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大家至此一游
2008/10/20

廢棄

由於想要簡便的環境,所以將這裡的一切都回歸到我的數個主要站點

大陸站點
http://blog.sina.com.cn/ppppppppp29

台灣站點
http://blog.yam.com/ppppppppp29

優酷站點
http://u.youku.com/user_show/uid_ppppppppp29

aNobii
http://www.anobii.com/ppppppppp29

餘外的點一律廢棄,緊急啟用則另議。
繼續閱讀
2008/10/18

六佾舞六六為非的論證

        九月,考仲子之宮將萬焉,公問羽數於眾仲,對曰,天子用八,諸侯用
        六,大夫四,士二。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故自八以下。公從之。
        於是初獻六羽--始用六佾也。

對曰先說降殺的等第,然後卻突然繞到『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所以這句一定跟上
下文有相關,這句話是『跳舞是為調節音樂而行八風』,但是後面卻又跳到『故自八以下
』,表示它這個是『針對舞而言』要不然它幹麼特地提出來,弔詭就出現在這裡。

既然是針對舞而言,那音樂就是固定的,意思就是我把舞跟音樂分開,所以降殺的是
什麼?八音?不可能。八風?不可能,因為他要跟音樂相對,『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
』,樂工既然有奏八音,表示跳舞一定也要與它相副,要不然就不協了。

那麼為什麼後面又來一句『故自八以下』?明顯的怪。為什麼這麼說?因為自八以下
是降羽數,如果配上『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來看的話,就會變成降殺的是八風!而
又因為和諧的八音要跟八風相副,所以降到士大夫一級,不只只有四個人跳,樂工也只能
敲兩個樂器!因為要協和,所以只能敲兩個樂器?這很明顯的不可能。

所以這裡的『八』講得只是緣起的時候,最隆重最正式的狀態是『夫舞所以節八音而
行八風』,所以最高的羽數定為八。但是『夫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是客觀的狀態,所
不管八佾、六佾、四佾、二佾(舞)都一樣,必須要有『八』這個數字在其中以符合『夫
舞所以節八音而行八風』。

所以我會認為一列有八人,因為典型的禮儀都是越高級時間越長(當然這也包含三獻
),所以從八佾到二佾都長達八個樂章不可能,況且樂章是屬於樂工自己演奏跟舞無關,
但是如果配上不同的八種舞型呢?不可能,因為八佾從頭到尾都一套舞,沒有太多的變化
。而只有一列八人才有其可能性。所以前面的『《春秋》:晉悼公納鄭女樂二八,晉以一
八賜魏絳。』就可以拿來當旁證,因為這乃是『舞』的公制。
繼續閱讀
2008/10/18

太平記

中文名称:太平记
英文名称:Taiheiki
发行时间:1991年01月06日
导演佐藤乾夫
演员足利尊氏 .... 雨笠利幸→真田广之
   赤桥登子 .... 泽口靖子
   足利贞氏 .... 高野八诚→绪形拳
   上杉清子 .... 藤村志保
   足利家时 .... 小形竹松
   足利直义 .... 高桥守→高岛政伸
   足利直冬 .... 山崎雄一郎→筒井道隆
   足利义诠 .... 稻叶洋介→森田佑介→片冈孝太郎
   光王 .... 枝松拓矢
   佐佐木道誉 .... 阵内孝则
   高师直 .... 柄本明
   高师泰 .... 武内伸一郎→盐见三省
   高师氏 .... 安部彻
   高师重 .... 辻万长
   高师行 .... 左右田一平
   赤松円心 .... 渡边哲
   赤松则佑 .... 斋藤拓→斋藤志郎
   一色右马介 .... 横山勇→大地康雄
   细川显氏 .... 森次晃嗣
   楠木正成 .... 武田铁矢
   楠木正季 .... 赤井英和
   楠木久子 .... 藤真利子
   楠木正行 .... 北代隼人→加藤盛大→中村繁之
   北条高时 .... 片冈鹤太郎
地区:日本
语言:日语
简介
23.JPG

【片 名】:太平记
【原 作】:吉川英治(『私本太平记』)
【电视台】:NHK
【导 演】:佐藤乾夫
【演 员】:雨笠利幸 真田广之 泽口靖子
【编 剧】:池端俊策、仲仓重郎 
【配 乐】:三枝成彰
【制作人】:永原庆二、尾崎秀树
【产 地】:日本
【片 长】:49集
【语 言】:日语
【首 播】:1991-01-06
【简 介】:

太平记是NHK于1991年播出的第29部大河剧。原作是吉川英治的《私本太平记》,全四十九集,播出期间是1991年1月6日到12月8日,平均收视率26%,最高收视率34.6%。

本剧是叙述南北朝时代分裂为两个皇朝的战乱故事。吉川英治的原作原本是描述镰仓时代、足利尊氏举兵到镰仓幕府灭亡、建武新政、南北朝动乱,最后写到尊氏之死。但是在本剧后半有关『观应扰乱』等故事,则是吉川原作没有的创作。

http://www2s.biglobe.ne.jp/~tetuya/REKISI/taiheiki/taiheiki.html
繼續閱讀
2008/10/18

淺談『鴉片有益論』與連橫平反。

連橫撰文《新阿片政策謳歌論》(坊間多稱《鴉片有益論》),辯稱鴉片有益,觸犯
眾怒,被台中詩社櫟社開除會籍,林獻堂疏遠連橫和兒子連震東。由於在台灣已經無
法立足,連橫全家相繼離開台灣,移民中國大陸,連橫最後因肝癌病逝於上海,客死
異鄉。

原連結


鴉片有益論

在台灣日治時期後期,由於台灣人民族自覺的覺醒,抵制阿片(即鴉片)逐漸有成,吸食
者顯著減少,因此阿片的專賣的收入也就跟著減少。當時台灣阿片的進口是由三井物產所
株式會社獨佔。由於吸食者減少,台灣總督府於是在1929年1月頒布「改正鴉片令(按:
當為「改正阿片令」)」(陳明道 2003)。

這項法令頒布之後,引起全台有識之士的憤怒。然而,連橫卻於1930年3月2日,在日本人
御用報紙《台灣日日新報》上發表《新阿片政策謳歌論》(坊間多稱《鴉片有益論》)辯
稱鴉片有益的意見書,其中最令人不恥的言論有:「台灣人之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
散也 …… 我先民之得盡力開墾,前茅後勁,再接再厲,以造成今日之基礎者,非受阿片
之效乎?」

此篇論稱「鴉片不僅無害,甚至還被稱為長壽膏,是有益的」的文章一經發表後,「全台
輿論譁然,蓋當時台胞方藉鴉片特許問題,義正辭嚴,以與日本統治當局奮戰,驟見此文
為虎作倡,都怒不可遏。連橫頓成眾矢之的」(林元輝 1998,12)。連橫如此媚日之舉
,連當時的民族運動領袖林獻堂都看不下去了。3月6日,林獻堂在日記上這樣寫著:

「 3日(按:應是2日)連雅堂曾在《台日》報上發表一篇,說荷蘭時代阿片即入台灣,
當時我先民移殖於台灣也,台灣有一種瘴癘之氣,觸者輒死,若吸阿片者則不死,台灣得
以開闢至於今日之盛,皆阿片之力也。故吸阿片者為勤勞也,非懶惰也;為進取也,非退
步也。末雲僅發給新特許二萬五千人,又何議論沸騰若是?昨日槐庭來書,痛罵其無恥、
無氣節,一味巴結趨媚,請余與幼春、錫祺商量,將他除櫟社社員之名義。余四時餘往商
之幼春,他亦表贊成。(引自李筱峰 2003) 」

因此,台中詩社櫟社隨即集會開除連雅堂會籍,使他連帶和兒子連震東遭林獻堂一派人士
疏離,父子兩人只好先後到《昭和新報》任職。陳明道(2003)也認為,「此種鴉片有益
論,成為連雅堂一生的污點。」

客死上海

由於在台北幾乎已經沒有人願意再和連橫交往,他於1931年返回台南,借寓別人家中,「
不復與北人士相聞問」。

由於在台灣已經無法立足,連橫籌謀讓獨子連震東去中國大陸尋求出路。該年4月,連震
東即帶著連雅堂的八行書,前往大陸投靠民國初的參議院議長張繼(陳柔縉 1999)。

兩年後,連雅堂覺得台灣「不可一日居」,獨子又已在大陸落腳,才移居中國(陳柔縉
 1999)。1936年,連橫因肝癌病逝於上海。

原連結

新阿片政策謳歌論

臺灣阿片問題,比月以來,議論沸騰,或以為當行勵[1]禁,或以為須再特許,究之皆一
偏之論,未能盡其全也。夫天下之事物,有利必有害,有[害]亦有利;是故利害之中,必
當權其輕重得失,而後可以無憾。夫阿片之為利為害,論者多矣,不須贅言。顧以全世界
而觀之,出產之多,消費之巨,若以臺灣吸食之量而比之,不及百分之一,似乎不成問題
;然為國計民生起見,亦不得不善為處置。

查阿片之傳入臺灣,始於蘭人統治之時,距今已三百年。歸清以後,移民漸至,曠野
漸開,而榛莽未伐,瘴毒披猖,患者車取死,惟吸食阿片者可以倖免,此則風土氣候之關
係,而居住者不得不吸食阿片;如俄羅斯人之飲火酒、南洋土人之食辣椒,以適合環境,
而保其生命。故臺灣人之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惰也;為進取也,非退守也!平心而
論,我輩今日之得享受土地物產之利者,非我先民開墾之功乎?而我先民之得盡力開墾,
前茅後勁,再接再厲,以造成今日之基礎者,非受阿片之效乎?然則阿片之害,人言嘖嘖
,而以臺灣歷史觀之,故亦有利也。夫烏頭毒藥也,可以殺人,而亦可以治病;河豚美味
也,可以爽口,而亦可以損生,惟在用之得宜爾。

道光十年,閩浙總督孫爾準以各省消用阿片甚巨,耗民損財,奏請禁止。十八年,復
因御史黃爵滋之奏,下詔嚴禁,初犯者刑,再犯者死,?於澳門焚燬英商阿片一萬三千六
百餘箱。英人不服,遂至構兵,而訂江寧之約,其禁遂弛。當是時,臺灣兵備道姚瑩亦奉
庭[2]旨,勵行嚴禁,然以訂約之故,時令不行,而吸食者猶故也。光緒十年,法人之役
,臺灣戒嚴,兵備道劉璈以臺灣阿片既不可禁,又須購之外國,損失甚大,奏請撥給官莊
,許民播種,自產自給,以挽利權,廟議許久;而臺灣之阿片乃愈盛。夫臺灣人民吸食阿
片,固非一朝一夕之故,染之既久,積之也深,自不能一時斷絕;雖過去之事,而亦足為
今日之參考也。

帝國領有之初,政府則議禁止,嗣因習慣上、人道上之故,乃立漸禁方針。是時,特
許吸食者十六萬人,閱今三十餘年,僅有二萬五千人,使非漸禁之功效,則此三十年間,
戶口之增加,富力之日進,吸食者當在三十萬人以上。則此次再請特許者二萬五千人,亦
不過全人口二百分之一分強爾,無大關係,亦不成大問題,又何事議論沸騰哉!唯今日阿
片問題,關係國際信義,固不可不權其利害之大小輕重,以期無憾!

夫世界今日之吸食阿片,非僅臺灣也。支那為阿片最盛之國,十數年來,外標嚴禁之
名,內收稅金之實,則各省武人據地稱雄,擁兵自衛,莫不勒取阿片之巨利;國民政府雖
言禁止,而法令早已不行!南洋群島以及產地之印度、波斯、土耳其尚多吸食,則歐洲人
士亦有飲用,且多屬上流社會;美為文明之國,而報載吸食阿片者達二百萬人,可謂怪事
!夫美國固勵行禁酒矣,然而密輸者如故,密飲者如故,牟利之徒且以汽船設大酒館於公
海之上,以供遊客之豪飲,而政府無如何也。

臺灣阿片之害,政府無難禁止,然為習慣上、人道上而觀,故有再行特許之議,命各
保甲曉諭有癮者自行申請,再由醫師診察,以驗其癮之輕重,可謂周至!今若遲疑不決,
收回成命,則當局失信於保甲,保甲失信於人民,而政府之威嚴損矣!聞臺北市內各保甲
已聯名申請照行,此亦民意也。夫治民者,在安民,不在擾民;在順人之情,不在拂人之
性。今政府既有特許之意,人民又有希望之心,自可照議而行。其受特許者,苟非體氣之
大弱,痼疾之癮癒,自任改除;即舊時之特許者,互相勸勉,冀斷其癮,以促成政府漸禁
方針之美意。如是,不及三十年,臺灣阿片不禁自禁,豈非持平之道哉!

駁正

    其實連橫只不過是犧牲品,重點不是他強調鴉片有功於台灣的開墾,這種鎮定型的藥
物都會帶來阻緩神經傳導的功能而達到麻醉的功用,這對當時沒有隨行醫生披荊斬棘的開
台先人來說,這種藥物的確是必要的,更何況漢人的開墾中除自然的因素外還需要提防不
同省籍、蕃人的攻擊,這是從藥物角度入手。

    然後,事實上在當時,的確有『吸鴉片可以抵禦瘴癘之氣』的說法,也被很多人奉行
,我在網上找到兩篇,當然我僅節錄與鴉片有關的部份講。

第一

    瘴氣多在雨季流行,所以在每年清明到霜降期間,內地人是輕易不敢到夷方壩。就是
生長在當地山中的居民,在雨季也不敢隨便下壩子。當地人和馬鍋頭認為瘴氣是毒蟲身上
散發出來的毒氣。因此所謂的“黑蛙瘴”,就是毒蛙身上的毒氣;“蜈蚣瘴”,就是蜈蚣
身上的毒氣;“黃鱔瘴”,就是黃鱔身上的毒氣;“長蟲瘴”,就是蟒蛇身上的毒氣;“
仙女瘴”,就是幽靈鬼怪作崇的毒氣。這類毒物,伏在地下,年深日久,成為精怪,吐出
來的氣,便是瘴氣。氣如煙雲,散佈空中,呈不同顏色:黑色之霧最毒,中人必死;五色
霧,多現於日出日沒時,其毒次於黑霧;白霧是最常見的,毒最輕。根據此種觀念,於是
邊地人在解放前對於躲避瘴氣,就有所謂的“三不一吹”辦法。即:一不起早,因為早晨
多霧,霧中時有瘴氣;二不吃飽,過飽胃滯,便易中毒;三不討小,討小便是納妾,不納
妾保精力以抗瘴;所謂的一吹便是抽鴉片煙,滇地稱吸鴉片為吹煙,入邊的人都相信吸鴉
片煙可以避瘴毒。

第二

根據有關的記載,早在唐朝,阿拉伯人在廣州等處貿易時,鴉片就已作為藥物也隨之輸入
。16世紀初,葡萄牙人在廣東沿海活動時也帶進了鴉片。可是,明中期前,中國人使用鴉
片主要是一小點地吞食或和其他藥服用,用於吸食則是在明中期後受吸煙形式影響才有的
。姚薇元《鴉片戰爭史實考》說:“蓋南洋濕瘴,土人好用水管吸食煙草(水管吸煙草創
自波斯人,我們舊時的水煙袋即其遺制),謂可祛濕避瘴,偶于水中溶於鴉片吸之,倍覺
愉快,因此,發現鴉片吸食的方法。”這就說明燃吸鴉片是在吸食煙草之後。假設合浦的
器具是吸鴉片用的,也證明那時已經有煙草了。

    連橫當然也是接觸過這些史料和台灣當地的地方民情才說出這些話,就算是心理上(
迷信上)的一種慰藉而存在,說鴉片是當時墾荒的一帖良藥也不為過,這種厭勝的原始信
仰式的『求心安』我想在當時應該是普遍存在的,連橫就敗在林獻堂他們的不肯去探求歷
史真正是如何而只想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

    他們的政治目的又是什麼呢?一九二九年的元月,台灣總督府頒布「改正鴉片令」,
重新發給吸食者許可證二萬五千人,如此可讓這些依附在阿片大賺其錢的特權份子依然大
發利市。這項法令頒布之後,引起全台有識之士的憤怒。原因有從一八九七年有吸食特許
者五萬人,但在一九○四年卻新給特許三萬餘人,一九○八年又特許一萬六千人,每年皆
有增加特許人數,至一九二八年總共追加特許計有十七萬餘人。此時蔣渭水、林獻堂等人
的心中只有『毒害台灣』這念頭,只要跟這標語犯衝,誰就是護航,誰就是錯,誰就必須
是那犧牲者,是那千古罪人。

    壞在連橫看不清局勢又寫不清重點,站的地方就那麼靠日方一點,就中槍了。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