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20

大人,您究竟有沒有在辦案啊?!(上)

說老實話,辦案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犯罪的型態有很多種,有的案件很容易,事實明確、證據確鑿,有的案件很複雜,根本沒有任何的證據和線索,讓偵辦很難進行下去。所以偵查有時候很快就會終結,但是有的案件卻要拖很久,在「偵查不公開」的大原則下,有時候偵察機關往往無法正確無誤告知民眾偵辦的困難。這時候民眾若未能理解偵查的流程又破案心切者,就會開始懷疑:「大人,您究竟有沒有在辦案啊?!」

極道盡言法律事務所 姜智逸 律師


說老實話,辦案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犯罪的型態有很多種,有的案件很容易,事實明確、證據確鑿,有的案件很複雜,根本沒有任何的證據和線索,讓偵辦很難進行下去。所以偵查有時候很快就會終結,但是有的案件卻要拖很久,在「偵查不公開」的大原則下,有時候偵察機關往往無法正確無誤告知民眾偵辦的困難。這時候民眾若未能理解偵查的流程又破案心切者,就會開始懷疑:「大人,您究竟有沒有在辦案啊?!」

一般來說,案件若是事證明確,都會很快開庭,但是若有特殊情形,案子就會拖延。常見的情況有以下幾種:

一、事實不明

事實不明是常見拖延的原因。其實這是一般民眾常常會有疑問的,因為民眾在告訴時,總是以為事實明確、證據確鑿,但是從法律毋枉毋縱的角度來看,檢察官毋寧是站在一個中立的角度來判斷這其中的原委,儘管告訴人指陳歷歷,或是案件只有告訴人單方面的說法,甚至於告訴人的證據不足等等情形,都屬於事實不明確,這些都會拖延案件的進行速度。

對於這些事實不明的案件,實務上常見的作法是先發交到各地方的分局先行加以調查(通常是被告所在地的分局),這樣的規定在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項:「前項偵查,檢察官得命期限命檢察事務官、第二百三十條之司法警察官或第二百三十一條之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情況及蒐集證據,並提出報告。必要時,得將相關卷證一併發交」。這時候告訴案件通常會先分一個「發查」的案號,代表案件可能「發」送到分局調「查」,待分局調查完畢並附件相關證物後才由地檢署再行偵辦。這時候通常會將原案件從「發查」字號,再分「偵」字號,因此民眾在查詢告訴案件時,可以從案件的案號就可以瞭解偵查的進度。

遇到「發查」案件,通常檢察署會給分局幾個月的時間進行調查,所以案件通常會拖幾個月以上都有可能。

二、檢舉信或陳情書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八條規定:「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言下之意,民眾除了告訴這條路以外,走其他的路要求偵查也是常見的。我們常常會收到檢舉信或是陳情書,這些書信雖然可以敦請檢察官偵辦,但是有的書信未免過於簡單。例如:民眾要檢舉「刮刮樂」詐財集團的案件,他可能就把「刮刮樂」的兌獎券寄來就算是檢舉,但是,究竟這位民眾何時收到?在怎樣的狀況下收到?詐財集團行騙的手法如何?等等可以讓詐騙集團俯首認罪的重要線索都沒有,在偵辦上其實相當不容易。曾經收到一封陳情書(這封陳情書還向法務部或某立委陳情過),其中只有寥寥數字:「某某人貪贓枉法,請將其繩之以法」,諸如此類檢舉或陳情的案件,一般來說也可能要多花一點時間來調查。

三、等待當事人調解、和解

說老實話,刑事案件的類型相當多樣,尤其是侵害財產法益且金額不大的案件,例如:竊盜、侵佔、詐欺、侵害著作權、違反動產擔保交易等,或是普通傷害、過失傷害(這些案件多半屬於車禍肇事或雙方吵架互毆)等罪,這類的案件中,告訴人或被害人多半希望被告可以負擔賠償責任。雖然民事賠償責任與刑事責任不同,不應該混為一談(若要在刑事訴訟中請求民事賠償,應等刑事案件經起訴後再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加以求償),但是在某些情況下,檢察官在決定起訴與否之前,還是會尋求雙方有無調解或和解的可能性。這時候為了給雙方多一點時間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兩次開庭的期日間隔可能會稍微久一點,這時候難免會拖延案件的進行。



大人,我可以知道筆錄裡究竟寫些什麼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人,您究竟有沒有在辦案啊?!(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