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9/19

俠~從江湖到廟堂

俠客 
點此試聽:http://www.xiami.com/song/detail/id/47830

夢的風暴(懷念一個為理想樸樸風塵的傳奇英雄) 
點此試聽:http://www.top100.cn/song/?song=jwadncbogradkcboga 


施孝榮 俠客專輯封面



本文獻給一位特立獨行的俠女


俠客
詞/曲/唱:古龍/董榮森/施孝榮

大江東去 西去長安
江湖路 萬水千山
仗一身 精彩絕艷 英雄俠膽
一生飄零 一世俠名 一身是膽
在江中斬蛟 劍氣衝霄 在雲間射鵰 愧煞英豪
在小橋樓頭 楊柳樹下斜倚 但見滿樓紅袖招
恩怨一揮手 只求得朋友間 肝膽相照
問此人是誰 天下第一俠少


夢的風暴(懷念一個為理想樸樸風塵的傳奇英雄) 
詞/曲/唱:洪敏/李壽全/李建復

你從遙遠的路途歸來
疲倦的雙眉沾滿了塵埃
心中總有一場夢的風暴
向著火憂愁的入睡

你從受苦的角落歸來
人們都說你除去了禍害
你的名字化作夢的催眠
我們要安靜地入睡

一隻劍能擊殺多少情仇
一隻手能抵擋多少洪流
孤單的你怎樣才能夠
再次渡過黃昏的決鬥
(星夜的決鬥)


已故的武俠小說家 古龍

 

近日看電影「武俠」有感,加上過去即曾想以此主題為文,故提筆記之。「武俠」這部精采的電影的個人影評將另文為之,此處僅以過去民歌時代的兩首傑作為緣起,道出武俠的世界。

法家的韓非子譏諷:「儒者以文亂法,俠者以武犯禁」,然而司馬遷則對這群統治者眼中之釘給了正面評價:「救人與厄,振人不贍,仁者有採;不既信,不背言,義者有取焉」、「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比起廟堂之上那些言不由衷、以華麗之辭藻掩飾一己之私心的偽君子,這些直率而講義氣的俠,其實可愛多了

「俠」的豪氣與直率性格或許是天生的,但面對生命境遇中的各種波折和風浪,卻要靠真本事方能安然度過,因此他們憑藉的是「武」術的高超和勝絕。「武」術不僅是一種身體的技能,同時也可以是精神境界的表達與完成,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電影 [武俠 ]劇照海報



因此,「俠」是源自於性格(豪、直)和其作為(義、信),「武」則是其信奉的某種生活方式、謀生技藝和基本價值。這樣的生命和生活方式,比起我們庸碌的平凡大眾,自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吸引力,也因此「武」與「俠」自古以來就被人們所傳頌、記載,文學、藝術也有大量的想像和描寫。

當然,我們也可以想見一個「大俠」的平日生活必然也有其瑣碎、庸俗,但因為他們的性格與功績極突出,非等閒之人能衡量之(讓我想到黃昏清兵衛這部電影),故生活的庸俗瑣碎無損於他們的鶴立雞群。







這兩首歌都算是民歌時代的傑作了,過往描寫「俠」的歌曲似乎也只這兩首,而今天華語歌壇亦難得見類似的創作。

古龍的「俠客」,可說是他對自己所嚮往的生命與生活的寫照,歌詞淺顯易懂:有好酒可飲、有美人環繞、武功艷絕天下的“少”俠--對照古龍一生的事蹟和性格,令人玩味。這首精采的歌當年也是紅透半邊天,還曾是華視的電視劇「陸小鳳」的主題曲。今日聽起來,仍覺得有趣而且好聽。

至於李建復所唱的「夢的風暴」,同樣是描寫著俠,但筆觸和層次就深沉多了。為了眾人除去禍害讓,人們可以安心入睡¡,但一個人卻挑起了所有的艱苦和困倦;為了抵擋敗壞的洪流,俠客也只能仗劍而擊,儘管雙手必須沾染鮮血。夢的風暴所描繪的這種「俠」的心境和作為,若非親眼所見,很難相信真的有人會願意為眾人而犧牲自己、承擔大任。*

能有這番功績的,已足昭史冊、祀入廟堂之中了--儘管他們通常為“廟堂”所遺忘(甚或是利用)。張大春的「城邦暴力團」不就是描寫這種為國家奉獻犧牲的青幫子弟嗎?※「黑道」也許沒那麼黑,「白道」說不定才是最黑的。「夢的風暴」作詞者寫著(懷念一個為理想樸樸風塵的傳奇英雄),卻沒有明述這個英雄的名姓,真令人好奇而嚮往。

總之,請看倌們好好聆賞這兩首「俠」之歌唄!

附註:
*筆者真的認識一群人,他們為了挽救這個傾頹在即的世間,無怨無悔地犧牲奉獻,數十年不變。
※故事請參閱「城邦暴力團」。

 



頑劣臭男生 唱天籟美聲←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