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29

太平洋的風

http://geci.budebuai.cn/song/809/gequ_23155.htm 點此聽歌 沉孕卅年的歌曲 原鄉的悸動  對土地的熱愛 開闊 雄渾 自然 直率 如何形容這首歌呢?

太平洋的風 最早的一件衣裳 最早的一片呼喚 最早的一個故鄉 最早的一件往事 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所有的全部 裸裎赤子 呱呱落地的披風 絲絲若息 油油然的生機 吹過了多少人的臉頰 才吹上了我的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最早世界的感覺 最早感覺的世界 舞影婆娑 在遼闊無際的海洋 攀落滑動 在千古的峰臺和平野 吹上山吹落山 吹進了美麗的山谷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最早母親的感覺 最早的一份覺醒 吹動無數的孤兒船帆 領進了寧靜的港灣 穿梭著美麗的海峽上 吹上延綿無窮的海岸 吹著你 吹著我 吹生命草原的歌啊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最早和平的感覺 最早感覺的和平 吹散迷漫的帝國霸氣 吹生出壯麗的椰子國度 漂夾著南島的氣息 那是自然 尊貴 而豐盛 吹落斑斑的帝國旗幟 吹生出我們的檳榔樹葉 飄夾著芬芳的玉蘭花香 吹進了我們的村莊 飄夾著芬芳的玉蘭花香 吹進了我們的村莊 吹開我最愛的窗 當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真正的太平 當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真正的太平 最早的一片感覺 最早的一片世界 下文美麗的評論 轉貼自:紫小千 的同名專輯 http://www.wretch.cc/blog/trackback.php?blog_id=procez&article_id=4958861  金曲獎之後的第三天,我買了這張專輯.... 不是等待鍍金肯定,而是覺得自己心情已經準備好,是可以聽胡德夫的時候了,才決定去購買。 專輯買回來的晚上,我的心因為這首歌而顯得平靜.... 『最早的一件衣裳 最早的一片呼喚 最早的一個故鄉 最早的一件往事 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所有的全部 裸裎赤子 呱呱落地的披風 絲絲若息 油油然的生機 吹過了多少人的臉頰 才吹上了我的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我想起了牛頭山大草原,就像這樣靜靜坐著,然後海風徐徐吹來,而原來聽他的歌,不需要太多的言語。

他ㄧ開口,足以讓四週都安靜下來... 『吹散迷漫的帝國霸氣 吹生出壯麗的椰子國度 漂夾著南島的氣息 那是自然 尊貴 而豐盛 吹落斑斑的帝國旗幟 吹生出我們的檳榔樹葉 飄夾著芬芳的玉蘭花香 吹進了我們的村莊 飄夾著芬芳的玉蘭花香 吹進了我們的村莊 吹開我最愛的窗 當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真正的太平 當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真正的太平』 伴隨著鋼琴聲流瀉而出的渾厚嗓音,我被這首【太平洋的風】所吸引著,像草原裡徐徐吹來的海風。 而天空應該是湛藍的吧,我想! 像海浪拍打著礁石的聲音,衝擊著心靈。 不知為何的,我的心尋求著ㄧ份寧靜,大雨過後,山崩路阻,紛紛亂亂的台灣政局,又有多少人關心著我們的土地正在哭泣。

專輯的第二首,【牛背上的小孩】,我好喜歡、好喜歡那笛子的聲音,就像馬修連恩的自然音樂,給我的感覺ㄧ樣... 『溫暖柔和的朝陽 悄悄走進東部的草原 山仍好夢 草原靜靜 等著那早來到的牧童 終日赤足 腰繫彎刀 牛背上的小孩已在牛背上 眺望那山谷的牧童 帶著足印飛向那青綠 山是浮雲 草原是風 唱著那魯灣的牧歌 終日赤足 腰繫彎刀 牛背上的小孩唱在牛背上』 我想一定是鋼琴的關係,琴音的本身,流轉出不急不緩像溪水般的那種民歌手的氣味... 或許胡德夫這半百人生所蘊藏的能量,都在這張專輯裡,唱出了! 而最早接觸大師的作品,應該是這首巴奈唱的【大武山美麗的媽媽】: 『哎呀~~山谷裏的聲音,是那麼的美麗 哎呀~~唱呀大聲的唱,山谷裡的聲音 你是帶不走的聲音,是山谷裡的聲音 有一天我們會回去,為了山谷裡的大合唱 我一定會大聲的唱歌,牽著你的手 naruwan na iyanaya hoiya ho hai yan 哎呀~~山谷裡的姑娘,是那麼的美麗 哎呀~~唱呀高興地跳,山裡的小姑娘 你是帶不走的姑娘,是山裡的小姑娘 ....』 不同於巴奈的沉靜,胡德夫的歌聲有著一種像海洋般的寬闊,當我看到他的寫作背景時,就像【伊是咱的寶貝ㄧ樣】,關懷著原住民未成年少女。 不過1974年更早,當時這個問題也更嚴重。 我覺得聽這張【匆匆】專輯,應該用一首重覆聆聽的方式才能聽出他的故事,三十多年的原住民運動歷練,每首歌的創作背景不同。 像大武山美麗的媽媽這首,聽著歌聲,從台東的角度來看大武山,來看太平洋。 民歌的味道就是這樣,和巴奈唱的又是不同的味道。

第四首【楓葉】也是,如詩歌般的歌詞,單純的鋼琴聲: 『在那多色的季節裡 你飄落我荒涼心園 你說那一片片枯竭待落的楓葉 是最美好的簽紙 我該摘下哪一片 換取那怡心的微笑 在你明亮的雙眸裡 看到落葉秋天 彷彿那一片片 都是來自你的雙眸 我是最美好的情景 我該拾起哪一片 換取那一剎那的秋波 在那往日樹林裡 落葉依然滿園 你曾說那是一片片 枯竭待落的楓葉 是最美好的簽紙』 我未曾參與過他的現場演唱會,記憶裡也未曾聽過他的音樂,胡德夫之於我是陌生的,有ㄧ場剛發片時在嘉義洪雅書局的小型演唱,那天本想去,但遇到滂沱大雨,澆熄我的聽歌欲望。 如果那天我有去,或許聽完就會買這張專輯,人生的際遇安排其實很巧妙。 但其實我在聽了這首歌之後,我越聽越熟悉,原來2000年我因緣際會買的ㄧ張義賣cd,裡面就有好幾首胡德夫的演唱,那是『黑暗之心 原鄉重建部落音樂會的Live Cd』,那是似曾相識的【最遙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複雜的訓練 引向曲調絕對的單純 你我需遍扣每扇遠方的門 才能照到自己的門 自己的人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難怪聽著聽著,【飛魚雲豹】這四個字好像有點印象,只是那張義賣cdㄧ直都放著書架上,也沒聽過幾遍,裡面還有莫那能、蔣進興、陳明仁.....等原住民歌手。

『今夜我要走近這片海岸 去聆聽各種不同的聲浪 今夜我要走進這片海洋 讓海風用力的吹動我 如果愛這片海有罪 我情願變成那飛魚 泳向惡靈登陸的沙灘 擱淺 我的心像太平洋的寧靜 倘佯在美麗的海床上 我的心像太平洋的寧靜 盪沉在古老的傳說裡 今夜我要走進這片山林 去搜索那失去的版圖 今夜我要走進這片山脈 走進美麗 曲折 古老的山國裡 如果愛這片山有罪 我情願變成那雲豹 追逐著山林裡的邪神們 戲耍 我的心嚮往著明日的太陽 透過密林照耀每條溪流 我的心嚮往著明日的太陽 透過雲海溫暖每對手足』 飛魚與雲豹是原住民的代表,山與海,大地的子民,蘭嶼反核,瑪家反水庫。 也只有向胡德夫這樣的原運歷練,才能唱出早期原住民不被重視,甚至被邊緣化的那種底層力量與聲音! 而在寫這篇的時候,我剛聽完一場精采的總統向人民報告,我不提政治,但不知凱達格蘭大道何時才會恢復他的寧靜? 『今夜我要走進這塊盆地 去履行那久遠的諾言 今夜我要走進這塊盆地 去探望答應相愛的人們 如果愛這片地有罪 就讓我們hand in hand前進 但求還能夠愛的時候 去愛 我的心 像復燃的一盆火 冉冉升起 在凱達格蘭的一盆火 我的心 像復燃的一盆火 陪我走進美麗曲折的凱達格蘭 我的心 像復燃的一盆火 走進美麗曲折 古老的山國裡 陪我走進美麗 曲折的山路 走進美麗曲折 古老的山國』 如果在紛亂的局勢裡,胡德夫的歌聲與保護台灣山林的詞意,能像ㄧ陣太平洋的風吹過台北盆地,那麼心中的怨恨與鬥爭,或許會稍加舒緩。 願凱達格蘭大道能恢復寧靜,願愛能化解ㄧ切。 未完待續.... 【後記】 串場照片,攝於綠島,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大師的音樂,足以用兩篇文章來分享,下篇近日刊出,敬請 期待。



大武山的孩子 民歌教父 胡德夫專訪(轉貼)←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貼:現代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