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來我家逛逛!
2013/11/27

蘭凌王好好看

二人每天晚上一有空就是伏在桌子上填寫結婚請柬,兩個人足足寫了四個晚上才基本將名單中的人名全都幸好宋雲重是個不折不扣的富家公子,否則,單就這酒席方面的開銷,都不知該怎麼應付呢?如果不請那麼這重是經過了百世的共同修渡,才換來今生的締結連理呀!
繼續閱讀
2013/11/20

共結連理

頭了,我所知道的只是這詩中的字句是可以順著讀也可以倒著讀,而字意仍然不變之外,再沒有什麼其它了,至於這幾首詩的作者是誰,是哪個朝代的人,對於我都是不感興趣的事情。直至他與我父親的,意識模糊做了就做了吧,做了就好好睡覺,回到你的床上去,拜託了派姐!”我哀求她卻不依,偏偏要把我搖醒,並附在我的我頓時癱軟睡下。你怎麼那麼笨哪?就這樣終結自己的少女時代。”三點一四卻一點都不後悔,還說早知道男女之事是如此美妙難言的話,她說還嫌這日子來得太遲了點呢!這死妮子,整一個騷貨再世模樣。除了 ??哀其“不幸”,我唯有——睡覺!一壺酒的工的一番對話,才令我對這幾首我看了幾年的詩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當時我父親杜弄柳,晴春弄柳岸啼鶯。夏》:“香蓮碧水動風涼,水動風涼夏日長;長日夏涼風動水,涼動水碧蓮香。”《秋
繼續閱讀
2013/11/18

天冷發熱衣大賣

我一直都是歡蹦活跳,整日歌聲不斷的,抄的歌本都有近十本之多。到了大學,或者是來到陌生的新環境,以及心態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成熟的緣故吧,我再也不像中學時那樣了。當然也跟所接觸的人有關吧?!與三點一四在一起,我的話是不斷的,而且方健又不是那種善於言談的人,往往雙方都
“太可惜了!”
我們啦啦隊中的,那麼容易發育你的個子就不會這麼矮了。”
我嘴一撇,哼道:“我現在這樣不好嗎?嬌嬌小小的,惹人憐愛嘛!況且,燕瘦環肥各領風騷呀!你沒看咱校那個名人鄭麻花,滿臉痘痘,可就找了個小帥哥,羨煞多少旁人呀?!”
“可起碼人家身板子夠高夠那個,你小不點一個,誰看得上你呀?”一壺酒很辛苦地找了個話題出來,是有一陣子聊了,但聊到尾了,又都無話了,又得搜索枯腸地“的眼中,阿拉不是一個斯文人嗎?”
三點一四笑說:“你別忘了同學們給起的外號叫什麼來著?'小鳥'就是那種吱吱喳喳,連站在樹枝上屁股都要一抖一抖的沒個停時。你現在這樣刻意改變自己的性格,哪能表露出你的優點呢?”
“可是我不知怎麼的,面對他的時尬的,一點都隨
繼續閱讀
2013/11/13

勾肩搭背的不像話

家就跑我這來了。勾肩搭背不說,還有許多人肆無忌憚到當街擁抱親嘴,好像跟我們這老一輩人示威似的。而往往就在這種肌膚相親的歡愉之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犯下錯事。” 
我與他半年沒見,要在以往,我是會很鑽到媽媽的床上,攬著她的脖子,向她吱吱喳喳地匯報離家的這段日子裡,自己的學習、生活以及所見所聞的一切一切,當然偶爾也撒一下嬌。而往往在這不知不覺之勾肩搭背不說,還有許多人肆無忌憚到當街擁抱親嘴,好像跟我們這老一輩人示威似的。而往往就在這種肌膚相親的歡愉之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犯下錯事。” 間,我便垂下眼瞼,在媽媽的懷抱裡甜甜睡去。而在母親的眼裡,女兒縱使長大了,也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女孩,更何況我是父母的獨苗,她永遠都是把我當成是十二三歲的小女娃。
但今次,當我倚偎在媽媽溫暖的懷抱裡,第一次話題少得出奇,並不經意地歡喜,和他有說不完的話的。可如今不知怎的,高興雖然也是高興,話自然也不會少,但心裡的那份微妙的感覺卻是再也不見了?影。完全沒有了好像下午見到宋雲重時的那種從心
繼續閱讀
2013/11/12

看金馬獎很刺激

他抓住我的手,道:“憑什麼非要我坐那邊不可呀?你走兩步還容易過我要先起身再走兩步呀?”
“就憑我比你大,命令你。我喜歡要你坐裡邊。”我揚起下巴,挑釁地兇兇地盯著他。
“呵——你比我大?你哪裡比我大了?”他上部的姿勢,說:“小月和我家的保姆都是河南新鄉人,他 ??們平日說話都是用家鄉話交談,而且他們還教我兒子說,我能不會嗎?”
我笑著打了他一下,說:“得了,別再賣弄了,笑死旁人了。 ”
但又覺得有被他戲弄了的感覺,說:“你一直都知道是我了?下打量著我,像看一隻早已絕跡了的千
繼續閱讀
2013/11/12

看金馬獎很刺激

他抓住我的手,道:“憑什麼非要我坐那邊不可呀?你走兩步還容易過我要先起身再走兩步呀?”
“就憑我比你大,命令你。我喜歡要你坐裡邊。”我揚起下巴,挑釁地兇兇地盯著他。
“呵——你比我大?你哪裡比我大了?”他上部的姿勢,說:“小月和我家的保姆都是河南新鄉人,他 ??們平日說話都是用家鄉話交談,而且他們還教我兒子說,我能不會嗎?”
我笑著打了他一下,說:“得了,別再賣弄了,笑死旁人了。 ”
但又覺得有被他戲弄了的感覺,說:“你一直都知道是我了?下打量著我,像看一隻早已絕跡了的千
繼續閱讀
2013/11/07

大食怪

沒有。”沒生氣乾嘛跑來這睡來。”小月又將他掀了下來“現在這個時候你讓我停,你神經病!你耍我也不能這樣,你還不如叫我去死。”宋雲重不竭不捨。那你去死唄!”“就算死也得做完再死。”二人在床上你攻我守輾轉翻滾,小月最終力竭,敵不過宋雲重,被他緊雙手夾緊雙腳動彈不得,她大聲叫道:“宋雲重你強姦我——”4宋雲重正在電腦前忙著,聽見門上響了兩聲,保姆小明探呀?”小月語氣有點責怪。既然你不想,我不想強迫你。但是,如果睡在一起又不能做,我又睡不著,分開睡不在一起,心裡會好受一點。”宋雲重鬱鬱寡歡,情緒有點低落。小月走近床前坐下,看著他說:“你們這些
繼續閱讀
2013/11/04

不知者無罪?

家之中所指的,其實色是世間萬物萬法萬緣,是世間上所見的一切有形物質,還包括不可見的人心中的一切痛苦、歡樂、煩惱、憂慮、貧窮、富貴、掙扎、享樂等等等等,都可以說為是色。色法都是依因緣條件而形成的,不能單獨存在,也就是說相對而言。打個比方說,如果沒有富貴的存在,貧窮也就不成其為貧窮了,都是一樣的水平,何來富與貧、苦與樂、高與低、遠與近之分呢?而這種相對而存在的所有形色的東西,在你得不到時,便是空無一物;就算你得到了但當一切塵歸塵、土歸土時,在的一切悲歡苦樂貧賤富貴,便會隨這載體的消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