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12

轉貼:現代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下)

原作:潘麗珠‧臺灣師大國文系教授 約一萬三千字的論文,還蠻精采有趣的喔:)

四、詩歌聲情藝術的美學旨趣與美育功能   素來,談詩與畫之間的關係者多,而論詩與音樂之關係者少,箇中原因不難理解,蓋音樂較圖畫抽象,且繪畫留存後世之具體資料,除文字記載之文獻外,音樂殊難紀錄故也。然詩歌的繪畫性與音樂性,是詩歌文學極其重要的兩個藝術面向,本不應該偏廢。音樂(人籟屬之)之美與音樂的美育功能,使詩歌聲情聯結美學成為可能。以下,試論現代詩歌聲情藝術之音樂性與美學的關係。 (一)現代詩歌聲情藝術的美學旨趣與表現基礎   《論語‧述而》記載孔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很早就清楚地為音樂感人之深做了充分的見證!這樣的流風,到了元代劉績《霏雪錄》也記載:「唐人詩一家自有一家聲調,高下急徐皆為律呂,吟而繹之,令人有聞〈韶〉忘味之意。」「音」與「味」可通感,本為美學基本常識,《論語》所記,顯示孔子具有此種生命共感;而《霏雪錄》所述則又進一步聯結了詩、音與味,甚至凸出了詩的音樂性美感,並流露了詩之音樂性的美學命意:藝術創造及感動人心。我們以或讀、或誦、或吟、或唱的方式傳現詩歌的聲情樣貌,其間涉及文字的理解與詮釋,以及聲音的情感滲透、發揮與表現,因此各人自有各人的體會與主體性創造。詩歌聲情具有獨立的審美價值,對人的身體有奇妙的治療作用,筆者於〈古典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一文中,論之甚詳,(潘麗珠,2001b)此不贅言。 然而,詩歌的聲情藝術關乎表現者的創造力,乃是因為:曲調的生命,本為表現者所賦予!如果詩歌是審美客體,聲情藝術即是審美主體的創造表現,聲情美感的產生,關鍵在於審美主體(人)對詩歌客體的體會,以及融入客體的歌吟誦讀的表現。此表現關乎審美主體對詩歌的詮釋能力與表現技巧。那麼,審美主體如何表現詩歌的聲情美感呢?可以從五方面來說: 1‧字正音準的「傳意」意義   無論任何地區、何種語音,詩歌聲情倚靠語言傳遞訊息與情意,語言的字音是否正確,關乎接收者能否明白的至緊要處。尤其中國字一字一音,聲調一誤,字義即變,聽者不小心就可能會錯意。   所謂「字正音準」,亦即無論使用任何地區之語言,都必須要求發音準確、聲調清楚。國語的聲母吐字要嚴格區分ㄓㄔㄕ和ㄗㄘㄙ、ㄐㄑㄒ和ㄗㄘㄙ、ㄖ和ㄌ、ㄋ和ㄌ、ㄏ和ㄈ的差別,而韻母的ㄢ和ㄤ、ㄣ和ㄥ、ㄟ和ㄝ也要讀正確。聲調部分,第二聲陽平的「35:」調和第三聲上聲的「214:」調,在該抓緊時須牢固(尤其是句末時),第四聲去聲的「51:」不可陰平化。這就是「字正音準」的要求。   以閩南語誦讀或歌吟時,更要注意「語音和讀音」的問題。例如「換」字,閩南語有ㄨ開頭和ㄏ開頭的兩種念法,在讀詩或吟詩時,要念ㄏ開頭的音才對。又例如「一」字有ㄧ和ㄐ兩種開頭的念法,吟詩時要念ㄧ音開頭的才對。諸如此類,閩南語的語音和讀音問題遠比國語複雜,若弄不清楚,就會貽笑大方。 2‧行腔圓滿的「美聲」意義   這一點和詩歌的行吟、歌唱密切攸關,讀或誦的行腔問題較小。說到行吟詩歌,行腔要講究韻母的歸音,也就是要注意韻頭、韻腹、韻尾,以杜十三〈自彼次遇到妳〉詩中的「妳是寒冬的日頭」句的「頭」字為例,韻腹是「ㄚ」、韻尾是「ㄨ」,行吟或歌詠時定要照顧到才算準確。所謂「行腔圓滿」,可以從「調裡氣息」、「依準情意」、「精進技巧」三方面講求。(潘麗珠,2001b)   調裡氣息:朗誦或歌詠詩歌時,氣息的調理是十分重要的,有些句子雖然分成二、三句,卻必須一口氣念下來,或是形成音斷而氣不斷的實質,例如〈麥當勞午餐時間〉的「整張桌面忽然暗成\一幅記憶」,要連讀下來才行。至於要使氣息能夠在詩歌朗誦或歌詠時運用合乎需要,則必須鍛鍊腹式呼吸之方式。讀誦吟唱時控制好氣息之使用,在適當的大小氣口換氣或偷氣,久而久之,累積了經驗,就能做到發聲響亮、飽滿、圓潤、優美且行腔圓活、動聽。而農讓氣息調整到盡為吾用的理想狀態,平時宜多做以腹部深呼吸的吐納練習,即一般所說「鍛鍊丹田」的呼吸。   依準情意:所謂「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詩歌聲情之表現,其聲音的高低、長短、輕重、抑揚、頓挫、斷續、急徐等等,都會影響到對作品的詮釋。反過來說,作品本身思想情感的起伏變化,必得靠聲音的高低、長短、輕重、抑揚、頓挫、斷續、急徐等等來傳現。一首詩歌有其情感基調,但細緻地玩味句與句、段落與段落之間的情感起伏,能夠使詩歌聲情更加細膩、動人。   精進技巧:這裡要強調的是「收音的講究」。歌詠時句末字尾不能收得太快、太硬,應讓氣流慢慢地由強到弱,聲音漸漸地從字腹過渡到字尾。講究收音,才不會感覺收束倉促、草率,聽起來軟弱無力。 3‧以聲摹情,情靈逼肖   人的聲音可以表現情感,可以顯現歡聲、疑聲、怒聲、厲聲或驚聲等等,而這些聲音都可以用來細膩地表現作品的情韻。詩歌的聲情表現很重要的一個觀念就是:運用聲音傳達作品的情意以感動聽者。如李泰祥譜〈自彼次遇到妳〉,「妳親像妖豔的紅花」句,就真的是「妖豔」的感覺與聲響,聲情好極了。 4‧因聲顯塑詩境畫意   所謂「因聲顯塑詩境畫意」,就是運用聲音的抑揚頓挫、語速的疾徐變化和腔調的婉轉曲折,塑造、再現出作品的意境,令聽者有如親臨眼見一般。詩人寫作之時,往往賦予作品特定的背景情境,好比向陽的〈菊歎〉:「所有的等待/只為金線菊……尤其金線菊/是善於等待的/寒冬過了就是春天/我用一生來等待你的展顏。」歎的季節在寒冬,李泰祥將整首作品處理得沉穩、安靜而美麗,「有壓抑的奔放,有器樂和人聲的交會,這些素材和情愫描繪出生命的驚嘆號!」(李泰祥,〈自彼次遇到妳〉VCD文案)總之,詩歌是有情境的,如何因聲顯塑情境,以帶領聽者進入作品的意境、領略美感,也是詩歌聲情表現一個具詮釋性的重要課題。 5‧以創造力凸顯風格   詩歌的聲情表現,是一種具有創造性質的藝術鑑賞活動,其特殊處就是能充分地顯示表現者不同的個性與鑑賞層次。有人自覺音色不好,便對詩歌的讀誦吟唱缺乏信心,可是詩歌聲情表現聽的不完全是音色,更看重的是韻味。每個人的聲音條件不儘相同,讀誦吟唱的方式也互有差別,再加上生活體驗、思想情感、性格特徵、審美趣味、藝術修養和師承背景不同,難免表現方式有異,但無論如何,只要能夠正確、深入地鑑賞作品,越多所玩味與咀嚼,就越能夠掌握作品的音樂美和意境美。   然後,在這樣的基礎上凸顯出自己的風格,自能塑造一種聲情的美感,引發聽者的注意力。如何善用聲音,發揮所長,是詩歌聲情表現藝術關乎再創造以凸顯風格的一個要點。 (二)詩歌聲情藝術的美育功能   詩歌聲情藝術的美育功能,自古即有相關記載。《禮記‧經解》篇:「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而不愚,則深於詩者也。」詩教功能在於使人溫柔敦厚,然必須「不愚」,才真是「深於詩者」。何以詩歌能夠使人溫柔敦厚?與詩歌的音樂性大有關係。具體說來,詩歌聲情藝術的美育功能,可從以下幾點論述之: 1‧聽覺與視覺共同運用,提高學習詩歌的效益   我們如果觀察一般學生背書的情形,可以發現他們絕大部分是默背、不出聲音的,結果是等考試過後,很快就忘掉所背的文章。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默背課文只運用了視覺的學習效能,而單一地依賴一種感官的學習方式,其成果必然大打折扣。現代化的學習策略,講求的是多元化的綜合學習方式,也就是運用多種感官的學習效能,以增進學習的速度,增長記憶的時間,增強記憶的正確性,此之謂「高效率的學習」。早在南宋,朱熹即說過讀書有三到,《朱子語類》第十卷寫著: 余嘗謂讀書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則眼看不仔細,心眼 既不專一,卻只漫浪誦讀,決不能記,記亦不能久也。 「心眼專一」加上「口到」,口到有聲,聽覺就可發揮作用,這樣就能記得長久,因為:眼看作品,口中或讀或誦或吟,作品文字所顯示的意義和作品語言所具有的聲音分別作用於我們的眼睛和耳朵,我們的情感會被聲音所激起,同時我們的思維、理解和想像,開始活躍起來,依據視覺、聽覺和聯合感覺所提供的意象,憑藉平時累積的各種知識和體驗,喚起了強烈而深刻的記憶,對學習有極佳、極大的幫助。試以吾人背寫岳飛〈滿江紅〉詞為例,若是一邊輕哼,一邊背寫,速度上便順利許多,如若單純背寫而不哼,就無法那麼順利,其道理是一樣的。 2‧幫助學習者確實掌握文字的情韻與詩歌的音樂性   以教師的立場來說,文章的情韻如果只在字義修辭謀篇上分析、解說,而不透過聲情的示範教導,充其量,只是二分之一的文情教學,不能稱得上全面的語文教學。這就難怪我們的學生絕大部分不知道該怎樣朗讀文章,不知道該如何吟誦詩歌。而極珍貴的誦讀藝術與傳統,就這麼漸漸失傳,越來越沒有後繼者了。全面的語文教學,兼顧「文情」與「聲情」,教師若能透過聲情的示範教導,必可幫助學習者確實掌握文的情韻與詩的可歌性。因為在考慮以何種音色、音速(快慢)、音高(抑揚)、音長(長短)、音強(強弱)來表現詩文情韻才對味時,對文字句意的理解已悄然進行。美學大師朱光潛於《談美書簡》中說: 過去我國學習詩文的人大半都從精選精讀一些模範作品入手,用的是「集 中全力打殲滅戰」的辦法,把數量不多的好詩文熟讀成誦,反覆吟詠,仔 細揣摩,不但要懂透每字每句的確切意義,還要推敲出全篇的氣勢脈絡和 聲音節奏,使它沈浸到自己的心胸和筋肉裡,等到自己動筆行文時,於無 意中支配著自己的思路和氣勢。這就要高聲朗誦,只瀏覽默讀不行。這是 學文言文的長久傳統,過去是行之有效的。 雖然談的是自學者的學習,卻提醒我們:教師對學生的教導,若能使他們熟讀成誦,反覆吟詠,一定也可以讓他們推敲出全篇的氣勢脈絡和聲音節奏,使它沈浸到自己的心胸和筋肉裡。則文章的情韻自然胸有成竹,詩的音樂性也了然於心,對於「詩」與「文」的區別,除了形式方面的理解,音樂性的差異也就能夠因為實際操作而明白。 3‧陶冶學生性靈,變化其氣質   動人的聲情,具有「陶冶性靈,變化氣質」的美育功能,音樂教育的功能此為其一。豈不聞:「腹有詩書氣自華?」這話雖然說的是多讀詩書,但怎麼讀進心裡去而能反映在外表的氣質上,還是跟詩文聲情的學習與表現有關。筆者認為晚清況周頤《蕙風詞話》卷一的一段話說得好: 讀詞之法,取前人名句意境絕佳者,將此意境締構於吾想望中。然後澄思 渺慮,以吾身入乎其中而涵泳玩索之。吾性靈與相浹而俱化,乃真實為吾 有而外物不能奪。 性靈能夠和前人名句意境絕佳者相浹而俱化,終於此意境真實成為自己所有而外物不能奪,天下最好的財富莫過於此!俗話說給孩子一條魚不如教他釣魚,筆者則認為教孩子釣魚不如培養他有智慧的頭腦、有性靈的情懷,讓他自己判斷該做什麼、該怎麼做,且做的時候怎樣擁有人的尊嚴與格調。而要性靈能夠和前人名句意境絕佳者相浹而俱化,吟詠諷誦是很重要的工夫,甚至可以說是陶冶性靈的不二法門。因為純粹的「看」,容易忘,以聲情表現幫助學習則不容易忘,不容易忘則可產生持久的效果,一旦身體力行,化於內心的性靈便自然而然地指導其行為,外顯的氣質就不一樣了。葉聖陶十分肯定吟誦會讓孩子達到一種境界,終身受用不盡。他在與朱自清合著的《精讀指導舉隅》的前言中說: 吟誦的時候,對於研究所得的不僅理智地了解,而且親切地體會,不知不 覺之間,內容與理法化而為讀者自己的東西了,這是最可貴的一種境界。 學習語文學科,必須達到這種境界,才會終身受用不盡。   因此,筆者一再地倡導詩文聲情觀念,且在教導學生時讀、誦、吟、唱親身實踐,良有以也。 4‧具有微妙的治療功效   《全唐詩》卷一百三十四,收錄李頎〈聖善閣送裴迪入京〉一詩,中有「清吟可癒疾,攜手暫同歡」句,顯示出詩歌聲情對人身體的妙用。《韻語陽秋》十七,引《古今詩話》記錄一則杜甫腳人吟誦自己詩作而治瘧疾的故事。(潘麗珠,2001b)以誦詩治病,科學上不免覺得荒誕,但音樂具有療效或奇妙功能,卻也是日益被重視的不爭事實。《禮記‧經解》篇說:「溫良敦厚而不愚,是深於詩者也。」溫良敦厚四字,豈不正對現今「毒舌派」充斥的病症嗎?而「不愚」,豈不正對現今多元鄉愿之症嗎?當孩子忙於詩歌朗誦,喜歡歌詠現代詩或古典詩,哪還會去飆車、嗑藥?讀詩、誦詩、詠詩,就跟寫作一樣,具有微妙的身心治療之效。以詩樂的力量,落實為化民成俗,這就是詩樂文化的至高精義!     五、結語   宋代王灼於《碧雞漫志》中明白地說:「詩至動天地,感鬼神,移風俗,何也?正謂播諸樂歌,有此效耳。」明代郎瑛《七修續稿》三,引馮少洲〈漢魏詩紀序〉,將詩歌聲情的動人力量刻畫得入木三分:    其發而為聲詩,能使人甘聽忘倦,如飲醇酒。一唱三歎,能使人酸心出涕 ,使人長相思,使人起舞,使人冷然歛衽,正色而坐,其味不同然。…… 詩歌聲情的音樂性之所以能夠興起教化作用,與其動人的力量有關。人民「甘聽忘倦」不覺說教;「酸心出涕」,有惻隱之心;「正色而坐」,心存正意。這是透過詩歌聲情音樂性的潛移默化,自然而然達到立禮、成樂的效果。古代精義,今朝並無不同,現代詩的創作者,或許可以多為讀者的朗誦、歌詠需要張揚起詩歌聲情的風帆,掀動一波現代詩歌的美學風潮!試想,能夠扣合時代脈動又令人琅琅上口、娓娓歌來的詩篇,是多麼美好而令人期待啊! ◎參考資料 邱燮友(民80)。美讀與朗誦。台北:幼獅文化公司 潘麗珠(民86)。現代詩學。台北:五南圖書公司 齊 豫(民87)。天使之詩CD。台北:友善的狗有限公司 潘麗珠(民90)。千禧龍吟。台北:幼獅文化公司 潘麗珠(民90a)。雅歌清韻--吟詩讀文一起來。台北:萬卷樓圖書公司 潘麗珠(民90b)。古典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報》第30期。P.127--162 李泰祥(民90)。自彼次遇到妳VCD、CD。台北:金格唱片公司 潘麗珠(民91)。現代詩的聲情教學。《台灣詩學季刊》第38期。P.3-15 潘麗珠(民92)。美的觸發──現代詩教學(以聲情教學為主)。台灣師範大學實習輔導處舉辦之「語言平等法與語文教育研討會」論文



轉貼:現代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俄世界級大提琴家 羅斯楚波維奇 逝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