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2/07

對臨床藥學的正確認知

建構臨床藥學產業系列1-1
作者:百憂解



前言
  
筆者將開始一個系列的文字,以嘗試論述建構台灣「臨床藥學『產業』」所需的「戰略」及「思想」層次的準備。

  本系列文的寫作方向將從對臨床藥學產業所需的認知和破除迷思著手,主要以「如何成事」的角度出發,提供觀者思考相關旨趣;有許多的論點已散見於前作,如「拜貨教、臨床藥學與台灣醫院藥事作業評鑑」、「其實你不懂調劑」等文中。為了精簡文章,一些背景的敘述和解釋將較為精省(想定的讀者主要為醫院藥師)。


一、        面對質疑
  或謂:「你百憂解是哪根蔥哪支蒜,對學院大老和醫院藥局的大頭們努力搞了幾十年的“豐碩”成果說三道四的?」、「你所說的這些事項,難道過去這麼多聰明的大頭們,都沒想到(或想過)嗎?」、「依你的論述,就敢保證一定成功嗎?」

  關於第一個質疑,最佳的佐證就是台灣臨床藥學搞了卅年,我們還是沒有像樣的『產業』被建構,簡單說來就是下列三點:
A.       臨床藥學服務不會被付錢,而必須寄生在調劑業務之下;
B.        台灣的法律和制度並未承認臨床藥學專科∕專業;
C.        其它醫療專業還沒把你當一回事。

  光憑這三點,就知道我們搞了幾十年的東西還不成回事,尤其前面兩點更是實頂實的,沒有人能溜掉躲開。

  關於第二個質疑,筆者必須承認:這裡所提出的東西和想法都不是啥新鮮貨,都是曾被前人論及與提出過的。筆者相信:礙於困難的現實環境,有權力能搞得動這些事情的大頭們選擇了比較簡單輕鬆的路徑,即先做「能做的」、「好做的」;講白了就是:「不去碰巨大的結構改革問題」,而「先從壓榨現有人力資源,來換取短期可見的成果」、「把花俏的工具和手段,當成了目的和成果本身」。

  當然還有更多的問題可以、也應該被檢討,但筆者不想在此引發爭論口水,我只能說:對事物的洞察並不是人人具備的,而且臨床藥學產業的問題系屬公眾事務,人人皆可論之(論述權不該也不可能被壟斷)。

  至於第三點質疑,筆者必需說:沒人可以保證成功,因為眼前的問題真的太巨大,以至於眾多人搞了幾十年都沒成功;但我們至少可以確定:沿襲過去的那一套,未來也不會成功。

  不從背景條件的改善開始做起,我們永遠都只會在表面功夫上頭打轉,枉費投入的眾多人力物力。

  沒有隆中對的戰略指導,劉備永遠只是個到處流浪的傭兵頭子,就算你的子弟兵再勇猛善戰,贏得一場又一場的戰役,終究不成大事。當然,筆者充其量不過是隻路邊的野狗(自比諸葛亮?我那配!),為文的目的不過是想提醒眾人醫院藥學產業所面對的問題,去看清楚這個以國家規模進行的、可能為謊言的工程。
 
=待續=
 


轉貼:五大專科醫師人力流失:症狀、病因與處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對臨床藥學的正確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