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創作】古詩變奏
2005/10/27

〈問劉十九〉變奏曲

〈問劉十九〉變奏曲   ◎蘇紹連

從綠色的裡面借一些寧靜,好嗎
從紅色的裡面借一些溫暖,好嗎

我為你釀一壺酒,好嗎
我為你燒一爐火,好嗎

我在綠色的裡面和紅色繾綣,好嗎
我在紅色的裡面和綠色擁吻,好嗎

爐火把我的身影投射在天空,好嗎
你看到我的身影就來喝一杯,好嗎

把我釀成酒,好嗎
把我燒成灰,好嗎

 
【余光中小評】
  白居易的五言絕句:「綠螘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原是邀飲小簡,卻成千古絕唱。若無第三句之冷,則前兩句之溫馨親切也就缺乏對照。那對照,說得形而上些,就是紅綠的熱鬧受到白的冷的靜威脅。何以解之,只有知己促膝小酌了。
 
  蘇紹連變奏古人名句,順勢推移,一面拈出詩中抽象的潛能,一面仍保留其具象的本色,在虛實之間譜出了這麼一首半抽象、半具體的變調。第一、第三兩段是虛,而其他三段是實。五段均以排比句法發展,變成了十句問話,高度的秩序化令人懷念停筆已久的方莘,並想到商离與羅青。
  
  但是從此詩的第三段與末段看來,四個問句牽涉到的,已不是古人詩中的友情,而似乎是今人心中的柔情蜜意了。然則此詩已非變奏,而進一步成為變調,甚至終於變題了。

  白居易原來要邀劉十九來家小酌,共度雪夜,卻半途變卦,客人被蘇紹連接走,接去李商隱那裡,改演愛情的無題去了。既然變奏,就來個和平演變,像畢卡索變古為今一樣。


(原載於年度詩選)
繼續閱讀
2005/07/23

看樹(六行禪之一)

  撲落非他物。窗戶搖著我。 樹枝和天空斷離。我睜開窗戶的眼睛。   沒有什麼看不見。沒有看見什麼。 縱橫不是塵。上下是頭和腳,不是身體。   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 我並非唯一站在窗口看樹的人。包括你。  
繼續閱讀
2005/01/13

《曹操‧短歌行》變奏曲


我喜歡讀曹操的短歌行詩作,對其中「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數句尤為深刻。因而試作變奏曲,亦喻自己的心境。

〈短歌行〉 其一   曹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沈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輟?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繼續閱讀
1