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2/12

對臨床藥學的正確認知

建構臨床藥學產業系列1-5
 
作者:百憂解

後語:我們真的需要仿效美國嗎?
  筆者之所以再三強調「不可以靠拗人來搞臨床藥學」此點,是因為這無疑是最常見、最普遍的失敗模式,而不幸的是很多的主管都想靠這種「自以為便宜但其實代價很高」的手段來達成某些表現,但我必須指出:這正是在位者管理不良、觀念有誤的典型病徵。
 
  就某些層面而言,拗人這種事情也許是不得不然,因為資源永遠有限,而人的期望卻是無窮的;但是好的、有管理能力的管理者,應該要靠合理的資源調度來完成合理的任務,而且對於工作目標的設定,也應該依據對自身擁有的資源所做出的合理評估,應該say no的東西就say no,應該要到的東西就必須要到,這就是管理者的職責。管理者沒盡到應盡的職責,卻把一切的負荷直接轉嫁給部屬,這就叫拗人,或者叫作威作福。
 
  作威作福簡單,但稱職的管理卻不容易。
 
  台灣臨床藥學有相當成分是先設定好答案的,也就是先決定要做出個甚麼東西,然後再找出某些東西去填空,這種模式造就了現在的拜貨教。而且學術研究和小規模、精英的工作模式,截然不同於大規模施行乃至於產業升級議題。這是我們過去對於臨床藥學產業在論述方面的最大陷阱。
 
  若我們從條件面、需求面去看臨床藥學,會立刻發現:搞不了這個產業的機會遠高於搞得起來,除非你能找到足夠規模的資源來挹注。

 
  另外還應該思考:我們究竟需要甚麼?現實的條件又能讓我們做到甚麼?臨床藥學是「精英藥師的特殊工作」?還是「就算受限於整體資源不足,以至於只能搞出拜貨教,我們也要台灣的醫院藥師看起來每個都能搞臨床」?
 
  我國大賣場式醫療的實況,更迫切需要的顯然應該是效率、產能和良率。面對這些要求,「資訊化」和「自動化」可說是不二的答案,光這點我們就落後日本幾十年。在調劑和藥物供應這類基本業務的技術水準還停留在石器時代,談甚麼臨床藥學、產業升級,根本就是緣木求魚、不自量力,還癡想著啥美國式的Pharm D工作呢?

 
  最後,筆者要問:真的要讓整個產業升級?假設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們的戰略和戰術是否正確?假設住院藥師制度是一個正確的戰略工具的話,那真要建立住院藥師制度,我們又該怎麼做呢?為了嘗試回答,是有後續之文也。
 
=待續=
 


對臨床藥學的正確認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醫院交付藥劑嚴重超過合理極限,民眾用藥品質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