與中國船隊,進行買賣交易。然而沙米,卻也對阿里及卡特,囑附說─此次與中國船隊交易買賣,將是最後一次。往後將不再準許與中國船隊做買賣交易。最好叫中國船隊,不要再到古里國來。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四)之三、古里國─牛糞勝真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四)之五、穆斯林是中國人忠實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