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10

瓦舍小品》相聲重生的機緣

作者:馮翊綱
【2008/06/10 聯合報】


百憂解:關於相聲的生命演化和存續,我贊同馮翊綱的意見。


 1949年,中華民國中央政府移來台灣,隨之遷徙來台的各省人士,或暫居,或滯留,或以此為家,安身立命,透過飲食、節慶、儀典、語音、娛樂等各種方式,延續了大陸生活內容,也聊慰思鄉之情。

相聲,清朝末年發源自北京,原是街頭藝人謀生技藝,1930年代逐漸轉變成市民娛樂,重視內涵與創意的作品產生,更隨著標準國語的推行,北平口音占了政策上的優勢,從華北而全國,快速成為全民娛樂。

1950到1980年間,也由於政府大力在台灣推行國語,比起其他各種表演藝術類型,相聲也占了便宜……當然這麼說不盡公平,魏龍豪、吳兆南若不傑出,相聲也風光不起來。

雖然在傳媒、政策上占了優勢,但我們不可以不承認:台灣本地方言的日常使用者,仍然是最大多數。相聲在傳播上的成功,並不必然等於在文化上的落實成效。相聲語言雖然重「質」,但從台灣總體語言樣式的「量」上來看,卻仍然處於邊緣地帶。

逐漸,政治與社會氣氛中,本土意識抬頭,相聲這種典型的「外來」藝術型態,更顯特殊;特殊,就是主體之外的最佳實證。

1985年,賴聲川的作品《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為相聲敲開了大門,引領這項傳承百年的街頭藝術,正式跨進精緻藝術的領域;精緻化,就是更加邊緣化。

然而妙的是:相聲從此成為一項普及度頗高的市民娛樂,凡是能夠演出相聲節目的個人、團體,甚至參考相聲技巧而開設的電視節目或主持風格,都獲得了明顯的成功,相聲的影音光碟,在盜版嚴重、氣氛低迷的市場上,也能異軍突起,獲致可觀利潤。引領風潮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甚至是發行那年,台灣有聲出版市場的總冠軍!

台灣的全民教育奏效!深化的國民義務教育,使一般人有判斷、思考及選擇的能力,甚至「有品味」,篩選通俗或更優雅的娛樂內容,摒除粗鄙庸俗,這樣一來,使得原本來自社會底層的相聲受到考驗,許多「原汁原味」的段目,太土、太俗的,或者過度依賴北平方言,不夠「國語化」的,容易遭到淘汰,電視提供娛樂的涵蓋面越來越大,相聲有全面消失的危機。但是,相聲正因為隨著全民教育而特殊化、精緻化、藝術化,乃至邊緣化,反而得到了好處,造就了重生的機緣。

我的體會,只有一句話:相聲從何而生?知道就好,絕不可忘了我們面對的是台灣觀眾。

 



鋼鐵人(Iron-Man)~偽善的好萊塢與令人憎惡的美國帝國主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黑暗騎士~從美國英雄片變成藝術電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