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9/13

華語日語,柚子思考大不同

308.jpg
  中秋到,吃柚子,日本青春歌手柚子二人組唱到台灣去,但你知道,此柚非彼柚嗎?很多人,吃柚,賞柚,迷戀日本的柚子,卻始終搞不清楚日本柚子的顏色和角色,甚至,也把自己的文旦認錯祖,歸錯宗,充分發揮了編故事功力,看來似是跟日本的九尾狐有得拚。
  柚子,一模一樣的漢字,在日語圈跟華語圈,所講的東西卻是不一樣的。華語圈裡,提到柚子,想到中秋,腦裡浮現的主要也以稱為「文旦」的柚子為主,肥肥大大,直徑約10~15公分偏綠色粗皮的水果。日語圈的柚子,小小的,直徑約8公分呈金黃色的料理用果物。   準備好了嗎?現在要來練一下華日英語腦筋急轉彎囉。   華語圈的柚子,拚音一ㄡˋ ㄗ˙,英音you4-zih,學名Citrus grandis Osbeck,對照到日語叫:文旦(ぶんたん),英音buntan。此物原產亞洲中南半島,是葡萄柚的老祖宗。在英語圈裡,叫法也有點雜:shaddock(此原為人名,因此船長將柚子傳到美洲,而以此命名柚子)、pomelo、pommelo、pompelmous(荷蘭的柚子產地)、Chinese grapefruit。(請參考以下網頁:Pomelo)。   日語圈的柚子,日音叫ゆず,英音Yuzu,學名Citrus junos,對照到華語叫:橙子(ㄔㄥˊ ㄗ˙,英音cheng2-zih),中國江南有些地方叫它:香橙、或羅漢橙。據查,此物原產長江流域,於日本奈良飛良時代傳入,最早在京都的水尾一帶種植。英語圈裡,便直接取其日語的音,管它叫:Yuzu(請參考以下兩個網頁: Word on FoodYuzu。   華語圈裡,柚子=文旦,1936年出書的華語權威<辭海>也如是說,但是在日語圈裡,柚子≠文旦。為什麼會這樣呢?柚子或文旦,不管是漢字或實株的Yuzu(華橙日柚)或pomelo(文旦)都是由中國傳到日本的,怎麼變了調?   日語圈裡先有「柚子」,才有文旦。「柚子」為什麼不叫橙子,變成「柚子」?據說,奈良時代傳入時,也管它叫「鬼橙」、「鬼柚子」,可見最早時也是歸為橙子類,但後來因為有鬼這個字,日本人覺得不好聽,於是就把鬼拿掉,從此橙子變「柚子」。「柚子」在日本得道升天,於是據傳當十七世紀,清朝的落難船長謝文旦來到鹿兒島附近獲救,以文旦種子為禮回贈時,晚來到太陽國的文旦,就不能叫「柚子」了。   「柚子」,在日本平安時代的<漢和辞典>及江戶時代的<本朝食鑑>均被記載。江戶時代,主要是拿柚子紋汁,拿來當醋的替代品,是一種非常貼近庶民生活的植物。由於其味十分的酸,一般是不太有人生吃的。徘句詩聖松尾芭蕉,看到「柚」花,詠了一句「柚の花や昔しのばん料理の間」,便把「柚子」入菜的一事點得分明。   在吃的方面,一般作法:1)取一點點皮,入菜入糕點以增香。2)其果肉切開後加糖漬一陣子後取食,或入菜。3)巿售便利包有:「柚子」粉、「柚子」胡椒、「柚子」「羊羹」、「柚子」茶、「柚子大根」、「柚子」味噌、「ぽん酢(混了ゆず汁的醬油)」、「柚子」酒等等等等等,「柚子」被視為是健康食品。不僅能吃,還能拿來泡湯,泡酒當防皮膚乾裂的乳液擦。   「柚子湯」,即放入一堆柚子的溫泉浴,在日本是一種很優的享受,其地位等同於我們十二月廿二日冬至,習俗上會吃的湯圓一樣,期望能強身渡黑夜最長的一晚,吉利迎未來。目前有些高級溫泉旅館,在秋冬也會推出「柚子湯」,吸引熱愛美膚的女子光顧。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到一個很好玩的現象。當我們講一個人皮膚醜,叫它:橘子皮,日語裡也有異典同工之處,叫皮膚不好的人是「柚子」,說「柚子」是醜女(しこめ)的代表。但任誰也知道這「柚子」可是美膚聖品啊。美和醜,關係複雜,所以說,日諺「美人は三日で飽きる、ブスは三日で慣れる」頗令人玩味的。   「柚子」在日本可是珍品。武庫川女子大教授佐竹秀雄,去年冬至在讀賣新聞上發表的「柚子」一文就讚稱它是日本料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啊。想進一步看看各類「柚子」的模樣,請自行到樂天的ユズ去參觀。日諺「桃、栗、3年。柿、8年。柚子の馬鹿めは18年」,這裡不是真的罵ゆず,而是講其珍貴,要長十八年才能收成。   至於華語裡,柚子為什麼叫文旦?說法紛雜。一說是有個小旦,姓文,國色天香,人人欲追求,但她寧願一人入偏遠鄉間終老,死後,其住所長出的柚樹也香氣鼎盛,為紀念這位文姓小旦而叫文旦。一說是有個文姓小旦,家裡種的柚子特好吃,而叫文旦。文旦於1701年傳入台灣,其中以台南麻豆的文旦名氣最盛,現在麻豆也有文旦是孝子眼淚變成的鄉野說法。   在諸多文旦傳說裡,最令人跌破眼鏡的說法:文旦是一位日本將軍的名字。真的不知道日本這位文旦將軍住哪?我看到的一些日文農產資料,絕大多數都講日語的文旦,是因清朝落難船長謝文旦而得名。怎麼華語圈裡,有人倒過來講文旦是日本將軍的名字?????這跟日本人編九尾狐有點神似,天花亂綴般的。   華語的柚子pomelo或日語的柚子yuzu,千百年來,雞同鴨講,所以,現在不管在台或在中國,都有人管這個在華語裡原叫橙子的為”日本柚子”,這個又充分顯現了語言交流中的混亂。柚子啊,柚子,此柚非彼柚!柚子的滋味,是酸,是甜?那要看擺在那個語言系統裡而論了。 相關拙文: 1)指鹿為馬:木瓜不是木瓜 2)苦瓜的長相 註:照片左下角的黃色小葉,是柚樹剛發芽時的顏色,整株為鵝黃色的。我拿來當盆栽種。


栗子開花,日本婆臉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繪日記:種豆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