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19

鋼鐵人(Iron-Man)~偽善的好萊塢與令人憎惡的美國帝國主義

 
百憂解的無責任影評

 
首先我要承認,我非常痛恨美國的帝國主義行徑,那種自大、傲慢至極的世界觀。連帶地,這也讓我恨屋及烏地討厭美國英雄,與美國英雄電影。
 
「英雄」蘊育自多種文化的根柢,例如人類對於現實的不滿、對於公義和平等的想像和需求,以及歷史上某些英雄人物的典型。這種對「英雄」的渴求,散見在各種故事、傳說、童話與神話當中,並在美國的英雄漫畫裡達到高峰──擁有各種「超能力」和難以想像的「完美人格」的正義化身。
 
我們必須承認,許多歷史上成功立業的人物,也就是「英雄」的文化原型,都擁有非常人所能的強韌意志力和長才,這當中曾掌權的,又會被更加的神格化和美化,彷彿集合了人類所嚮往的一切特質似的,完美無缺。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世間永遠不可能存有完美的人、事、物,這是貫通古今的通則也,然而人類卻對忙於塑造完美的英雄和人格者,並樂此不疲。
 
美國的帝國主義和好萊塢的偽善,就是其中的尤甚者。
 
美國身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擁有最昌盛的文明和最驚人的武力,而他們也樂於用他們最自以為是的價值去“管理”這個地球,並且妖魔化那些不聽命於他的國家、文化系統乃至於個人;這一切的作為就是美國之所以被批判為「帝國主義」的根本原因,他們的英雄漫畫和文化裡,就是窺探這種思想的最好窗口。
 
當然這種文化裡並不是沒有反省的聲音存在,但很多時候這種反省在好萊塢式的商業主義之下,很容易流於偽善。

 
鋼鐵人這部電影(原著漫畫我沒有見過),大概是由英雄漫畫改編成電的影裡最偽善的一片了。劇本的梗概如下:男主角是個武器設計天才,原本徹底信奉美國主義的價值,相信他發明的武器是用來殺光所有邪惡的美國的敵人的;而在某次出差阿富汗推銷武器時被邪惡組織所俘虜,他才驚覺他所發明的武器是多麼的邪惡和兇殘,也差點兒把自己殺死。等他脫困回到美國之後,他發現他的公司所生產的先進武器被偷偷賣到先前綁架他的邪惡組織裡,於是他就改良了鋼鐵人的功能,飛到阿富汗邪惡組織的基地去摧毀那些武器,並順便拯救了無辜的民眾……。
 
這個劇本的可惡有三:
1.          它玩了阿富汗,而美國是最沒資格完阿富汗的;
2.          它假裝反省,假裝批判了武器商人的惡有惡報,而後再吹捧了武器商人用更先進的武器去解救阿富汗無辜的民眾;
3.          在主角的反省面具包裝下,它還是徹頭徹尾地在美化美國的先進的武器科技能力,美化這種以暴易暴的輪迴。
 
必須更尖銳地批判的是好萊塢。好萊塢原本就是徹底地由商業邏輯運作,它們從來不會真的反省這個世界的荒謬和問題,它們只會利用這些荒謬和問題來賺錢──賺錢才是好萊塢的最高指導原則、最基本核心價值。但最該罵的還在後面:這群只管賺錢的文化禿鷹還很喜歡替自己難看的嘴臉塗脂抹粉,在劇本裡寫出某種反省,來救贖美國的民眾的罪惡感──ㄧ種累積多年的、對美國蠻橫侵略其它國家產生的罪惡感──而後在這種不痛不癢的救贖之後,再用美國人最熟悉的暴力邏輯去把壞人殺光光,來換取觀眾們的心安和滿足。
 
這種廉價的反省還真不是普通地令人作嘔。在電影院觀看這部鋼鐵人的時候,這種廉價讓我覺得非常憤怒,伴隨著其它觀眾們的驚呼笑聲,簡直令我憤怒到了極點。台灣人長期作為美國政治和軍事的看門狗,連文化都成為被殖民地,看著這部電影竟然還能笑……真是無言。小弟我個人對這種習焉不察的情況早已習慣,想說到網路上查查看有沒有人發表影評提出這樣的觀點,結果是──沒有。
 
或許有人會問:漫畫英雄電影這麼多,為什麼獨批鋼鐵人的偽善呢?這是因為:過去那些漫畫英雄電影裡,英雄們對抗的多半是罪犯,而場景也都在美國的城市裡,甚至是虛擬的空間(扁輻俠的高譚市可謂典型);膽敢這樣玩阿富汗的,鋼鐵人還是第一部。好萊塢身為美國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幫兇,還真的膽大到去玩阿富汗,也不想想阿富汗這卅年來的衝突紛亂,和美國的關係有多深,竟敢用這樣的廉價救贖來拍電影。
 
我只要問:假如你是阿富汗人,今天你看到這部電影時,會不會怒不可遏?!
 
當然這部電影不是一無可取,小勞勃道尼人長得很帥,演技也出色;電影的特效也頗有可觀之處,若抽掉阿富汗這個美國人最沒資格玩的元素,它還夠格讓我稱許是一部好看的娛樂片。但是它玩了阿富汗,那就是一部令人(我)作嘔的、偽善至極的電影。
 


從告別到告別終極版──談藝術生命的演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瓦舍小品》相聲重生的機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