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9/22

其實你不懂調劑(下)


臨床藥學服務不會被付錢,就註定了這個產業的發展不會成功...


當然,我國醫院藥事產業的問題千頭萬緒,改善的工程也很浩大,筆者相信藥界-學界的前輩和大頭們不是沒有認知,只是在策略和路線的採行上有基本的錯誤。
 
「醫院評鑑」,舉國之大謊也!
何以言之以「錯誤」這麼沉重的字眼?因為以「評鑑這種『舉國之大謊』的無用工具,不足以改變產業實況」之故。
 
眾人(乃至於評鑑)高喊的服務品質提升,請問那一樣不需要投入更多的錢和人力資源來達成?然而健保給付制度卻卡死了提高的成本後所應得的合理利潤;而每次有關於醫療成本的討論聲音出現時,理盲濫情的台灣社會就立刻會有一種名為「醫德」的大帽子扣上來,這也讓(醫療成本變高)這件事情變得完全沒有辦法被討論,這是非常荒謬的。
 
然而更有趣的是:還是有一家又一家的醫院通過了評鑑!除了資源調度和管理的合理化,許多績效是靠著壓榨醫護人員的勞動力來達成的;另外眾所周知的事實就是:我們的醫院評鑑只是一種存在紙上的謊話罷了。(限於主題和篇幅,筆者就不再贅述這點了…)
 
所以說:意圖以評鑑的手段來促成臨床藥學的發展,不過是空花水月罷了。
 
過去廿年來這招沒有成功,未來顯然也不會。
 
 
發展臨床藥學,其實是「產業升級」的議題!
現行台灣的醫院調劑作業毫無疑問係一種『勞力密集』的生產模式,也就是其生產主要仰賴大量的人工和勞力來達成;然而他們所描繪的「臨床藥學」工作,卻明顯地屬於一種『知識密集』的生產模式,意即必須仰賴高度訓練的人才,並且仰賴先進的知識-資訊工具來提供對顧客的服務。(而且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你的服務必須能夠被付錢,否則一切免談!!)
 
也就是說,臨床藥學的發展是個徹頭徹尾的『產業升級』問題;而當你瞭解到所謂的產業升級所需投入的資源規模,就會立刻理解為什麼台灣的臨床藥學搞了卅年仍停留在「樣板」、「想像」和「描繪」的階段,因為除了策略有誤之外,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供投入。
 
 
總體資源不足,如何取捨?
別的不說,光是臨床藥學服務不會被付錢,就註定了這個產業的發展不會成功。當你環顧台灣政府數十年來高喊產業升級,卻無成功的先例,就知道我們也不必期待這條路了。
 
當整個醫療產業都在萎縮中,每張處方不到30圓新台幣的調劑費,卻還要寄養一堆所謂的臨床藥學服務、行政管理成本等等的支出,你就該知道這顯然是條死巷子。
 
因此,與其去好高騖遠地搞一個無望的美好願景,我們還不如好好把眼光專注在發展調劑作業上,努力做好基礎研究,並且引入更多更高階的自動化技術和工具,並且導入物流專業的概念和管理,設法降低勞動成本、提高效率、創造利潤,這樣說不定還有點機會可以發展。
 
後記
你可以質疑我為何老是唱衰臨床藥學?為何不一起努力創造美好的願景?
 
你當然可以如是質疑和要求!
 
真相總是殘酷的,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基本人權,要求人人犧牲奉獻,或套之以高尚的道德情操,恰恰說明了這個產業的發展問題重重、策略錯誤,所以才會需要靠每個從業人員都得犧牲奉獻才能存活下去。
 
如果一個國家非得要每個人民都做出重大的犧牲奉獻才能存續,這個國家還不如亡了的好;產業也是這樣:若每個從業人員都非得過勞爆肝、非志願地奉獻犧牲,那還不如讓它倒了得好。
 
倒了,再重新來過,說不定會更好…誰敢說不對(會)呢?
 
最後還是那句老話:好好發展調劑專業,做好基礎研究、丟掉不會賺錢的業務,醫院藥事作業才有未來。


藥學評論:改版&開欄之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王惠珀:全人教育是藥學教育制度改革的前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