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5/20

其實你不懂調劑(上)

你以為你懂,但你真的懂了嗎?

 

在醫院當了幾十年藥師,你的主要工作就是調劑,但你真的懂了調劑嗎?
你說你懂,OK—那我請問:關於最切身的調劑錯誤問題,

1. (貴科的)調劑錯誤率和哪些因素有關?

2. 假設人員疲勞程度和錯誤率成正比,請問貴科如何評估人員的疲勞程度?(請給我量化、數據化的回答!)
  • 衍生問題:藥師的合理調劑量應該是多少,才可以在維持最佳產值和最低錯誤率之間取得平衡?(一樣,請給我量化、數據化的回答!)

3. 假設作業複雜度和錯誤率成正比,請問貴科現行的調劑作業和業務中,那些項目是導致錯誤的主要原因?那些是次要原因?有無統計數字?
  • 衍生問題1:現行藥劑科的日常業務中,有那些主要的項目&次要的項目,分別占了多少人-時?
  • 衍生問題2:這些主次要業務項目中,引起疲勞且易導致錯誤發生的情況為何?請給予定性/定量的描述~
  • 衍生問題3:藥劑科合理的工作內容應該有那些項目?現行業務中有那些其實「不應該」或「可以不」歸屬於藥劑科?
  • 衍生問題4:如何調整合理的工作項目和人-時分配,才可以在維持最佳產值和最低錯誤率之間取得平衡? 
4. 人員素質和訓練與調劑錯誤息息相關,請問貴科所安排的訓練和考核課程有那些?這些訓練和考核的有效性如何?
  • 衍生問題1:個別課程分別能降低幾%的調劑錯誤率?
  • 衍生問題2:教育訓練對調劑錯誤率的影響為何?有無辦法量化測量?
5. 能否給我一個足以描述調劑錯誤的數學公式,以描述人員素質、教育訓練、工作量、疲勞度與調劑工作間的關係?
 



上列問題相信在台灣的醫院藥局,筆者敢說沒幾個人能答得出來(即使在學界也沒有)。這是因為在台灣醫院藥事作業的基本研究實在太少了,幾乎是一片空白。直至目前為止,由藥師自己所做的台灣醫院藥事作業的研究,僅以『合理調劑量』一項,也只有見到成大臨藥所發表過一篇爾,其他的誰能告訴我?!連合理調劑量的研究都貧乏至此,其他的還能說得上嗎!
 
護理師現在都有足夠的研究能大聲地宣稱『每多照顧一床病人,死亡率就會增加幾個%…』,但藥師的調劑作業研究又在那邊?!護理師的研究能支撐他們爭取合理的人床比和工作量,但你藥師又憑甚麼來說話呢?!
 
這是個荒謬而且可笑的現象:一個很基本的、占據了藥局全體作業≧90%人-時的“最主要工作”,我們竟然連對它基本的認識都缺乏;連定性的、描述性的研究都嚴重缺乏,何況是定量的研究!然而﹤10%人-時的所謂的臨床藥學,卻吃光了所有醫院藥學的研究-發展資源,每家醫院的藥劑科人人都爭相(被迫?)去做臨床研究和發表論文……這就像一個人的收入僅能勉強餬口,卻鎮日以為自己駕著高級轎車上下班、住豪宅大院一樣。
 
過去數十年來在台灣的醫院藥局,所謂的「臨床」占據了幾乎全部的關注目光和資源;儘管如此,若我們的臨床藥學發展卓然有成,那也就罷了,眾人的犧牲也算有所值,但真實的情況卻是:我們廿年來臨床藥學卻只存在於“為了應付評鑑而建立的資料夾”中,還存在一個莫名其妙的『藥師專業進階制度』之中,但『真正的臨床藥學』卻仍緲如空谷足音。一個產業的無望和荒謬,莫過於此。
 




以此論之,醫院藥師血汗的勞動環境,固然與整個產業結構有關,但過去數十年調劑作業未受到重視也是重要的原因,而這點~說句不客氣的話~也是你們藥師自找的——缺乏足夠的研究,你就無法評估合理的工作量與調劑作業的真正合理的產值;當健保局告訴你一張處方的藥事服務費是30元,你也提不出任何「數據」加以辯駁,告訴他們每服務一個病人真正的成本是多少、合理利潤又該是多少,只能被人予取予求;而為了放大這少得可憐的30元利潤,唯一的方法就是:壓低每張處方的固定成本和人事支出,而這不就是製造血汗藥師的核心原因?!
 
你自己都不重視調劑工作的研究和發展,只知道盲從地搞臨床,就像一個窮漢連飯都快吃不上卻仍整天想著賓利轎車,惡果只好自己承擔。
 
所以,別告訴我你懂調劑。若你沒辦法回答這些問題,還說你懂調劑,抱歉,我只能給你「哈、哈」的兩聲乾笑。
 
【待續】
 


醫院藥師專業進階制度: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問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其實你不懂調劑(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