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21

陽光下的生命沒有憂鬱 黃騰輝的油畫藝術 (徐恩存 中國美術總編輯 北京)



陽光下的生命,是世界上最富詩意的生動景象,畫家黃騰輝筆下的萬象都因陽光而生機郁勃,盡管,他以筆觸和色彩謳歌的是田園、海岸和室內靜物,但我們看到的卻是“陽光”下的生命歡樂、五彩繽飛和祥和寧謐的氛圍,這裡,沒有憂鬱。  (繼續閱讀)

黃騰輝以對自然生命的真切感受和體驗,由衷地禮讚“陽光”下的生命,因此,他的藝術強調的是“本真”,而他“本真”的油畫形式和語言,則以一種率性而不加雕飾的手法,形諸于畫面。

我們看到,在黃騰輝的作品中,其基本語言是點,線,他以直覺的方式,感性的把握事物的形態與本質,摒棄理性的邏輯規律,使思維方式獲得自由,進而把一切事物及其形態整合成內心情緒表達的符號,只能以直率抒寫生命感覺為目的,並體現為更簡潔,更單純的語言深度和高度。

閱讀作品,我們由衷地感受到黃騰輝作品最為突出的特點是溫馨祥和的韻致和人性氣息的濃鬱,作品由內而外地洋溢著明朗、天真與浪漫的詩意,畫家關注的是,世界存在的本質,而非表象;是世界存在的生命主題,而非生活瑣事;因此,一幅畫面簡潔的靜物,在優雅的中間色調中演繹出少見的豐富性,在極簡潔的筆觸、色彩的處理中,可見出源于心性的主觀特點,一切都不是事物的本來面貌,一切的出發點,都出于個性化的精神需要,因此,一切的技法表現、藝術處理等,都不是刻意為之的,而是源于內心靈性的從容與自然;所以在黃騰輝的油畫藝術中,並不特別注意細節的逼真描繪和技法的炫耀,強調的是他特有的生命感覺陽光下的生命,與自然合一、與生命合一、與藝術合一。

“片面的深刻”,是哲學對普遍性事物規律的概括,黃騰輝的油畫以輕鬆的筆調、單純的色彩、直率的用筆、生命的氣息,在超越三維空間之中,以平面化的空間方式,構築其藝術文本;重要的是,黃騰輝汲取了現代藝術的先鋒精神,大膽消解了時間、空間因素中的時間因素,使時間因素在畫面中消失,畫面中的一切只剩下空間中“物”和“物”的關系,這樣的源于內心,而非外部世界表象的平面展示,更加突出了他命名為“玫瑰”主題的陽光下生命特點;譬如:《墾丁玫瑰園》、《紛紅玫瑰》、《深情玫瑰》、《第三朵玫瑰》、《玫瑰花園》、《玫瑰之舞》、《玫瑰夜深情》等作品,都是這樣的。

時間因素的被抽離,使一切在空間中結構為一種距離、角度的數學關系,此時畫家眼中便沒有了一維空間關系的束縛與桎梏,而變得一切都可以隨心所欲的表達,“物”與“物”之間,沒有了距離、隔閡和固定軌跡,進而在“不真實的原則”中,在“抽象”的把握中,確立了自我與世界的關系,確立了藝術創造的角度、出發點與視野;在黃騰輝那“玫瑰”的總主題,是心靈表現的載體,而隱沒在其背後的“陽光”乃是一種對感覺的隱性歸納;在畫家的作品裡,“陽光”無處不在,從不直接表現。

藝術,只能是一種虛擬,一種想像,一種假設,而且,它們永遠是藝術追求的結果,並最終體現為精神性;我們閱讀黃騰輝的油畫,的確感受到畫家詩意的胸懷,他愛這個世界,他愛萬物生命,他愛與這同類的人們,他用表現性手法、感性生動的生命形式,把沒有憂鬱的生命引向“陽光”、引向“祥和”和“靜謐”,他創造了夢和詩的家園。

黃騰輝的油畫藝術,並不屬于某種特定的範疇和樣式,它是一種生命意識和心境的表達,他想做的是,在有限的畫面空間中,做自己想做的事,讓心靈中的世界和現實世界和諧為一,並以自己的方式給個關于世界的答案。
 
“陽光下的生命沒有憂鬱”,是我們對黃騰輝“玫瑰”主題系列作品的審美概括,他筆下的雍容、典雅與率真,又時時煥發出“當下”少有的貴族氣質;與我們的閱讀闡釋相比,畫家則顯得更為平靜坦然;他平靜的選擇了直覺感受與“本真”式的表現;在他那裡,一切歸于天真,一切歸于“陽光”,沒有陰暗,沒有憂鬱,他以自己的作品為人們祈求博愛和美好。

“玫瑰”,在黃騰輝的油畫藝術中,是一個象徵的人文符號,而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世界永恆的詩意,以及人在內心世界中對真、善、美的不倦追求。
  
黃騰輝的作品,表明了純真的良知,博愛的精神,樸素的美感,這是藝術最大的充實,因而也是藝術之大美。

徐恩存寫於北京
2009.10.17


《採用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協議釋出》



2009藝術年曆自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太陽の下でうつがない。 黃騰輝の油彩画アート (徐恩存、中国アートエディター 北京)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