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14

轉貼:新世紀音樂宗師-喜多郎Kitaro

來源:http://forum.shareget.com/showthread.php?t=261387 
寫得相當不錯的評述喔~

喜多郎 亞細亞專輯試聽:http://www.mghy.com/mp3/musiclist/mmc1333.htm 

亞細亞專輯封面

喜多郎的音樂,有骨,有氣,有精,有魂。骨,自然是風骨、傲骨、金玉之骨;氣,是大氣、豪氣、清氣、靈氣以及遊俠氣和蒼涼氣;精,不外乎日月之精、天地之精,悠久渾厚的歷史文化之精。至於魂,自然是藝術之魂、音樂之魂、雄風大漠之魂。
不論任何東西,一旦折損了骨,喪失了氣,洩漏了精,丟掉了魂,那就只剩下了一副萎靡空洞的皮囊,音樂也不例外。

許多時候,我甚至懷疑喜多郎的音樂,是一種現代巫術,是一個超凡脫俗的夢,抑或是天堂裏一隻精美的金玉之器碎裂的絕響,讓你震耳發聵,讓你心花怒放,讓你魂不守舍,神遊太虛。

喜多郎的音樂,應該有四不聽。骨子裏透著俗氣的人,不聽;渾身散發著匪氣的人,不聽;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奢逸生活的人,不聽;不是精神上的真正的旅人和漂泊者,也不聽。俗氣的人,聽過喜多郎後,會變得更俗;匪氣的人聽了喜多郎,八成會立馬動身去打家劫舍,殺人放火。只有那些思想的漂泊者,那些真正意義上的精神旅人和永遠的、靈魂家園的守望者,才有資質傾聽喜多郎,也才能夠真正地聽懂喜多郎。

記得我第一次接觸日本音樂家喜多郎的作品,是在很多年以前。《絲綢之路》那部片子給我留下的印象極其深刻,畫面中的敦煌,像淨水洗滌過的瓷器般清澈而透明。一帖帖蒼涼而壯麗的畫面,再佐以喜多郎的音樂,那種悠久的歷史感和滄桑感,便有如仔細打磨過的玉器般清楚地凸現了出來。

千年女王專輯封面

喜多郎的音樂,像一柄清嘯著的利劍,把古舊的時光淤積而成的那種厚厚的塵埃清晰地剝離開來,讓我們輕鬆得地觸摸到了一種永恆的東西,一種厚重而深邃的蘊籍。那深深鍥入沙窩中的,一串深深淺淺的時光腳印。那夜風中靜穆著的,一領領神秘的沙漠帳篷。那一具具潔白的遺骨,那長毛飄飄的駱駝隊伍,那飄蕩在荒原之上的悲愴的身影在喜多郎的音樂聲中,靈息吹拂,散發出一種永恆的魅力。

我不敢說我真正聽懂了喜多郎,理解了喜多郎。但我亦深信,欣賞真正的音樂是不需要完全靠理論的東西來鋪墊和支撐的。真正的音樂,得用心去傾聽,去感受,去融會,去體驗。在我的感覺中,音樂是一種類似欲液體般的東西,是流動的,是鮮活的。好的音樂,是來自雪山幽谷的清溪,是出脫於世聲俗響之外的,生命與靈魂所生化出的,最精髓,最本真,最樸素的聲響。真正的音樂是柔軟和鋒利的,它能夠穿透你的骨骼,貫穿你的靈魂和內心。

只要你的心靈依舊是活著的,你就一定能夠感知道喜多郎的博大和久遠。他的音樂,就會無從抗拒地澆灌你,蕩漾你,滋潤你,哺育你。除非他的心靈,早就是死的,早就變得像化石一樣僵硬。除非你對藝術最後僅存得的一絲絲溫熱,都叫沉厚的物質欲望與生命奢求給徹徹底底地埋沒和風化了。喜多郎的音樂,是一種啟迪,是一種效果,是一種真正的生命的吟唱。也許,我把喜多郎的厚重給聽薄了。也許,我把它的清淺給聽複雜了。但是,我確實從心底裏喜歡上了它。那種感覺,那種心境,實在是一種真正的精神享受。


關於~新世紀音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07年11月喜多郎台北演奏會聆聽後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