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9/16

發牢騷?談思想!


『立功、立德、立言』謂之三不朽,筆者路邊野狗一隻,立不了功也談不上甚麼德,但說出正確的事、指出正確的路,也許還算是立言吧!?


 
  • 背景
  某個菜鳥藥師看到本部落的文章後,對我說:「我認為這些論述不過發發牢騷而已…」,問他何出此言,他說:
  「即使你講的再對,這些文字卻無法對現狀產生改變或影響…」,
「  我覺得學長您要嘛就考慮出書,就像『白袍藥師的黑心履歷』之流,要嘛就在公眾媒體上發表,讓更多人看到和知道,否則別人還會以為醫院藥師過得很爽,不像醫師護理師一樣過勞…」
  他說的很有道理。這一機緣也讓筆者對本欄位寫作給予一些自省(不是沒想過,只是整理後寫下來):
  • 為何不見諸公眾媒體?
  早在寫第一篇文章開始之前,筆者就想過這個問題了。
  很多行業內的問題不足為外人道也,係因為外人沒有同樣的背景和經歷,不容易明白問題精髓,他們只會說:「既然像你所說的有這麼多問題的話,為什麼要繼續做下去?為何不轉行就好?」
  前陣子的洪仲丘事件清楚地展示了:對抗行之多年的既成體制有多麼困難,更何況此舉還會影響到別人的利益。洪案達成了某種層面的成功,係因為太多層出不窮的問題加上長時間地累積,最終爆發出來的強大公民抵抗運動,才推動了體制的改革。
  醫院藥師面臨的執業環境問題,和服兵役時被集體霸凌的現象相比,在社會的集體記憶與認知上,完全不成比例,因此欲藉由喚起外部壓力促成改革的想法,在此處是不會成功的。
  至於報章雜誌在報導醫護人員過勞之類的議題,也不易類比醫院藥師面對的問題。除了醫師護理師的人數遠多於藥師、較易引起關注之外,本部落所欲探討的,也不是過勞與否的問題,而是試圖釐清整體醫院藥學發展的策略和路線問題。這麼專門微細的問題,要用喚起大眾重視的方法也行不通,他只能在小圈子內成形,讓大家形成新的認知。
  • 既知狗吠火車還寫個屁?因為牢騷用處大!
  筆者所關心的從來就不是個人自身得失之類的小事,我關心的是影響眾人長遠生活的大事。人生短短數十載,個人的小得小失算得上甚麼呢?但一個行業,因為產業的“自我論述”和實況的嚴重悖離,以至於這個產業完全看不到未來,而眾人卻仍樂此不疲的繼續玩這個虛假的遊戲,對於此舉可能葬送數代人的前途卻仍不以為意的時候,我總覺得必須做點甚麼。
  這些言論聽在許多人的耳裡也許不過就是發牢騷抱怨而已,筆者就曾被一個公認最會抱怨的同事公開幹譙說:「XXX,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愛抱怨,為何不能正面看待事情,努力認真做好你的工作就好…?」
  這當然是個好建議,但你可知道,當做一件事情卻不具備充足的條件,或者說一件事情的前提本身就有問題時,做這個工作是一點屁意義都沒有的。
  而且先不論我的動機其實是要喚醒(煽動?)大家注意到這個大謊言(指台灣醫院搞臨床藥學)中的問題,單就發牢騷、抱怨本身,也不是全然無益的行為!
  管理學上有所謂的「牢騷效應」一詞,意指:『凡是公司中有對工作發牢騷的人,那家公司或老闆一定比沒有這種人或有這種人而把牢騷埋在肚子里的公司要成功得多。』※
  當然,能否將發牢騷這種表面看似消極的情緒發泄,變為積極的提供建議,顯著指示著領導者的領導能力。因為無論是發泄還是提建議,其本質都是溝通。只要渠道通暢,就能變成好的效果。不過顯然在大多數的地方,這都是無用的,因為畢竟這世間庸才多而人才少。換句話說,用發牢騷的方式傳達某些問題,正好可以測試週邊的人的水準。所以對筆者而言,它還是有點用途的。
  人的智慧和洞察力,無關乎年紀和官位。
  握有資源的公卿或諸侯,某些方面來說是這個頗有問題的體制的既得利益者;除非極端高明的智者,局中之人是不會看清楚局面的問題的,他們多數人只能隨之打轉;而除了有高度理念的天生領導者,靠著壓榨基層去製造業績以求自身升官發財才是體制的常態。

  • 筆者的期許…
  中國已經在醫院藥師的角色和功能定位上實施制度面的重大變革了:他們已將「藥物供應」的功能和「藥學服務」提供者的角色分開,也就是承認臨床藥學專業(本部落所稱的Pharm D工作)獨立存在,並且與調劑作業的物流業務分割開來。
  簡單說,就是中國在制度上已經贏了,儘管目前在人力素質上他可能還不如台灣,但體制上人家做對了,不用十年他們就會在臨床藥學發展的質與量上全面贏過你。反觀我們台灣呢?搞了卅餘年,卻在制度上原地踏步,產業實況則更加倒退。
  知道這個訊息之後,這位菜鳥藥師的反應也很有趣,他說:「既然台灣搞不起來,那你可以離開台灣,到有pharm D的地方去…」喔,學弟,這一點也不用你來擔心,這已經在發生了,在美國工作的台籍pharm D多著哪,而且沒了語言障礙,文化相近又有發展潛力的中國,遲早也會把這些包括台灣在內的頂尖人才吸光的。唯一的問題是:我們能多快地改變台灣的醫院藥學體制,避免人才流失?
  如果從實質的影響力來看(也就是只看結果),寫這些文章確實和發發牢騷沒啥不同。發牢騷或抱怨也許被許多人目為是散發負面能量而已,對現實一點幫助沒有。但我的期許還要更深遠些。
  筆者定位這是一個「思想工作」,目的是讓更多人—只要是這個圈子的人,不論是王侯或平民—能夠對我們自身所處的環境有更多的醒覺。
  人微言輕,比起那些呼風喚雨、握有資源卻繼續做『煮沙成飯』之為的諸侯或公卿,筆者手上只有一隻筆,所能做的也只是寫幾篇吠吠火車的狗寫文,卑微地希望能喚醒某些有緣人的醒覺,或讓他們知道為何幹了一輩子的藥師,卻總覺得老是在撞牆卻不知原因為何。
  『立功、立德、立言』謂之三不朽,筆者路邊野狗一隻,立不了功也談不上甚麼德,但說出正確的事、指出正確的路,也許還算是立言吧!?
  不管有沒有用、能不能產生實質影響,也許快又或許慢,當數年之後有人回顧這段期間的台灣醫院藥學歷史,會發現:至少曾經存有不同的聲音和主張,不是每個人都毫無自覺地在玩這個煮沙成飯的大遊戲。


參考資料:
※ http://wiki.mbalib.com/zh-tw/%E7%89%A2%E9%AA%9A%E6%95%88%E5%BA%94


醫院交付藥劑嚴重超過合理極限,民眾用藥品質堪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藥事照顧(Pharmaceutical 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