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04

雨季終究還是來了

彭蕙仙 2014年01月04日
與帕金森氏症搏鬥25年後,李泰祥(見圖,本報資料照片)走了。老病而去,本不在人意料之外,但李泰祥的離世還是令人十分感傷,因為在李泰祥的身上集合了太多不同的元素,他在每個不同的音樂領域發光發亮,用不同的方式與姿態鼓勵著一代又一代的人;抵抗,成為李泰祥最後的印記。

身為原住民的李泰祥,少年時用一把獵槍換來小提琴,從此走上了音樂路,哦,不,是走上了那個時代原住民少有人踏入的古典音樂路。槍與琴,是他第一次溫柔的抵抗。

古典音樂的訓練讓李泰祥對流行音樂並無太大的興趣,但詩人余光中告訴他,不可小看流行音樂的影響力。於是李泰祥第二次的抵抗宣告和平落幕,小提琴與各式各樣器樂的對話,造就了〈橄欖樹〉、〈歡顏〉、〈你是我所有的回憶〉、〈錯誤〉等等歌曲,讓李泰祥紅遍華人世界。

第三次抵抗,李泰祥進行了20多年,從1988年罹患帕金森氏症後,他每次出現在世人眼前總是讓人不忍的清癭削瘦與孜孜懇懇地音樂創作。那形象、那執著、那些依然帶著山川大河般澎湃力量的作品,不成比例地出自這老病薄弱的身軀,力量彷彿反而更加放大了十倍、百倍不止。

如果能夠選擇,大概少有人願意不斷辛苦搏鬥而成為所謂「鬥士」,但李泰祥註定是個抵抗者,命運在他不同的人生階段給了他不同的挑戰,因此他須不斷地奔跑。值得感謝的是,他認為自己是走在「一條日光的大道上」,他那忘情的高喊:「啊/KAPA KAPA/上路吧/這雨季永不再來」在我們的心裡迴盪不已。上路吧,上路吧!李泰祥的呼喚讓我們終於擺脫了憂鬱。

對聽民歌長大的四、五、六年級生來說,李泰祥的聲音與那些融合著各種特色而難以定義風格的作品、那些彷彿說出了少年情懷卻又難以確切言明內容究竟意指為何的歌曲,也成為我們對漸漸遠去的青春的一種眺望、一聲嘆息,以及,一次回眸。我們將生命中最美麗的邂逅定格在歲月還未輾過靈魂的那個單純的時刻,而那也正是李泰祥與他眾位女弟子在台灣音樂界創造傳奇的年代;我們一起共同創造了人生的高潮,台灣的高潮。

人生繼續,但流動的饗宴不得不散去。聽歌的少年成了作客的舟子,縱浪大化,喜懼卻由不得自己,而創作者更是鬢已星星,三不五時有李泰祥的消息,前段時間出席領取「行政院文化獎」,世人看一眼病榻上的他,便彷彿得到了某種得以再往前奔跑的力量。因此我們要說:謝謝李泰祥曾陪伴我們走過為賦新辭強說愁的癡傻年少,陪伴我們走過也曾風雨也曾晴的哀樂中年。

雨季確實曾因李泰祥如此頑強的抵抗而暫時停止,但,終究還是來了;在雨中,我們能否再次相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天外飛來的才華 他讓音樂無限可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林懷民:李泰祥去了一條日光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