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12

轉貼:現代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上)

原作:潘麗珠‧臺灣師大國文系教授 約一萬三千字的論文,還蠻精采有趣的喔:)

摘要   詩歌,詩歌,詩既與歌連稱,「歌」之具體方法為何?現代詩歌之聲情表現,主要呈現出「朗誦」與「歌詠」兩種風貌,此二種風貌與詩歌流播息息相關,吾人如欲加以運用,可以注意哪些技巧問題?詩歌之聲情藝術其美學旨趣與表現基礎何在?有何美育功能?上述諸問題之思索與論述,即為本論文之重心。本文以羅門〈麥當勞午餐時間〉、杜十三〈自彼次遇到妳〉為例,說明現代詩歌聲情藝術之表現與流播的可能。全文綱目如下: 一、 前言 二、 現代詩歌聲情藝術之表現 (一)現代詩歌聲情的表現形式之一:朗誦的形式與技巧與     (二)現代詩歌聲情的表現形式之二:歌詠的方式 三、 現代詩歌聲情藝術表現之示例 (一)示例一:羅門〈麥當勞午餐時間〉     (二)示例二:杜十三〈自彼次遇到妳〉 四、 詩歌聲情藝術的美學旨趣與美育功能 (一) 現代詩歌聲情藝術的美學旨趣與表現基礎 (二) 詩歌聲情藝術的美育功能 五、 結語 關鍵詞:現代詩歌、聲情藝術、朗誦、歌詠、美育、詩歌美學 一、前言   近年來,筆者受到本師邱燮友教授的鼓勵,在其所著《美讀與朗誦》(邱燮友,1991)一書的基礎上,努力於詩歌聲情之相關研究,在教育部所支持的「詩歌吟誦創意教學行動研究」專案的研究過程中,以及筆者多年授課的經驗裡,注意到一般年輕朋友對於現代詩歌的聲情表現「詩歌朗誦」極感興趣,也開始注意古、今文學知識與聲情流播之關係,使得筆者的現代詩課程教學之概念轉化,不單是現代詩歌文本內容的鑑賞,更是詩歌聲情表現方式的傳播與提倡,而吾人對現代詩歌聲情的把握及操作方式,常常有助於我們對於詩歌文本內容的理解、掌握與深化。而從研究的角度觀之,詩歌,詩歌,詩既與歌連稱,「歌」之具體方法為何?現代詩歌之聲情表現,可以呈現出怎樣的風貌?吾人如欲加以運用,必須注意哪些技巧問題?詩歌之聲情藝術其美學旨趣與表現基礎又何在?有何美育功能?另外,從現代詩歌的朗誦角度反思,當代詩人的創作是否忽略了聲情流播的要素、忽略了朗誦者的需要?或者,運用詩歌傳唱流行的方式,現代詩是否可以再掀一番風潮?這些問題都是本文關心的重點。 二、現代詩歌聲情藝術之表現   以聲音來詮釋、表現詩歌的情意,稱之為「詩歌聲情」,從古代典籍所載歸納,有「讀、誦、吟、唱」四種基本表現方式(「弦」、「舞」則為附加之表現方式,但當「弦」加「唱」,在現代詩即成了「歌詠」)(潘麗珠,2001a):   「讀」,就是像說話一樣,但比說話更講究聲音的抑揚頓挫,以及情感的美化、深化、清楚化,不過,不能偏離自然。所謂「抑揚頓挫」,指聲音的高、低、小停頓、大休止。我們平常說話的確是有情緒的,例如稱奇或表達難以置信的語言情緒,和等人等得不耐煩的語言情緒當然不同;又如激動不已時,和悲傷難忍時的語言情緒也大不相同。「讀」文章的時候,就必須把文章的語言情緒刻畫出來,注意同一句中也可以有抑揚頓挫的設計,而不是只在不同句子裡考慮抑揚頓挫。好比鄭愁予詩「我打江南走過」一句,可以是「我打」兩字音低,「江南」兩字抬高,「走過」兩字又降低;也可以是「我打」兩字音抬高,「江南」兩字更高,「走過」兩字降低;據此類推。哪個詞的聲音要抑、或揚,全看讀文章者的體會,我們必須多所嘗試,以找出最合乎文章情韻的讀法。然後,語言情緒的刻畫決不能誇張到有失常人接受的範圍,否則,就不能算是成功的、好的讀法。而「讀」是一切聲情表現的基礎。   「誦」,從「甬」字得聲。「甬」,「隆起」的意思,因此「誦」就是把關鍵字詞或句子的聲音抬高、拉長,但絕不可以每字、每句都抬高音或拉長音,因為聲音的「長、短」或「高、低」,都是相對的觀念,沒有短、低,就顯不出長、高。許多人對「朗誦」敬而遠之,不敢領教,原因就出在「朗誦」一旦陷入「字字爭誦」(每字都拉長音、抬高音)或「句句爭誦」(每句都拉長音、抬高音)的表達形式中時,便形成了「長嚎不已」的慘狀,令人渾身起雞皮疙瘩,自然便「保持距離」,引不起接近的興趣了。   「吟」,從「今」字得聲,嘴形沒有張得很大,是一種沒有譜的、自我性很濃厚的哼哼唱唱,有極大的空間可以發揮創意,只要順著文字聲調去發展音樂旋律,使字調和聲腔完全結合,不讓字調倒了即可。(例如把「煙波」哼成「眼波」、「花已盡」哼成「華衣錦」等等就是「倒字」;幾年前有一首流行歌曲〈妳知道我在等妳嗎〉,唱起來變成「妳知道我在瞪妳媽」,就是倒字所引起的笑話。不過,流行歌樂著重旋律性更甚於語文的要求,所以應該另當別論。)這種方式,使用國語、閩南語、客家話、廣東話、四川話……任何一種漢語方言,都可以行得通。   「唱」,從「昌」得聲,嘴形張得很大,是有一定的腔調、固定的節拍可供依循的表現方式。一般所謂的唱調,無論是創制或經過整理,都有確定的聲腔旋律,換句話說就是「有譜」的,因此,唱的人按譜行事,伴奏的人也照譜行腔,無論節奏快慢、旋律高低,都有定規,所以許多人一起合唱也不成問題。而且,因唱調是現成的,某些詩歌作品套用已有的唱調來表現,不失為一種拉近表現者與聽眾距離的方便方式。   而無論是「讀、誦、吟、唱」哪一種聲情表現方式,都必須以表現文字情意為最重要的依歸,也就是說,聲情是為文情而服務的。此外,「讀」或「誦」可以夾帶「吟」或「唱」以求表現有所變化,「吟」或「唱」時也可以夾帶「讀」或「誦」,塑造不同的趣味。例如當代詩人渡也的作品〈蘇武牧羊〉(見爾雅出版社《流浪玫瑰》頁一○六)一詩,融入同名之歌唱(例如以之襯誦)應該極為合適。至於「弦」詩,是以器樂表現詩情;「舞」詩,是以肢體舞蹈表現詩意;此兩種方式可以附麗於「讀、誦、吟、唱」之中。   現代詩歌聲情藝術的表現形式大抵可分為兩種:「朗誦」與「歌詠」。以下分而論述之── (一)現代詩歌聲情的表現形式之一:朗誦的形式與技巧   朗誦,是能夠正常發出語音者人人得而表現之的一種形式,講究的是「聲音情感」與「文字情意」的相符「對味兒」,與音色好壞與否關係不大,與音速快慢、音長長短、音高高低、音準與否、音聲強弱則關係密切。   現代詩的朗誦形式,一般分為「個人朗誦」和「團體朗誦」兩種。「個人朗誦」宜盡量遵照原詩的形式進行,技巧著重在運用恰當的聲情詮釋對詩篇情感的體會,讓個人以聲入情、因聲顯境、凸顯風格。「團體朗誦」的形式則活潑多變,教室裡的教學活動和舞台的表演設計,二者有別。 1‧個人朗誦的技巧   一開始不要急著開口,要面帶微笑地等站穩了、大家都靜下來準備聆聽了才出聲。報題宜字字相連,例如〈夜讀曹操〉,應讀成「夜—讀—曹—操—」,而不要讀成「夜、讀、曹、操」。接下來,題目與正文之間宜有大停頓,而詞句的音準、抑揚頓挫都要講究(亦即找出每句的關鍵字詞、每段的關鍵句,推敲抑揚頓挫的安排,以及字詞間的緊連性),句中的關鍵語詞和詩小節中的關鍵句子,才以「誦」的方式將音抬高、拉長,大部分還是以「讀」的技巧為主。詩小節之間的分段處宜顯現出來,此時可以用眼神或肢體動作,在聲音暫停之際使舞台不至於冷場。朗誦須背稿,空出雙手以表現肢體語言,肢體語言的表現重點在於輔助刻畫文情與聲情,不誇張、不彆扭,自然地做出來。如有需要,可以在舞台上稍稍走動,但宜以中心位置為準,不要太過偏離。   此外,個人朗誦宜以原詩樣貌呈現,重要詞、句可以反覆,但不宜增添過多詩句以外的詞語或文句。至於詩歌的題材,最好選擇適宜朗誦者的年齡及經驗足以勝任者,譬如高中生或國中生若獨誦洛夫的〈愛的辯證〉、或淡瑩的〈西楚霸王〉,究竟能夠理解多少文情是較令人懷疑的。朗誦詩歌是美好愉悅的事,我們不希望孩子們努力地老氣橫秋,「為解新詩強說懂」。還有,如遇比賽,所選的詩歌作品的「年齡」不應太老,選來選去如果都是詩人十幾、二十年前的作品,彷彿我們的詩人很不長進似的,也對不起詩人。而且,不能和時代脈動扣合的詩歌作品,聲情表現得再好也是不容易引起聽眾共鳴的。 2‧團體朗誦的技巧   「團體朗誦」的基本技巧分為:獨誦、合誦、輪誦、複誦、疊誦、滾誦。「團體朗誦」就是將這些基本技巧加以錯綜變化,揉合運用:(潘麗珠,2002)   1)獨誦:一個人朗誦,是最基本的技巧,也是最重要的技巧,對於詩句的玩味、讀法的推敲、節奏的掌握、聲情的表現等,要細細斟酌。   2)合誦:一群人一起朗誦,故也有人稱之為「齊誦」。這一群人可以是三人、五人、十人、二十人或全員。合誦最重要的要求是整齊,不能有人「放砲」。合誦易顯現磅礡的氣勢。   3)輪誦:一句一句分組(人)輪流朗誦。有兩種情形,分兩種效果。所謂「有兩種情形」,一是不同句子的輪誦,另一是相同句子的重複(此即「複誦」),後者往往是為了凸出該句子的重要性;所謂「分兩種效果」,視接句的快或緩而產生不同的趣味,輪誦接得快將塑造緊張、迅捷的效果,接得慢則有舒緩、悠然的味道。因此使用輪誦技巧要看所想塑造的效果或情味是什麼。   4)疊誦:不同組別輪流朗誦時,聲音有交疊的情形者,謂之疊誦。使用疊誦,會塑造喧嚷、繁複的感覺,聲音若聽不太清楚,在疊誦前或疊誦後,「獨誦」或「合誦」一次,有助於聽眾的了解。   5)滾誦:又叫「襯誦」,一組聲音較小做襯底,另有一較大的聲音是主要的誦聲。做襯底的聲音可以是讀或誦或吟或唱,相對的主要誦聲也可以是讀或誦或吟或唱。滾誦的聲情效果極為獨特而豐富,往往能夠塑造聲音的立體感。   適合團體朗誦的現代詩,宜符合「內容要明朗、文字要順口、主題能動人、長度要適中」等原則。(潘麗珠,2003)畢竟朗誦詩是以聲音喚起聽者的共鳴為要務,詩歌內容若不明朗、文字若不順口,即不容易達成此一目的,而聲音的速度極快,接收者若來不及意識或理解到文字內容,效果必然大打折扣。至於動人的主題也是為了引發聽者的興趣,尤其切合社會脈動的作品更易吸引聽眾的注意。所謂「長度要適中」,則是考慮到時間的因素,如果參加比賽更不能不注意。(潘麗珠,2003)   朗誦詩曾於反共抗俄高唱的年代裡,有一段振奮人心的風光(雖然現在聽起來極不自然,易起雞皮疙瘩,但那是錯解了朗誦的方式的緣故),無論聽眾喜不喜歡,對人心的激勵有著積極的作用,卻是無庸置疑的。如今台北市、台北縣每年都舉辦國高中詩歌朗誦比賽,其他縣市(如新竹縣)也偶有舉行,對學生便產生積極的影響。透過詩歌朗誦活動,學生又多學了一首詩,多探尋了現代詩歌的花園。 但有一些現代詩作品,只適合眼讀心解,不適合發為朗誦歌詠(這一點與古典詩有著本質上的不同),或是只適合個人讀誦而不適合團體朗誦,其間微妙關鍵處,就在於文字的明朗度與音韻節奏的講究與否。詩歌創作者這一部分若不注意,就詩歌的流行傳播而言,便少了一個管道,平白自陷詩歌於「小眾」文學的囹圄,或者更直截地說,是無知覺地忽略了讀者的朗誦需要。從筆者長期研究現代詩,密切觀察來看,朗誦詩是詩人可以也應該著力的待拓墾地,網路詩的Flash效果,受制於視覺性的侷限,不見得比聲音效果的流播威力強大。如果這個時代的美學風潮是可以引動的,我們的詩人志氣何在? (二)現代詩歌聲情的表現形式之二:歌詠的方式 「歌詠」的方式有二,一種是音樂家為現代詩的譜曲,如早期徐志摩的〈再別康橋〉,余光中的〈昨夜妳對我一笑〉,民國六、七○年代的一些校園民歌如〈偶然〉、〈橄欖樹〉等,或是例如歌手齊豫《天使之詩》專輯裡所收錄的如〈傳說〉(余光中作)、〈雁〉(白萩作)、〈牧羊女〉(鄭愁予作)、〈春天的浮雕〉(羅門作)、〈風〉(三毛作)等等,又例如台語歌謠〈戲棚腳〉(吳念真作)、〈春天乀花蕊〉(路寒袖作)等等,都是膾炙人口的詩歌!這些作品的聲腔旋律,無疑交織、湧動著現當代詩人、作曲家、歌唱者與演奏者的心血,聲音美感較為豐富、悅聽,風格相對較為華麗,較具有詩歌聲情流播的優勢,往往能夠形成一時的風潮,使「詩」以「歌」名,引起廣泛的注意,甚至長久的記憶。 「歌詠」的另一種方式,則是「行吟」,依「腔隨字轉」(字調轉樂調)的方法,將現代詩如古典詩歌的長短句一般,「吟誦」出來(潘麗珠,2001b),就像月下獨酌的李白「我歌月徘徊」的「歌」樣。此種聲情表現方式不須受到樂譜的拘限,長音短音的處理、音階高低的調整、節奏快慢的變化、裝飾聲腔的有無、何種語言的使用,全視吟誦者對詩歌作品的理解與詮釋,創意可以揮灑的空間極大,極有表現性,但一般人對之較為陌生、不太習慣,不習慣的原因只是沒有吟誦的習慣,並非不能或學不會。(筆者曾於教育部顧問室所支持的「詩歌吟誦創意教學行動研究」專案中,舉辦了「青少年詩歌夏令營」,對從不曾吟誦的青少年加以實驗,現教現學的效果極為驚人。)此方式較適合情詩作品,尤其是適合一人獨自沉吟的情詩,這與「行吟」此一聲情表現的特質在著重於個人的抒發有關。以下,即是「朗誦」與「歌詠」的示例。 三、現代詩歌聲情藝術表現之示例   以下示例,一為羅門〈麥當勞午餐時間〉,筆者曾於所著《雅歌清韻》一書中處理過,但未將詩稿處理的樣貌呈現出來,(潘麗珠,2001a)此次的呈現,只是詩稿處理的一種可能,有興趣者可以舉一反三,進行多樣化的改變處理;另一為杜十三詩作、李泰祥譜曲、林文俊演唱的〈自彼次遇到妳〉。前者係「朗誦」方式,後者則為「歌詠」。 (一)示例一:羅門〈麥當勞午餐時間〉      一、    一群年輕人\帶著風\衝進來\被最亮的位置\拉過去\同整座城\坐    在一起\\窗內一盤餐飲\窗外一盤街景\手裡的刀叉\較來往的車\    還快速地穿過\迷妳而帥勁的\中午      二、    三兩個中年人\坐在疲累裡\手裡的刀叉\慢慢張開成筷子的雙腳\走    回三十年前鎮上的小館\六隻眼睛望來\六隻大頭蒼蠅\在出神\整張    桌面忽然暗成\一幅記憶\那瓶紅露酒\又不知酒言酒語\把中午說到    \那裡去了\\當一陣陣年輕人\來去的強風\從自動門裡\吹進吹出    \你可聽見寒林裡\飄零的葉音      三、    一個老年人\坐在角落裡\穿著不太合身的\成衣西裝\吃完不太合胃    的\漢堡\怎麼想也想不到\漢朝的城堡那裡去了\玻璃大廈該不是\    那片發光的水田\\枯坐成一棵\室內裝潢的老松\不說話還好\一自    言自語\必又是同震耳的炮聲\在說話了\\說著說著\眼前的晌午\    已是眼裡的昏暮 1‧詩稿處理之一種可能      一、 一群年輕人    (三、五或十人一起合誦,顯示「群」的意義) 帶著風      (接續第一句仍用「合誦」) 衝進來      (同上,語速宜快) 被最亮的位置   (獨誦,且與下句緊接一起) 拉過去      (獨誦,「拉」字宜拉長音,以顯示「拉」的味道) 同整座城     (全體合誦,因為是「整座城」,與下句緊連一起) 坐在一起     (合誦) 窗內一盤餐飲   (「合誦」結合「輪誦」,詳「說明1」) 窗外一盤街景   (同上) 手裡的刀叉/較來往的車 (獨誦,語速適中即可) 還快速地穿過   (獨誦,語速稍快,以呼應「快速」) 迷妳而帥勁的   (獨誦,語速適中,「而」字音略長以示轉折,聲音宜亮) 中午       (獨誦,語速適中,聲音宜亮)      二、 三兩個中年人\坐在疲累裡  (獨誦,稍蒼勁的聲音,具「疲累」之感) 手裡的刀叉\慢慢張開成筷子的雙腳 (獨誦,「慢慢」重複三次) 走回三十年前鎮上的小館   (四人「疊誦」,從「三」字疊起,詳「說明2」) 六隻眼睛望來\六隻大頭蒼蠅 (「輪誦」加「複誦」,詳「說明3」) 在出神           (獨誦,語速稍緩) 整張桌面忽然暗成\一幅記憶 (另一人獨誦,兩句緊接,注意「暗」字宜沉) 那瓶紅露酒\又不知酒言酒語\把中午說到\那裡去了 (換另一人獨誦) 當一陣陣年輕人\來去的強風 (合誦,宜鏗鏘有力) 從自動門裡\吹進吹出    (合誦,「吹進吹出」迴環複誦,詳「說明4」) 你可聽見寒林裡\飄零的葉音 (獨誦,末句語速宜稍緩)      三、 一個老年人\坐在角落裡   (獨誦,末句語速宜稍緩) 穿著不太合身的\成衣西裝  (另一人獨誦,兩句宜緊接,因根本是一句) 吃完不太合胃的\漢堡    (又一人獨誦,兩句宜緊接,因根本是一句) 怎麼想也想不到       (全體合誦) 漢朝的城堡那裡去了     (一人主誦的「襯誦」,詳「說明5」) 玻璃大廈該不是\那片發光的水田 (同上) 枯坐成一棵\室內裝潢的老松 (獨誦,兩句緊接,語速宜緩) 不說話還好         (另一人獨誦,語速適中) 一自言自語         (同一人獨誦,「自言自語」迴環複誦) 必又是同震耳的炮聲\在說話了 (全體合誦,兩句宜緊接) 說著說著          (「輪誦」加「複誦」,詳「說明6」) 眼前的晌午\已是眼裡的昏暮 (獨誦,兩句宜斷開,末句語速漸緩) 2‧說明   1)「窗內一盤餐飲\窗外一盤街景」以「合誦」結合「輪誦」的方式,展 延成「窗內一盤餐飲\窗外一盤街景\窗外一盤街景\窗內一盤餐飲\一盤餐 飲\一盤街景\一盤街景\一盤餐飲」的頂針形式,塑造出人來人往、快速用 餐,用餐也成為街景,而街景也成為餐飲的一部分的意趣。   2)「走回三十年前鎮上的小館」使用「疊誦」,這是因為「記憶」的特質 使然。當我們回想時,思緒並不規律,而是紛紛杳杳,甚至有些思緒會重疊。 使用「疊誦」,恰好可以傳遞這樣的韻味。   3)「六隻眼睛望來\六隻大頭蒼蠅」重複一次,全員分成兩組「輪誦」, 以凸出「六」字的意味,以及「眼睛望來大頭蒼蠅」的突兀、卡通效果。   4)「吹進吹出」展延成「吹進吹出\吹出吹進」,分兩組以「合誦」的方 式「輪誦」,是為了呈現自動門的風因一再開、關而不斷進、出。   5)「漢朝的城堡那裡去了\玻璃大廈該不是\那片發光的水田」以「想不 到」三字「襯誦」處理。這是為了深化「怎麼想也想不到」的意蘊。   6)「說著說著」以「輪誦」方式重複四次,藉以凸顯老人自言自語、自語 自言,絮絮叨叨的寂寞形象。   7)詩的第一節開頭,以全體學生合誦,而第二、三節則以單人獨誦,正是因為第一節是「一群年輕人」,而第二、三節變成「三兩個中年人」及「一個老年人」的緣故。(「三兩個中年人」,也是稀稀疏疏地分開坐,並不是一塊兒坐著。) 8)這首〈麥當勞午餐時間〉,筆者在處理時並沒有採用極為繁複的朗誦技 巧,這是為了方便聽眾初步的聆賞與了解,若在實際的教學課堂中運作,詩稿處理會比此例複雜得多。到了詩社的表演活動或到舞台上進行朗誦比賽時,則又比課堂運作更為繁複。 (二)示例二:杜十三〈自彼次遇到妳〉──李泰祥曲.林文俊演唱 自彼次遇到妳/著開始了我的一生/是前世註定的命運/咱兩人相閃在 滿滿是菜仔花的田埂中/雖然無知妳的芳名/但是永遠留著妳的身影/ 在阮的心內/妳是寒冬的日頭/妳是黑暗中的月光/妳親像妖豔的紅花 /置風中搖動微笑/滿面的春光/滿面的春光/有彩霞/有天星/有海 湧/自彼次遇到妳/妳是我不醒的夢/妳是我不醒的夢/真想未擱遇到 妳 1‧歌譜:李泰祥譜(曲譜暫略,請聽CD) 2‧行吟譜:潘麗珠吟‧陳秉貞採譜 3‧說明 1)李泰祥的作曲,旋律高、低流轉和杜十三的詩歌文字內容,聲情、文情密合度非常大,極容易讓閱聽人感受到詩歌文字的內涵與情意。例如「咱兩人相閃在滿滿是菜仔花的田埂中」句,「滿滿是菜仔花」是關鍵詞,點出了相會地點的情景,聲腔走高,而「妳的芳名」和「妳的身影」被強調的重點都在「妳」,也是音樂小節裡的高音等等。李泰祥之作,因為是音樂家的譜曲,聲腔音域的振盪及歌手的演唱都具有十足的表現力,旋律的情意分飽滿,與詩歌文情可說是相得益彰。   2)行吟譜中顯現的筆者的歌詠,整首作品音腔跳盪的幅度較小,某些詩句的聲腔與李泰祥的曲譜頗為接近,並非筆者抄襲,而是李氏作品其旋律腔調和詩作文字聲調原本就極為相符,而詩歌吟詠的腔隨字轉,「腔」本來就是依據「文字聲調」發展而來之故,如此,聽者方不致聽錯字、會錯意。由於行吟歌詠是較具個人化色彩的自我表現,這首情詩作品,相對的就較為婉約柔和,表現性的強、弱取決於歌詠者的揮灑。    *     *     *     *     *   以上「團體朗誦」與「行吟歌詠」的處理原則,可以總結一句重要的話語:形式與內容的美學統一!形式,指的是所運用的各種技巧;內容,指的是詩句的精神意旨;兩者的相互搭配、扣合,「以聲寫意」(以朗誦、歌詠之聲,傳達詩的文字情意)是詩歌朗誦歌吟最重要的美學要求!



太平洋的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貼:現代詩歌聲情藝術及其美學義涵(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