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大度山王朝」是一部關於台灣四百年前的歷史傳說故事。
故事由台中縣清水鎮「清水高中」展開,以夢境穿梭古今。
作者打破時空限制,全景式思維,超越五度空間的寫作。
實是,台灣有史以來,前所未見,鴻幅巨構的史詩鉅著。
2019/08/15

《河洛造神》全集─總目錄


繼續閱讀
2012/10/16

大度山日記

【大度山日記】

東海大度山日記─大度山─東海大學】關於大度山、東海大學的故事。
https://i51q6zzbdbz6y73osiyj0w-on.drv.tw/readeryen/index.htm


年輕追逐的風花雪月與功成名就,於人生崩解後,
許多年一直在寫;雜亂無章的寫...。
混亂的思緒有如脫韁的野馬~日夜奔馳;
寫過了~自己也未曾在回頭去修改。不過~
文章未經修飾的拙樸,或也更顯生命的真誠;
與靈魂步履行過烙下的足跡。
歡迎文友同好,有空到我的網站逛逛,並不吝指教。
...我的荒唐歲月,與雜亂無章。

鰲峰的文學殿堂】:http://blog.udn.com/readeryen/article​

大度山】故事【東海大學】:http://blog.xuite.net/readeryen/twblog
繼續閱讀
2020/11/26

「奸商或英雄豪傑」─談「何斌的歷史定位問題!」

「臺灣沃野數千里,實霸王之區。若得此地,可以雄其國;使人耕種,可以足其食。上至雞籠、淡水,硝磺有焉。且橫絕大海,肆通外國,置船興販,桅舵銅鐵不憂乏用。移諸鎮兵士眷口其間,十年生聚,十年教養,而國可富,兵可強,進攻退守,真足與中國抗衡也。」─何斌獻圖鄭成功之言




繼續閱讀
2020/11/19
2020/11/12

小說預覽─「一根吮恭傳奇」片段


繼續閱讀
2020/11/05

小說預覽─「吃香港人血饅頭」片段




繼續閱讀
2020/10/29
2020/10/22
2020/10/15

「熱蘭遮城首戰」─片段


繼續閱讀
2020/10/08

意志的自由(台語)


繼續閱讀
2020/09/24
2020/09/11

開台聖王鄭成功(十一)之二、孝莊皇太后與順治帝福臨

二、孝莊皇太后與順治帝福臨

『皇上。就臣所知,那叫鄭成功的海逆,非但六親不認,與其父親斷絕父子關係。而且生性還十分殘酷暴戾!』武英殿內,見議政大臣蘇克薩哈,轉頭向順治,續又說:
『臣聽說那海逆鄭成功,對部屬相當嚴苛,還訂有什麼"從軍嚴禁條例十項"。舉凡兵士燒民房,姦淫民女,擄掠財物。甚至殺耕牛,無故借用民物。一旦被巡察到,就即斬首示眾,連將官也會被連坐懲處。且戰場上若是將官畏戰、敗戰,同樣也會被斬首。可謂對下屬不仁不義,極不盡人情。因此其麾下所部,也不乏將官不堪其治軍嚴酷,而逃離投誠我大清者。五月之時,海逆有一個將領,名叫馬龍,在溫州投誠。隨馬龍投誠的,有五艘船。有二艘水艍船,二艘雙蓬船,及一艘水底船。士兵與家屬雖然僅有一百四十幾人。但其船上的紅夷火砲,居然有十三座,銅百子砲有十五座,還有三眼槍鳥槍。火藥則有四十二桶,約達一千八九百斤,紅夷砲的鐵彈有一千六百多發,百子鐵彈有一二百桶,重達八九千斤。另有鐵碎子一百多桶,重答五千多斤。尚有鐵盔甲四十二套,鐵甲二十六具,鐵蔽手九副,鐵裙九條,鐵遮窩十四副。棉盔甲、刀、箭、長槍與藤牌,數不勝數。據悉,這馬龍乃是原本張名振麾下的江浙兵將領。因張名振,突然在舟山猝死。眾人皆傳言是被那海逆鄭成功,下毒毒死,以奪其軍權。這使得這馬龍大感憤恨,且不滿海逆治軍嚴苛,所以投誠我大清。大家想想,那馬龍僅是江浙兵,率五艘中小型船投誠,其船上的火砲器械,武力竟就如此強大。無怪海逆突然長江,會讓我軍連守都守不住。更讓管效忠所部的八旗兵,經銀山一戰,嚇得魂飛魄散,就此不敢出戰。所以皇上、各位大人。對這海逆鄭成功,千萬不可輕敵小覷啊!依我之見,不如按索尼大人所言,讓皇上暫先遷都盛京。待收拾了海逆,再返北京。如此我軍無後顧之憂,全力對付那海逆! 』

聽得蘇克薩哈之言,見鰲拜卻是一臉不屑,啐了一口,嗤之以鼻回:『我說蘇克薩哈大人!你別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剛剛聽你所言,我就只有一句話。那叫鄭成功的海逆,根本連帶兵都不會帶兵。難道你沒聽:"說帶兵要帶心嗎?"將官士兵,若沒有犒賞,誰要為你賣命打仗!姦淫擄掠,對將官兵士而言,就是最好的犒賞。讓兵士作戰中擄掠的財物皆,歸自己所有。抓到男人就給他當奴才。抓到女人就給他當奴婢。漢人有句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可說得好啊!打仗可以得到如此豐厚的犒賞,有那個將官兵士,不想拼死打仗。呵呵!當年剛入關,我率八旗兵,馳騁中原,破李自成、斬張獻忠。實話說,靠得也就是姦淫擄掠與燒殺屠戮。一則可藉著大肆屠殺,大舉屠城,來震懾漢人,不敢反抗。二則可以讓將官兵士,犒賞豐厚,攢得財富盈門。這才是帶兵帶心,行軍作戰的道理。而那海逆鄭成功,既不準兵士姦淫擄掠,又動輒要砍兵士將官的人頭。這樣帶兵,如此嚴苛,誰能服他。照此下去,我看那海逆縱是猖狂一時,定是撐不了多久的!』

年輕的順治帝,聽得眾議政大臣,一番唇槍舌辯後,心中唯只更感惶恐而已。「叫鄭成功的海逆,居然六親不認,既不顧父親鄭芝龍生死。且生性殘酷暴戾,甚至對自己麾下的兵士,動輒斬首示眾。」這些話聽在順治帝的耳裡,直感不寒而慄。畢竟順治帝,從小長於紫禁城的深宮大院之內,何曾聽說過世間有如此殘暴不孝,大逆之徒。更駭人的事,這大逆之徒,居然還領有幾十萬大軍,興風作浪,幾要威脅到紫禁城。這怎能不讓順治帝,倍感惶恐。見順治帝渾身顫抖個不停,一開口,話都講結結巴巴:
『各~~位~~大人。朕~~就是不~~明白。我大清~~乃奉天承運,入~~主中國,而且也繼~~承了中國的道統。入關以來,咱八騎軍~~不但將李自成~~張獻忠~這等為禍百姓的亂民~~勦滅。況朕~~不但從小熟讀儒家經典。更重開科舉,大量引漢人入朝為官。無非就是想以儒家王道治世,盼滿漢一家。去年我更在朝廷,仿明朝體制,設立了翰林院與內閣。難道朕~~這樣~~還做得不夠嗎?否則為何那海逆鄭成功,就是非得興兵作亂,意欲與我大清作對。十幾年的征戰,眼看前朝餘孽就要勦清,天下就要太平,治世即將到來。偏偏那海逆鄭成功,又率大軍入長江,兵圍江寧。致我大清半壁江山,又岌岌可危。難道那海逆鄭成功不知道,他這樣興風作浪,十幾年來,讓百姓苦不堪言嗎?而剛剛,聽了各位大人的話後,我終於明白。原來那海逆鄭成功,果然是個大逆不孝,冥頑不靈,且窮凶極惡,幾至人性泯滅之人。這~~這等狂徒,為禍更甚於李自成,張獻忠。索尼大人,德高望重,見多識廣。因此對索尼大人的建言,對遷都盛京之說,朕也頗感認同。畢竟~~面對海逆鄭成功這等狂徒~~~需得未雨綢繆...』
『對~~~朕~~要遷都盛京~~~不過~~~我得請示皇太后。再讓我額娘幫我~~裁決...』因六神無主,順治帝話講到最後,已然有如一個驚惶的小兒,滿嘴結巴語無倫次。草草結束議事,對於遷都盛京也語焉不詳。離開武英殿後,順治帝連更衣也沒,慌得有如一個受到驚嚇的小孩,一路徑奔走向紫禁城內廷的慈寧宮。

慈寧宮,正是孝莊皇太后所居之所。而孝莊皇太后,亦是順治帝的生母。且說紫禁城後三宮,向為太后所居的慈寧宮,闖王李自成焚城之時,本也已被焚毀。大清入主中國後,經得十幾年的修建,紫禁城終得漸還原其雄偉壯麗。慈寧宮也在四年前,終修建完成。且為了讓孝莊皇太后,居於慈寧宮能有宛如在東北家鄉的親切感。所以慈寧宮的修建,完全彷照滿州盛京的宮殿。於宮殿的南邊,還設有一後花園,以供皇太后與後宮嬪妃們,平日休憩賞玩。順治帝,行色匆匆,從武英殿,趕到了慈寧宮。也不等太監通報,即直入慈寧宮找孝莊太后。後宮的宮女們,驟見皇上來到,慌亂出迎。順治帝急得一頭汗水,也沒那心讓宮女服侍或奉茶,只是一開口,就要找孝莊太后。宮女們回說太后與嬪妃們,正在後花園散心。順治帝,也等不了宮女去通報,抹了抹額頭的汗水。二話不說,即又邁開大步,匆忙往後花園去。這才走到慈寧宮南邊的長信門,卻見通往後花園的長長甬道上,一群頭戴大拉翅簪花頭飾,一身珠玉裝扮貴氣,旗袍錦衣發亮的婦人女子,正迎面走來。不正是孝莊皇太后與後宮的嬪妃們,一路談笑風聲。

順治帝見了孝莊太后,快步趨前,也顧不得後宮嬪妃與宮女在場。卻見順治帝,一付氣急敗壞,見了孝莊太后,連個問安也沒,即滿口惶急的催說:『皇額娘,快啊!快啊!咱要回盛京去了。皇額娘,您快點叫人打點準備啊!』孝莊太后,見順治帝沒頭沒腦,一開口就說要回盛京,忒是讓他感到驚愕。即回:『福臨啊!你在說什麼?瞧你急成這樣!做個皇上,你倒是鎮定些,有話慢慢說啊!』順治帝那沉得住氣,用龍袍的袖子當抹布般,抹了抹滿頭汗水。兩眼瞪大,卻又倉惶驚恐,直說:『皇額娘,海逆要打來北京了!長江南北都失陷了,江寧城也被幾十萬海逆圍城,危在旦夕啊!江寧巡撫蔣國柱,兩江總督郎廷佐,還有江寧提督管效忠,六百里加急,前後多次求援告急!但咱大軍都在西南,北京根本沒大軍可援啊!索尼大人,擔心海逆攻陷江寧後,將會趁虛而來,發兵北上。所以建請先遷都回盛京!總之,皇額娘,咱還是快回盛京吧!聽說那些海逆,不但大逆不道,人性泯滅。竟還有什麼幾萬鐵人,刀槍不入。再不快走,等到他們打來,恐就遲了啊!』

「江寧危在旦夕,長江南北已失陷。幾十萬海逆,恐趁京城空虛,北上北京...」眾後宮嬪妃,聽得順治帝之言,嚇得個個花容失色。有的暈厥,有的撫胸驚呼,有的臉色慘白,恰似秋風狂襲花團錦簇的花圃,一枝枝長於宮中嬌嫩的花枝亂顫亂抖,抖得那朵朵盛開的花朵掉了滿地。何以後宮眾嬪妃如此容易摔跤。只因紫禁城皇宮大內的滿清后妃,這些旗人女子貴族,通常腳下都踩著幾吋高的花盆鞋。因那花盆鞋形如花盆,幾吋高的鞋跟就在鞋中央。這讓人踩在上面就像踩高蹺一樣,走起路來左搖右晃。正因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因此讓女子更顯婀娜多姿與更添風情。然其行走之不便,卻比漢人女子裹小腳還難行走。所以這些後宮嬪妃的身邊,時刻總得有人攙扶著行走,方不致跌跤。卻因順治帝之言,一時讓這些嬪妃宮女受到驚嚇。個個嬪妃,一個腳下不穩,恰如從高蹺上跌下,無不摔個四腳朝天。當下身邊服侍的婢女,有的忙攙扶,有的忙拍背,有的喊娘娘,有的喊救人;煞如熱鍋上的螞蟻,亂成了一團。唯見孝莊太后,硬朗的身子,恰如生長於黃沙漠漠的粗壯灌木。任得狂風撲打,風暴吹襲,卻仍是四平八穩,聞風不動。

『沒事!沒事!皇上是跟你們鬧著玩的!婢女啊!快把你們主子扶回宮去。我與皇上有正事要談...』見孝莊太后,一臉氣定神閒,一句話就將陪在身邊的嬪妃與宮女都遣散。見眾人走後,接著孝莊太后,卻是一臉正色,以嚴肅的語氣,對順治訓說:
『福臨啊!你也親政好幾年了。怎做皇上沒個皇上的樣子。瞧你這猴急的。皇上乃是一國之君,要是你在朝上也這樣猴急,讓文武百官如何服你。天子啊!既是承天命而來,一舉一動,關乎一國之興衰。無論面對什麼事,更需得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處變不驚。如此也方能安天下之心,安萬萬民之心。雖說你從小長於皇宮大內,既無法學習你祖父努爾哈赤,一生戎馬,征戰四方,英雄了得。也無法像你父親皇太極,雄才大略,南征北討,建立大清國。但你從小看著你叔父皇阿瑪,當也該從他的身上,學到一些做皇帝,為人君之道。畢竟,朝中那些文武大臣,個個可都像是豺狼虎豹。尤其是那些滿州的親王與貝勒,還有那些皇親國戚。仗著自己立下汗馬功勞,目中無人,甚至連皇上也都不看在眼裡。唉!要是你連一點小事,都慌張成這樣。不過就是幾個海賊,你就嚇得把持不住。這樣下來,你要如何鎮得住朝中那些尖牙利爪的文武大臣!你說我能不擔心嗎?』


孝莊太后,乃蒙古貝勒之女,十三歲即嫁給了皇太極。皇太極建大清國,稱帝後。又隔兩二年,時為側福晉的莊妃,並為皇太極生下了第九個兒子,即福臨。自古以來,皇位的繼承,或父死子繼,或兄終弟及。但福臨是皇太極的第九子,並非具有繼承大統的嫡長子。且皇太極,急病驟世之時,福臨也不過是個五歲的小兒。當時皇太極正室福晉,所生的嫡長子豪格,不但手握兵權,戰功無數。另外皇太極的十四弟多爾袞,亦是手握大權,戰功彪柄。但最後何以是一個五歲的小兒福臨,且是皇太極的第九子,反卻繼承了大清的皇位?這始終是個難解的謎!只知皇太極猝死時,未立儲君。滿清眾親王與貝勒,為立新帝,召開「議政王大臣會議」。會議間,有的親王貝勒,推舉豪格為帝。有的親王貝勒,則推舉多爾袞為帝。最後出人意料外的結果卻是─多爾袞謙讓不肯為帝,反是推舉了年才五歲的福臨,繼任大清皇帝。而其則擔任為這個五歲小皇帝輔政的攝政王。其間局勢的詭譎變化,尤可見莊妃為將自己五歲的兒子推上帝位,其斧鑿斑斑,駕馭權勢的手段高超。而這莊妃所謂的駕馭權勢的手段,無非就是駕馭多爾袞。

說到多爾袞,也就是孝莊皇太后口裡,對順治帝說的那個「叔父皇阿瑪」。事實上,打順治帝懂事開始,孝莊皇太后也就要順治帝,稱多爾袞為「叔父皇阿瑪」。意思就是多爾袞雖是順治帝的叔父,卻也是他的「皇爸爸」。原本,順治五歲即帝位之時,設有兩個攝政王,一個為皇太極的十四帝多爾袞,另一個則是皇太極的堂弟濟哈爾朗。但於滿清入關以後,雄才大略的多爾袞,即將自己的官銜由攝政王,升格為「叔父攝政王」。由此「叔父」彰顯,自己的地位比其他親王都高。進而即排擠掉濟哈爾朗,獨攬大權。至此多爾袞,雖無皇帝之名,實則卻有皇帝之實。而且這個有皇帝之實,可不只是獨攬大清朝政而已。還包括多爾袞,居然可以光明正大,進入紫禁城的後宮,並直驅孝莊皇太后的寢宮。當然大家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即多爾袞不但白日獨攬朝政,甚至晚上還獨攬了孝莊皇太后。既是多爾袞獨攬了順治帝的皇額娘。那順治帝得開口叫多爾袞,為「叔父皇阿瑪」倒也名符其實。

順治二年,福臨八歲,多爾袞發佈朝廷儀規,明令所有朝廷文書,皆得稱其為「皇叔父攝政王」。順治五年,福臨已十一歲。多爾袞又發佈的朝廷儀規,明令朝廷文書,得稱其為「皇父攝政王」。即多爾袞,已然直接將自己視為順治帝的父親,而不再是叔父。十一歲的福臨,已懂人事。尤其從小飽讀儒家經典,受儒家禮教教化,更崇上儒家王道治世。然這卻讓福臨,面對自己的皇額娘與多爾袞之間的曖昧,感到難堪。因為就儒家禮教而言,孝莊皇太后與多爾袞之間的關係,就叫做男女私通的通姦,就叫做違反倫常的叔嫂不倫。由此,順治帝雖然不得不叫多爾袞為「叔父皇阿瑪」。然對其而言,卻總感到屈辱與蒙羞。甚至感到憤怒,卻也只能悶在心底,有口難言。...


慈寧宮長信門通往後花園的甬道。將嬪妃宮女遣走後,見順治帝親自攙扶著孝莊皇太后,亦步亦趨。卻因見順治帝,惶急來見,說起海逆兵圍南都,又是驚恐萬分。一時孝莊皇太后,見皇上有失分寸,忍不住訓了順治幾句。還說希望順治該要學學他的「叔父皇阿瑪」。雖說多爾袞早已過逝了多年。但順治帝,聽到「叔父皇阿瑪」這幾個字,卻恰似有人拿了棍子去捅了馬蜂窩一樣。只見順治帝,陡然變了臉色,只因心頭像是突然有把怒火在燒。原本的驚惶之情,霎時被那憤怒的熊熊怒火吞沒。由驚惶而轉憤怒的怒火,瞬時更吞沒順治的理智。一個鬆開了攙扶孝莊太后的手,見順治帝因憤怒而臉孔扭屈。一開口更是言語激動,直呼多爾袞明諱,且聲量不免也大了些的說:
『要我學多爾袞什麼?多爾袞他又有什麼值得我敬重的!就說今日這些海逆會坐大,還不是多爾袞的錯。聽大臣說,是多爾袞把那叫鄭成功的海逆的父親,叫鄭芝龍的,誘騙到北京軟禁。這才讓鄭芝龍手握的軍權,全都落到那海逆的手裡。後來就算多爾袞,多次命鄭芝龍寫信招撫那海逆。但那海逆根本六親不認,也不管他父親的死活。再說,倘多爾袞真有本事,那他攝政的時候,早該把那海逆給滅了。卻還留下這個爛攤子給我。倘多爾袞當時招撫了鄭芝龍,而不是誘騙他軟禁。那今日豈又有這海逆。照我說,今日這海逆之所以會坐大到如此,兵圍南都,動搖我大清國本。這都是多爾袞的錯。休在跟我說多爾袞。因為多爾袞他頂多就只是給我大清蒙羞而已!況且他只是我叔父,也不是我真的皇阿瑪。還要我學他什麼?現今我是大清的皇上,我說要遷都回盛京,又關他多爾袞啥事!』



 
繼續閱讀
2020/09/11
2020/09/03

小說預覽─「獵巫嘉年華」片段


繼續閱讀
2020/08/27

小說預覽─「網紅政治」片段


繼續閱讀
2020/08/20

「河洛古國」─河洛人的源起

曲腹缽 圖╱新華社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