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12/17

台北市以外都是鄉下(轉述語氣reported speech)



 
米克斯女生貓謝小丸子一輩子只住過一個城市,那就是台北市。她出生在台北市,從小學到大學讀過的學校也全都在台北市,上大學時第一次有外縣市來的同班同學,所以在她眼中台北市以外的地方都是外縣市,都是鄉下,都是南部。
 
讀大學時謝小丸子有一個同學叫做林阿乖,他是一隻住在基隆的米克斯男生貓。有一天謝小丸子和林阿乖一起手牽手去重慶南路買課本,等紅綠燈過馬路時,林阿乖看沒有車就闖紅燈過馬路了。謝小丸子是一隻守法的台北市女生貓,她跟林阿乖說闖紅燈是不對的。
 
謝小丸子說:It is not right to run the red light. 闖紅燈是不對的。
(今天要說的轉述語氣。什麼是轉述語氣?就是有人說了一句話,你後來轉述了那句話。因為是後來轉述的,你要把當時的動詞時態往過去推。以這句「闖紅燈是不對的」來看,動詞是現在式is,如果你日後要轉述說:她說闖紅燈是不對的,你要把is往過去推變成過去式was。 She said it was not right to run the red light. 她說闖紅燈是不對的。來看更多例句。)
 
但是林阿乖說他在基隆都會乖乖的等紅綠燈,來台北市讀書後發現台北市貓都闖紅燈,所以他才跟著闖紅燈。謝小丸子聽了很不服氣,她明明就是台北市貓,她明明都會乖乖的等紅綠燈,誰說闖紅燈的都是台北市貓。她跟林阿乖說並不是闖紅燈的都是台北市貓,像你林阿乖就不是,都是你們這些外縣市來的貓破壞台北市的交通,誰說我們台北市貓都不看紅綠燈。林阿乖聽了也很生氣,覺得謝小丸子根本就歧視外縣市的貓,有台北市貓的自大優越。
 
林阿乖說:You discriminate cats that are not from Taipei City. 妳歧視台北市以外的貓。
(這句的動詞是現在簡單式 discriminate 歧視,還有後面形容詞子句中的現在式be動詞are,改成轉述語氣時兩個動詞都要改成過去式。He said she discriminated cats that were not from Taipei City.)
 
於是兩隻氣呼呼的米克斯貓就決定站在路邊觀察,看到闖紅燈的貓時,就去問問他們是從哪兒來的,反正謝小丸子和林阿乖一定要拼個輸贏就是了。不管是台北市貓還是基隆市貓,都是同一個愛計較的德性。
 
謝小丸子和林阿乖就站在路邊等,等了好久後終於看到一隻老老的穿汗衫的貓阿被闖紅燈,兩貓立刻跑去問貓阿被。穿汗衫的貓阿被看到兩隻氣呼呼的貓質問他是從哪裏來的,嚇到四腿發軟,跟他們說他是從台中鹿港來台北找他的貓兒子,他對台北市的路和交通規則一點都不熟,所以才闖了紅燈,貓阿被感到十二萬分的抱歉。
 
貓阿被說:I live in Taichung.我住在台中。
(改成轉述語氣He told them that he lived in Taichung.他跟他們說他住在台中。)
 
第一回合看起來是謝小丸子獲得勝利,但是其實穿汗衫的貓阿被根本就住在台北市好嗎。貓阿被是出生在台中鹿港沒錯,不過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搬到台北市定居了,這樣他也算台北市貓嗎?這一回合到底是誰贏呢?
 
第二隻闖紅燈的是有著一頭電棒燙捲髮的貓阿姨。有了貓阿被的經驗後,謝小丸子和林阿乖態度改善了,他們不再氣呼呼的質問貓阿姨,相反的他們用無比親切的語氣問電棒燙捲髮貓阿姨是哪裏貓。貓阿姨說她在花蓮出生長大,十九歲時就嫁給住在台北市的老公貓,所以也住在台北市三十多年了。
 
貓阿姨說:I moved to Taipei over thirty years ago. 我三十多年前就搬到台北了。
(這句的動詞已經是過去式了,該怎麼辦呢?現在式往過去推=過去式,那過去式推成過去=什麼式?答案是過去完成式,換句話說過去的過去=過去完成式,這樣子繞口令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懂。這句的轉述語氣要這樣寫She told them she had moved to Taipei over thirty years ago. 她跟他們說她三十多年前就搬到台北市了。我把過去式的moved 改成過去完成式had moved。)
 
貓阿姨還很熱心的想邀請謝小丸子和林阿乖去他們家坐坐喝茶,甚至願意帶他們去花蓮玩,好熱情的電棒燙捲髮貓阿姨啊!可是謝小丸子是一隻冷漠的台北市城市貓,怎麼可能招架的了這種南部的熱情呢?她很有禮貌的拒絕貓阿姨後趕緊拉著林阿乖逃之夭夭。
 
逃走之後謝小丸子和林阿乖開始激烈的爭辯電棒燙捲髮貓阿姨到底算不算台北市貓。謝小丸子認為不算,因為貓阿姨並不是在台北市出生長大的,對謝小丸子而言,台北市貓的定義就是在台北市出生長大,而且只住過台北市這麼一個城市。林阿乖則認為貓阿姨是台北市貓,因為她住在台北市的時間已經遠遠的超過住在出生地花蓮的時間了。於是兩隻愛計較的貓最後達成一個協議,那就是貓阿姨百分之五十是台北市貓,另外百分之五十不是台北市貓,這一回合算是平手。
 
第三隻闖紅燈的是一對貓母子,一個貓媽媽急乎乎的拉著一個貓兒子闖紅燈。貓媽媽驕傲的說他們當然是台北市貓,而且還是住在優秀學區的台北市貓。為了培養貓小孩不要輸在貓生的起跑點上,貓媽媽精心安排了好多課程,每天下課後貓兒子要去上鋼琴課、英文課、數學課、心算課、游泳課、美術課等等等,剛才闖紅燈就是為了要趕去上英文課,因為快要遲到了。英文課老師謝凱特兇得要命,你遲到就給她試試看。貓媽媽說完後就頭也不回的拉著貓兒子趕去上課了。
 
貓媽媽說:I have arranged my son to take a variety of lessons. 我幫我兒子安排了很多不同的課程。
(這句的動詞時態是現在完成式 have arranged,遇到這種有兩個字的動詞時態要改寫轉述語氣時很簡單,只要把第一個字改成過去式就好了,所以 have arranged 變成had arranged,換句話說現在完成式變成過去完成式。She told them she had arranged her son to take a variety of lessons.她告訴兩貓她幫她兒子安排了很多不同的課程。)
 
這一回合謝小丸子真是敗得太徹底了,一下子輸掉兩分哪。
 
第四隻闖紅燈的是一隻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輕美女貓,雖然她穿著十五公分的高跟鞋,但跑起來闖紅燈時可是健步如飛,一點都不輸短跑選手。她跟謝小丸子和林阿乖說她的家就住在天龍國台北市啊,而且還是信義區喔,天龍國中的天龍國喔。說完她甩著一頭飄逸的長髮扭著屁股走了,留下一團久久不散的香水味。
 
美女貓說:I will live in Taipei forever.我永遠都會住在台北市。
(這句的動詞是附屬動詞will 加原形動詞live,轉述時只要把will推成過去would就好了。She told them she would live in Taipei forever.她跟兩貓說她永遠都會住在台北市。)
 
這一回合謝小丸子再度大敗,看起來闖紅燈的行人真的是台北市貓比較多,而且台北市貓怎麼都這麼驕傲啊,住台北市就這樣,那住在紐約或倫敦還得了,嘖嘖嘖!
 
第五隻闖紅燈的是一個有著及肩長髮而且肌肉無比發達的年輕帥哥貓。當謝小丸子和林阿乖去問他是哪裏貓時,帥哥貓兩手插在口袋,偏著頭,露出無比迷人的笑容跟謝小丸子說他住在永和市,是台北貓無誤,然後帥哥貓對謝小丸子抛了個媚眼,露出一口潔白無比的牙齒笑著跟她說再見,踩著無比自信的步伐離開了。
 
年輕帥哥貓跟小丸子說:You should ditch your boyfriend.妳應該甩了妳的男朋友。因為他以為林阿乖是謝小丸子的男朋友。
(這句的動詞也是附屬動詞should加上原形動詞ditch,但是should沒有過去式所以就不改了,哈哈哈,轉述語氣是He told her that she should ditch her boyfriend.他跟她說她應該甩了她男友。)
 
帥哥離開後,兩貓又開始激烈的辯論帥哥貓到底是不是台北市貓。謝小丸子當然不認為帥哥貓是台北市貓,永和是新北市耶!可是林阿乖認為新北市也是台北啊,帥哥貓當然也算是台北市貓啊!厚,不是我在說,你們這些外縣市來的貓怎麼都搞不清楚台北市和新北市的差別啊!
 
謝小丸子和林阿乖在路邊站了半天吵了半天累得要命熱得快要發火,兩貓決定手牽手一起去西門町的楊記吃玉米冰降火氣,一邊吃一邊繼續討論計較闖紅燈的貓到底是不是台北市貓。楊記玉米冰實在是太好吃,兩貓一口接一口的吃完全停不下來。吃完冰後謝小丸子帶著林阿乖去電影街看電影,還買了兩隻多汁的烤雞腿配電影。看完電影後謝小丸子又帶著林阿乖去萬年地下樓吃好吃的涼麵和炸天婦羅。林阿乖吃了一口天婦羅後眉頭一皺,立刻說他們基隆廟口的天婦羅好吃多了,謝小丸子又不服氣了,因為萬年地下樓的天婦羅是她從小吃到大的,於是兩貓開始激烈的爭辯到底是萬年還是基隆廟口的天婦羅比較好吃,這下子又不知道要吵到什麼何年何月了,怎麼這麼愛吵啊!
 
謝大師我說:You just can’t stop fighting. 你們兩隻就是吵不完啊!
(這句的動詞是附屬動詞can’t加上原形動詞stop,所以轉述語氣是 I told them that they just couldn’t stop fighting. 我說啊他們兩隻就是吵不完啊!)
  


謝安安遇見鬼(感官動詞)←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